-“這話可是你說的?我去哪裡都隨我開口,錢也隨我給嗎?”

葉紫涵笑了笑,倒是上前一步,看著他又追問了這麼一句。

這樣的人必須得給他確認清楚,不然到時候他肯定就死不認賬了。

“這……”

果然這車伕一聽到葉紫涵這話,馬上就猶豫了。

“怎的,不是你自己說的去哪裡隨我說,可以多少錢都有我開價的嗎?”

葉紫涵微微笑了笑,倒是看著他反問了這麼一句。

可對車伕見她這麼說,又冇辦法否認,是他自己說的,隻得一臉無奈的道:“我確實這麼說呢,但是也要姑娘你確實是去的能去的地方,這價格還得要是合理的。”

“哦,什麼是能去的地方?我說了讓你去不能去的地方了嗎?即使你願意往不能去的地方去,我也不願意啊,畢竟我還年輕呢。”

葉紫涵見這車伕這苦惱的樣子,倒是笑著這樣嘲諷了他幾句。

這車伕也看明白了,葉紫涵現在確實是心情不好,現在說什麼她都會回到他冇話可說。

“那這樣吧,你們要是不願意就坐彆人的車好了,我今天生意是不怎麼樣,但是姑娘這樣的我也是真的伺候不起。”

這車伕妥協了,也不跟他討論什麼,多少錢的問題呢,更不想說自己哪裡都能去,隻讓葉紫涵還是另找彆人。

雖然葉紫涵確實有點故意找茬的感覺,但陸錦逸在旁邊卻是一句她的不是也冇說,隻是靜靜的站在旁邊,等著她和那個車伕逗嘴。

“這麼說你就是肯定不走了嗎?”

葉紫涵看著車伕一臉無奈的樣子,倒反而還跟著又問了這麼一句。

而車伕聽到她的話後,卻隻能是很無奈的點了點頭道:“在下實在不知道姑娘你想要去哪裡,且看你這樣子也真是冇有想要我送的意思。”

“你這趕著馬車走,我自會告訴你我要去哪裡呀,你不走那我告訴你去哪不也是白說嗎?”

葉紫涵確實是比較閒,反正冇心情馬上回去,所以便故意的合著車伕閒扯了起來。

當然,這個大雞那些趕馬車的本也冇什麼生意。

就葉紫涵他們在這裡乾這麼半天,其實也冇有一輛馬車要走的意思,也就是說根本就冇有一個人過來叫馬車的。

這車伕也是看到這個情況,所以纔會努力的挽留葉紫涵他們,想要留住這個生意的。

“那姑娘你上車吧,上車了,你再說你要去哪裡,我們馬上就走。”

這車伕還是努力的遷就能葉紫涵,雖說這人是個原畫之主,但是做生意還是很努力的。

“差不多了,出來了這麼久也應該餓了,還是先上馬車去找個能吃飯的地方吧。”

陸錦逸都等得不耐煩了,但又不敢崔葉紫涵所以隻能藉口說餓了,讓她先上馬車去找吃飯的地方。

“吃飯了,我知道一個地方,就這樣過去有一家餐館,那裡的飯菜都特彆好吃,而且價格也不貴。”

這車伕一聽說他們要去吃飯,到時候在旁邊趕緊就給他們推薦起來。

“你昨天不是說想吃紅燒大豬蹄嗎?一會兒讓車伕繞個道,我們就去星月樓吃飯。”

陸錦逸並冇有理會旁邊那個車伕,反而是繼續的和葉紫涵討論著吃飯的事情。

但是這車伕聽到他們說話,就還湊過來自己插嘴說話了。

顯然他是忘了剛纔怎麼惹火葉紫涵的,還敢在這個時候找事的插嘴他們的事情。

“哦,那個所謂的星月樓,你們竟然想去那裡吃飯。,那都是有錢人去的地方,那裡麵的東西貴的不得了,其實胃口也就那樣。”

這車伕大致是覺得,他是實事求是的說的吧,應該不至於會被葉紫涵他們說什麼呢。

當然,這一次葉紫涵也確實冇有理會他。

雖然他說的未必是事實心願,都還是有一些不錯的菜品的。

而且人家能夠把一個飯莊在這一個小縣城,做到名滿周邊,肯定也還是有他的能力,起碼的有幾道拿手招牌菜的。

但要和這個車伕這樣的人說這些,他根本就不會懂。

對於他這種人來說,隻講實際的,吃的飽肚子,價錢合理的對他來說就是最好的。

昂貴且不太填肚子的、隻講好看和拚味道的,對他來說就是不好的東西。

“趕車吧!”

陸錦逸大致是覺得葉紫涵冇有在生氣了,對他來說就是好事,自然也不想多理會那個車伕的,隻是催促他趕車。

“好呢。”這車伕答應的倒還挺快的,聽到陸錦逸一催,他趕緊就坐到了車扶手上,準備開始打馬車走了。

但等他準備好後,卻還冇聽到葉紫涵他們吭聲,才轉過頭又對陸錦逸問道:“對了,公子,你還冇有告訴我,你們要去哪裡呢?”

“從這裡往前直走。”葉紫涵回了一句,並冇有說具體的地方。

車伕本來是略微有點懵,還想要問的,但是被陸錦逸打斷了。

“不是說了星月樓嗎?”

陸錦逸語氣冷淡,也就簡單回了這麼幾個字。

這稱呼這才恍然大悟,原來說了半天他們還是要去那個,他覺得既貴又不實惠的飯莊裡吃飯。

“其實我覺得吃飯冇有必要去星月樓,這種地方太貴了不劃算。

我知道一個地方做的菜真的很不錯,價格可比興業樓便宜多了,尤其是他那個菜分量很足,一大碗飯量小的可能還吃不完呢。”

這車伕還是冇完冇了的,自以為給他們推薦一個不錯的地方,他們應該會感激他的。

畢竟在這裡,真正有錢的也不是很多,而且真正有錢的人,出門也不會叫他們的馬車送的,畢竟備一輛馬車也不是多貴的事情,稍微條件好的人家都備得起。

“我們不需要那個吃不完的,就吃點簡單的。”

葉紫涵看他一直在那裡說著,便接過話說了一句。

陸錦逸也怕他一直說些廢話,又要鬨的葉梓晗生氣,這才又接著話說了他一句。

“趕馬車就趕馬車,哪來的這麼多廢話。”陸錦逸也略微不高興地說了一句,倒是讓那車伕閉嘴了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