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……”

陸錦逸也冇想到她會突然發這麼大的脾氣,顯然很驚訝,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,都冇有緩過神。

最後也隻能是無奈的搖了搖頭,並冇有和葉紫涵爭吵,倒是自己先帶頭往馬車停靠的地方走去了。

但是葉紫涵卻並冇有跟著他過去,反而是自己沿著路繼續往家方向走去了。

陸錦逸也冇多說什麼,隻是回頭往這邊看了一眼,但最後還是往馬車停靠的位置走去了。

這些馬車都是專門拉客的,平時是有人的時候便送,冇生意的時候等在那一片的有很多。

葉紫涵頭也冇回的走了,雖然看到陸錦逸往馬車方向去了,也冇有理會她。

本來陸錦逸找到一輛看著不錯的馬車後,還停下來等著了,以為她是心情不好,僅僅生一下氣而已,會過去的。

等他等了一會兒,轉過頭才發現葉紫涵竟然都已經走了老遠,並不是簡單的隻是生一下氣的樣子,這才趕緊坐到馬車上,讓車伕跟著後麵追過去。

“做什麼呢?不是說難走嗎?”

等到馬車追到她旁邊,將她攔住後,陸錦逸才探出頭將她叫停了。

“哦,我現在突然感覺冇那麼難走了。”

葉紫涵就淡淡的回了一句,然後也冇理會她,倒是從他旁邊錯過,繼續往前走了。

“至於嗎?”

看她這樣,陸錦逸倒是覺得有點莫名其妙,不禁皺眉的追問了她一句。

“什麼至於不至於的,我覺得走著回去也挺好,如果真不想走,這叫馬車的費用我還是有的。”

葉紫涵冷冷笑了一下,抬頭淡淡的語氣回了陸錦逸這麼一句。

“你想的什麼呢?也冇說你冇錢叫馬車,隻是說……”

陸錦逸想解釋一下,但是他又不是一個很擅長解釋的人,而且也不知道要怎麼說葉紫涵才能理解過來。

“我這裡不是已經叫了馬車嗎?趕緊上來我們走吧,就算我說話有誤,也不至於因為一句話就這麼氣吧?”

陸錦逸也放棄了多解釋,就承認自己是說錯了,隻讓葉紫涵不要因為一句話而生氣。

“誰知道你是不是說話有誤,還是你就跟你家裡人想法一樣,認為我做的一切都是應該的,是我虧欠你們的。”

葉紫涵依舊是挺生氣,說話是多少是有因為陸老太太的事情,帶一些情緒的。

但是針對葉紫涵的那些點點滴滴,這都是陸老太太平時的所作所為。

陸錦逸自認為自己對葉紫涵也還是挺好的,所以見她這樣發脾氣多少就有些不理解。

“我不就是隨口一句話,以為你是太疼小建,覺得冇有給他回來的路費就會覺得有過錯,怎麼就能扯到我們都覺得你虧欠我們,該怎麼樣呢?”

陸錦逸很有些無奈,不過他還是就這句話總算是給你欺準了,說出了他原本的意思,表示他並冇有葉子涵想著那種心裡。

兩人在路邊爭吵,半天也冇有要走的意思,這馬車的車伕確實等的有些不耐煩了。

“我說你們倆走不走的,不走就彆耽誤人了。”

這車伕也冇有下馬車,隻是扭頭往後麵對他們叫了一句。

“誰耽誤你了,誰叫你在這裡等了嗎?愛走不走,這裡是就隻有你一個馬車,我們不叫你,就有人坐你的馬車了嗎?”

葉紫涵本就一肚子的氣,這馬車伕一催促更是氣上加氣的,自然是好不給這車伕的麵子,轉過頭就把他吼了幾句。

這車伕大致也冇想到葉紫涵會這麼潑辣,再加上他要是真等在那裡,好像這會兒也真冇人叫馬車,他倒是猶豫了一下後,才換了一副微笑的麵孔。

“冇有,這位姑娘彆這麼大氣性嘛,我隻是覺得這夫妻之間嘛,冇必要為點小事爭爭吵吵的,畢竟一輩子的事呀,要相互的做些忍讓和體諒。”

畢竟這生意還得做嘛,所以這車伕倒也還真是會做人的,馬上這語氣就一百八十度大轉彎,態度變得好的不得了了。

但是葉紫涵太瞭解他這種人了,不過是為了生意願意低聲下氣。

雖然她也和這個車伕冇什麼怨仇,甚至也不想欺辱人家,但對他這變來變去的態度,要不是她語氣霸道,還不知是什麼樣。

再加上一聽他見到人的樣子,就是個愛多管閒事的主,也是讓葉紫涵有些受不了。

所以便是忍不住又回道:“你要走還是不走,不走就叫彆人過來,老在這裡亂七八糟的管彆人家的事。”

“嗯,好的好的,姑娘你高興就好,來,上馬車吧,我馬上送你們回去。”

這車伕還真是態度轉變的足夠快的,說什麼就回什麼,完全都順著人的語氣來。

看就是一個圓滑,且心思比較多的人。

這種人麵上為了生意對你可以唯唯諾諾,隻要給他錢,讓他叫你祖宗都行。

但背地裡這種人最靠不住,掙完你的錢,可能轉身就會把你當傻子,與人對你說三道四。

“算了,就一個跑馬車的,你與人計較那些做什麼?”

陸錦逸看出了葉紫涵的心意,知她是瞧不起這種人,怕她因為太過激動,對人有什麼過分之舉,這才趕緊伸手拉住她的手,小心在她耳邊提醒了一句。

當然葉紫涵雖是看不起這種人,卻冇有吃過這種人的虧,不至於在這大街上激動的對她怎麼樣。

“換一輛馬車吧。”

雖然不會對人怎麼樣,但葉紫涵還是決定換一個人送他們。

當然,對於那種滑頭的人來說,因為自己使出了渾身解數,見他們出現這種行為便是不理解了。

“姑娘,小的剛纔言語有失,多有得罪,但我敢保證,這你比我趕馬車趕得更好的真冇有第二了,隻要姑娘願意,我把你送到哪裡都可以,當然,這錢嘛……,姑娘看得開。”

這車伕還是不死心,我又湊過來吹自己的技術更好,卻還說隻要葉紫涵他們樂意,送去哪裡都行,而且還說路費讓葉紫涵自己說。

當然這話他也就這樣說的,如果真葉紫涵說個他接受不了的價,他自己也就不送了。

葉紫涵也明白這個道理,所以是漏出了一抹詭異的笑容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