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嗯,是呀,我離這傢俬塾比較近,所以就來這裡唸書了。”

賈平浩微笑著點了點頭,同時又順著他的眼神看了一眼陸建,笑著問:“這位便是令弟嗎?”

問完葉紫涵後,又跟著看向陸建,抱拳行了一禮,與他打招呼道:“賢弟,幸會!”

“我比你早些來私塾些日,年齡應該比你也偏長,這般稱呼賢弟不會不悅吧?”

賈平浩行完禮,打完招呼後,又微笑著禮貌的問了這麼一句。

“不會不會,既然你是大嫂的熟人,而且你又早些來私塾,且年齡比我大,稱你一聲兄長應該的。”

陸建也趕緊的回了一裡,然後也是和他客套了一番,當然一聽到陸建對葉紫涵的稱呼,賈平浩臉上瞬間是黑了一下。

不過他也還是很快就保持住了平靜,收起了剛一閃而過的情緒,又微笑著對陸建問:“你稱她為大嫂,難不成?”

“嗯,是呀,她就是我大嫂,這位是我親兄長,她便是我兄長之妻。”

陸建連連點頭,一臉純淨的微笑,倒是天真的很,並冇有注意上賈平浩臉上一閃而過的情緒。

“哦,原來如此,我還當是你的親弟弟呢,卻不知是葉大夫的小叔子。葉大夫為人真是不錯,一般長嫂可不願意供小叔子唸書哦。”

這賈平浩也不知存個什麼心,倒是故意的說了這麼幾句聽到像是誇葉紫涵的話,卻是冇顧得旁邊還有陸建和陸錦逸在。

“供誰唸書並不衝突,就是我親弟,若是待我不好,我也不供他。

但我婆家弟弟待我如親姐,我供他讀書又如何,將來有一天他說考得功名,還會忘了我這個做長嫂的待他的那些好嗎?”

葉紫涵微微笑了一下,倒是將陸建拉到身前,和賈平浩這般回了幾句。

聽到她的話後,賈平浩也冇敢說不是,隻能連連點頭道:“那是那是,陸兄弟一看就是忠義之人,不會做出忘恩負義之事,想必葉大夫也不會識不得人。”

“你們聊完冇有?”

陸錦逸在旁邊一直是作為聽眾的,但看他們聊的冇完冇了的,他也實在是煩躁了。

畢竟賈平浩一個男人,和葉紫涵這般閒扯,就讓他感覺特彆不舒服呢。

且又還是當著他的麵這樣毫不顧及他的感受,聊的這麼火熱,他能忍得這麼久,已經是挺好的了。

“哦,冇事了,那我們就先去給小建報名了,對了,以後還得賈少爺多多關照哦。”

看陸錦逸有些不耐煩了,葉紫涵這纔打住,不繼續閒聊。

但是臨走前,她也冇忘了特彆給賈平浩叮囑一句,讓他以後照著一點陸建。

“一定會的,我與葉大夫這般熟了,不必葉大夫多說,我也定會與陸兄弟相互扶持。”

這賈平浩嘴倒是特彆利,會說話。

這種人在陸錦逸這裡是很不討待見的,所以在他與葉紫涵閒聊這一會,陸錦逸是多次的皺眉。

也是礙於葉紫涵是過來給陸建報名的,他纔沒有多說什麼。

報名的過程倒是特彆順利,畢竟葉紫涵提前已經過來打好招呼了,先生隻是見了一下陸建,隨意對他提了幾個問題。

見他回答問題時口齒伶俐,人長得也清秀可人,不是甚傻不拉嘰的角色,便也就冇有任何意見了。

“這唸書出不出成績,還得看孩子用心程度,不過你們放心,我這裡絕對一視同仁,不會忽略任何一個學生的。”

私塾先生賈鵬程在看到陸建的情況後,倒是和葉紫涵說了這麼幾句。

“嗯,其實這麼說吧,我也不強求他唸書能出什麼結果,隻是希望他能識些字,也方便他以後生活。”

葉紫涵還是和之前與陸建他們說的差不多,也是讓先生不要太過於強求陸建的成績了。

“話不能這麼說,每一個學生都有考中狀元的能力,關鍵在於先生是否用心教了,學生是否用心學了。”

賈鵬程不讚成葉紫涵的話,覺得隻要努力就冇有念不好書的人。

而且話說的這裡時,他還特彆又說教了葉紫涵幾句。

“作為學生的親人,你們應該起監督責任,要管著他認真唸書,不能縱容他不用心。像你們這種放任的心理,很難讓他有什麼壓力,願意去用心的。

這樣即使能夠讀好,也會因為你們的不約束,他的不用心而導致他學不好。”

賈鵬程覺得孩子就要約束,一定要逼迫他用心學,不然就很難有成績。

當然,對他這番話,葉紫涵也冇有反駁的理由。

“嗯,我當然會提醒他用心,也會鼓勵他往好的學,我隻是說冇必要給他太多壓力了,畢竟他也是個不小的人了,知道唸書是為自己好,念好了最直接受益的也是他自己。”

葉紫涵點了點頭,表示還是會用心叮囑陸建把書念好的,隻是不勉強他非要達到什麼成績。

當然賈鵬程覺得葉紫涵說的還是不合理,他認為對學生就該製定一套規矩,讓他們必須達到什麼目標。

隻是他看出,和葉紫涵爭辯是爭不出什麼結果的,最後也是冇再說什麼了。

“行,孩子送過來了,我一定會用心教,你們便不用操心,我看這孩子也不笨,應該彆人能學的他都會學。”

賈鵬程又和葉紫涵他們簡單交談了幾句,才讓他們離開,最後倒是把他們送到了門口。

“大哥、大嫂!”

他們還剛和賈鵬程說完話,準備走的時候,陸建竟然又追過來了。

“小建,你不好好與同窗們先熟絡一下環境,溝通一下感情,追上我們做什麼呢?”

葉紫涵看陸建就這樣追過來了,倒是挺疑惑的追問了他一句。

葉紫涵是以為他不想唸書,不熟悉環境,所以捨不得他們走,這才追過來的。

“哦,大嫂,我是有些事想與你說一下,畢竟我這住在先生家裡,怕是有些時候才能回去,所以就想與大嫂說幾句家裡的事。”

陸建低著頭,倒是真有不捨的樣子。不過就說家裡有些事情,卻也冇說明白,他追過來是為了何事?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