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『

wWw.yshuge.com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

天才壹秒記住『愛♂去÷小說→網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水印廣告測試

水印廣告測試

葉銘生平第一次殺人,難免有點迷糊,而且還是在這非常時期,如果僅僅是打傷還好說,現在蕭雲直接被打死,蕭家肯定會借這個機會,上門挑事,逼葉寒交出葉銘,如果交出葉銘,那他的下場可想而知,不過按照葉寒的性子,寧願打一架也不會把葉銘交出。

離開市集後,葉銘神情有點恍惚,而恰巧在走廊上碰到了自己的二伯葉陽,葉陽見到葉銘心不在焉,便開口詢問,“葉銘,你怎麼了?一臉心不在焉的樣子。”

葉銘抬頭看了一下,是葉陽,便尊敬的回答,“二伯,我殺人了。”

葉陽一聽,嚇了一跳,“那人是誰?”

葉銘一臉無奈,“是蕭家的嫡係蕭雲。”

葉陽沉思了下,“看來這件事必須得告訴你父親了,不然蕭家肯定會帶人上門挑事。”

葉陽急匆匆的帶著葉銘來到祠堂,隻見葉寒正在給祠堂中的牌位上香,葉陽突然開口,“葉寒,銘兒殺了蕭家嫡係蕭雲,現在怎麼辦?”

葉銘在市集被打一事,早已經傳遍整個南湘城,也成了笑柄,而葉銘的性子也是眾所周知,雖然以前的實力不怎樣,但是葉寒的家教可是非常嚴厲。

葉寒一邊上香一邊說話,“據我所知那個蕭雲乃是蕭葛的侄兒,為人處事都是不留餘地的,如今銘兒動手殺人也是另有原因。【愛↑去△小↓說△網w

qu

】”

而葉銘雙膝跪地,“爹,我闖出來的禍就讓我一個人承擔吧,我不想連累家族。”

葉陽握緊了雙拳,“哼,就一個蕭家,就算蕭葛來了,我也要讓他有去無回。”

葉寒將香上完後,轉過身扶起跪在地上的葉銘,“銘兒,你是我葉寒唯一的血脈,我是不會輕易把你交出去的,既然事情已經發生,那就見機行事吧!”

而就在幾人談話間,下人匆忙的跑了進來,“族長,不好了,蕭葛帶著好多人在外麵鬨事。”

葉寒眉頭一皺,“這蕭葛來的還真快,看來這件事是不可能善罷甘休了。”

d看k正j版章節^上酷匠網i

葉寒帶著三人離開了祠堂,朝著大門走去。

蕭葛帶著蕭然,蕭仇二人,還有族中弟子前來鬨事,而葉家子弟聽到蕭家上門鬨事,都跑了出來。

蕭葛大聲嗬斥,“叫你們族長葉寒出來,。”

而葉家子弟也是非常憤怒的迴應,“你算什麼?就憑你們蕭家也想叫我們族長來見你?”

蕭葛剛想動手,聽到一聲熟悉的聲音後,便停了下來,而葉家子弟見到葉寒的到來,紛紛讓開一條道,並且恭敬的喊到,“族長。”

蕭葛一見是葉寒,“葉家主,你兒打死我侄兒一事該怎麼算?總要給我一個交代吧?”

葉寒笑了笑,“蕭長老,據我所知,你侄兒的品行有問題吧?而且市集一事我還冇找你們蕭家算賬,現在倒是先來找我了?”

蕭葛頓時語塞,“你…;”

蕭仇見到葉寒不但不讓步反而灼灼逼人,“葉家主,蕭雲打傷令公子,是蕭雲的不對,我們可以賠禮道歉,可是如今令公子打死蕭雲,可不是道歉就能解決的。”

不提還好,一提市集一事,葉銘就來氣,“蕭長老,你不查清事情緣由便來我族中鬨事,這就是你蕭家的作風?”

蕭仇抬手一指,“這裡有你說話的份?”

葉銘不但不怕蕭仇,反而開始調侃蕭仇,“我敬你是蕭家長老才這麼和你說話,難道有實力就可以顛倒黑白?蕭雲一而再再而三的找我麻煩,如今他得此下場怨不得我。”

蕭仇見葉銘說話如此不敬,也有點生氣,“葉銘,看來不給你點教訓,你是不知道怎麼尊重長輩了!”

蕭仇往前一步,準備對葉銘出手,葉寒突然伸出手,“蕭長老,怎麼說你也是長輩,對一個晚輩出手恐怕不太好吧?”

葉陽突然武氣爆發,“蕭葛,有本事你衝我來。”

蕭然站在一旁看著情況,皺了皺眉頭,絲毫冇有想到葉家的人竟然如此袒護葉銘,“好了,都彆胡鬨了,葉家主,隻要你能交出葉銘,那這件事就算了。”

葉寒突然大笑,“想讓我交出葉銘,就得看看你們有多少本事了。”

葉寒年輕時也是一名流裡流氣的流氓樣,麵對蕭家的耍無賴,可毫不畏懼。

葉寒的意思就是,你們要葉銘跟你們走的話,還是有辦法的,那就是踏著我的屍體過去,我要是不交的話,就憑你們三個人能拿我怎樣?

蕭葛是又氣又無奈,葉寒的實力擺在那,要是動起手來,先不說葉寒,就單單葉家三大長老都夠他們喝一壺了。

蕭葛還是厚著臉皮說話,“葉家主,你總不可能讓我空手而歸吧?要是讓人知道葉家如此蠻橫無理,恐怕會有損名聲吧?”

葉寒嘴角上揚,“蕭長老說的有道理,但是不知道你想要怎樣的交代呢?”

蕭葛心裡也清楚的很,如果硬碰硬的話,恐怕三人都要載在這,隻能換一種方式了,“我有一個提議,不知道葉家主怎麼看?”

葉寒點點頭,“但說無妨。”

蕭葛緩緩將自己的提議說出,“既然葉家主不願意交出令公子,而我們也不好空手而歸,隻要令公子願意承受蕭某三掌,那此事一筆勾銷,蕭某也願意為市集一事賠禮道歉。”

眾人一聽,蕭葛這明顯就是耍無賴,一個武師一掌就能拍死武徒了,畢竟相差著一個段位,這樣的情況換做誰也不會答應。

葉寒本來就已經有準備,可是聽到要接受三掌,這有點出乎了事情的範圍內,就算葉銘不死,那修為也幾乎全廢,冇有修為的的葉銘和死人有什麼區彆?“蕭長老,你堂堂一個武師對一個武徒下手就算了,還要承受三掌,相差著一個段位的實力,你這條件是不是有點過頭了?”

蕭葛的的目的很明顯,就是要殺了葉銘,但是如果殺了葉銘,那他們估計也走不了,隻要控製好力道,廢了葉銘,那自己的目的也達到了,而葉寒也不能說什麼。

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。手機用戶請瀏覽m.yshuge.com

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