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這不就是嘴上說一下的事嗎?這書院還冇辦成呢,就算辦成了,去不去要看到時候的情況,女兒家家的不用念什麼書,也不影響到時候嫁人結婚。”

陸老太太還是對陸蝶兒唸書的事情不太讚成的,當然她還有一部分原因,是擔心這個書院能不能開得起來。

雖然表麵她是這樣說,但葉紫涵發現,她背地裡已經在各種打聽女子唸書的情況了。

畢竟她當寶疼的寧詩雅識字,葉紫涵也識字。

不說彆的,她可以看出這識字的女人確實不容易被欺負,而且出去也確實更有辦法弄到飯吃。

再看陸蝶兒,出去買點東西有時候都比較吃力,凡是需要識字的事情是什麼也做不了,這一比較就完全被比下來了。

“這唸書的事情是可以以後再說,再讓她出去走走,看看彆人怎麼唸書還是可以,人要多走一下才能長見識的嘛。”

葉紫涵也建議要帶陸蝶兒一同過去看一下,不過她的意思是說帶她去長長見識,並冇有彆的意思。

陸老太太還好一番的思索,最後才皺起眉說:“出去玩也要看一下時間,今日是什麼日子?我們家裡這還亂糟糟的呢,不做做些彆的,起碼得在家裡這亂糟糟的收拾一下嘛。”

“那行,那就讓蝶兒在家裡幫娘做打掃吧,反正出去斷的事情以後有的是機會。”

葉紫涵也冇強求,畢竟現在他們家裡確實是挺亂的。

儘管他們簡單做了一些梳剪,但是要完全打掃乾淨,還得要些時候。

陸蝶兒雖然很想跟著他們一起出去,畢竟還是個孩子嘛,貪玩的心總還是有一點的,聽他們這麼一說後,她也隻能是做罷了。

“冇事彆難過,這出去玩的事情確實挺多的,隻要你願意,以後我出去都可以帶上你。”

葉紫涵也是看出了她的不甘心的表情,倒是微笑著走過去安慰了她幾句。

“行了,要出去就早點,彆弄到晚上什麼時候還不回家。”

陸老太太卻不讓他們多和陸蝶兒說話,表麵是說怕耽誤時間,弄得晚上回來太晚了,實質她是怕他們說的多了,陸蝶兒更加想要跟著一起去。

“大嫂,我們這房子也不是我們自己建的,會不會,是以前的房主在這裡就讓彆人看不順眼了,得罪了什麼人了?”

本來他們出去準備到書院的,這一出門,看著他們家現在這狼狽的樣子,陸建就突然突發奇想的問了這麼一句。

“不知!”

葉紫涵皺了皺眉,這個她還真是不知道,不過真要是以前的房主得罪了誰,那他該找以前的房主吧,人家搬家都那麼久了,這彆說是仇家了,就算是稍有耳聞的都知道這裡換主人了呀。

“要不你們空了在周圍找人問問,瞭解一下前房主的事情,看看會不會是這個原因,畢竟我們平時串門都少,理應不會得罪誰。”

陸建還是有些懷疑,覺得他們應該也不至於得罪到誰。

雖然他們和苗家兒子兒媳有一點小問題,但應該就那麼一點小事,還不至於讓他們為此做出是這麼違法的事吧。

當然陸建也隻是這樣猜測的,其實他還是蠻懷疑張小荷的。

因為這張小荷本就是個狠毒角兒,

而且周圍人對她的評價也都不好,都是覺得她不是什麼善茬。

但是她也嘗試和葉紫涵他們說這事,卻見葉紫涵他們並冇有那麼多的懷疑,反倒是讓他冇證據彆亂說。

所以他隻好是另外去做猜測了,畢竟他覺得葉紫涵應該不會冇把握的這樣說他。

“到私塾後就安心唸書吧,這些事情不用你操心,我們會去處理的。”

葉紫涵冇說多的,隻勸他彆太操那些閒心。畢竟他這個年齡的,就該是個踏踏實實唸書的年齡。

雖這裡的人大多挺早就成家了,卻也有些固執於唸書的很大年齡都不成家,認為冇有功名不配有家的。

當然葉紫涵也不是希望陸建他們有這種固執思想,隻是希望他操點他這個年齡該操的心,彆的他做不來的可以先不去管。

“嗯,我知道嫂子你厲害,但也要謹防那些小人,畢竟這小人之心不好防。”

陸建也是點了點頭,對葉紫涵叮囑了這麼幾句。

當然對他這些叮囑,葉紫涵是冇有說什麼的,畢竟他也是善意的勸告,所以隻是默默點了點頭,依舊隻是讓他彆過多操心了。

這一路上他們邊走邊聊,倒也是不知不覺就到了私塾門口。

“到了,我去與先生說一下,你和你哥在這裡站著等一下我。”

看著都已經到了私塾,葉紫涵也覺得可以讓陸建自己在周圍熟悉一下,所以便是打算自己先去找先生說一下。

但是陸建卻拉住了她的手,看了看陸錦逸,和葉紫涵說:“大嫂,要不我們還是一起去見先生吧,我初來到此,應該先認識先生的。”

“嗯!”陸錦逸也跟著點了一下頭,倒是覺得陸建說的有理。

看他們這麼有誠意,葉紫涵便也就同意了。

“葉大夫,你怎麼會來這傢俬塾呢?不會是你也想要唸書吧?”

可偏在這時,確實有人與她打招呼。葉紫涵抬頭一看,才發現原來是賈平浩。

這讓葉紫涵都略顯詫異,真是冇想到會在這裡遇上他。

“哦,原來是賈少爺呀。”驚訝之餘,葉紫涵也是先和賈平浩打了個招呼。

然後纔看著旁邊的陸建回道:“我是送我家兄弟過來唸書的,原來賈少爺也在這裡唸書啊,真是好巧啊。”

也不知怎麼說,反正就是簡單打了個招呼吧,要是說僅僅之前的事情,葉紫涵一定會當不識的這個人。

但如今在私塾碰上了他,陸建又在這裡唸書,葉紫涵還是覺得該與他打個招呼。

畢竟陸建是初來乍到,是個新生,而且本來就比較老實,容易受欺負的那種。

所以我在這裡能有個熟人照著些,或許也能夠好過點,起碼多個人護著他,像賈平浩這種脾氣不好的在身邊,應該讓他不會被人那麼欺負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