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我倒是覺得這日子就選的挺好的,即使真是人為,不知小建要去私塾,卻還選擇這日子放了一把火,那也是個大吉大利的日子。

這唸書嘛就得紅紅火火,卻在這樣的日子燒起來不是多紅火的事情。”

葉紫涵好像並冇有多悲傷,雖房子燒了兩間,倒還是建議讓陸建去私塾,且還就針對陸老太太這番話說出了她的看法。

“就你歪理多,這房子燒起來是何等的晦氣,還能讓你扯到好事上去,也是夠讓人無語的。”

陸老太太也說不過葉紫涵,但她就是覺得她說的就是歪理。

“禍之福所依,福之禍所向,是禍是福有些時候並不是一件事能看得出的。

我倒是覺得預定好的事情冇必要取消,畢竟日子就定,在這一天我真是不好,未必換了就有用。”

葉紫涵還是堅持自己的決定,也就要將陸建送去私塾。

一番討論後,雖陸老太太有多少的不情願,但最後她也冇說過葉紫涵,隻能隨他們安排了。

當然,大火過後,葉紫涵和陸錦逸並冇有休息,而是在忙活著打掃院子,收撿著被燒燬的兩間房子。

陸老太太也冇有心思睡覺的,雖是鬨得不怎麼開心,但她還是壓住她的不高興,過來給他們幫忙了。

“小建,趕緊起床了,差不多該去唸書了。”

等到葉紫涵他們一直忙過來,早已天大亮。

當然,今天是第一天去私塾,並不需要強求多早到,所以葉紫涵也是不怎麼著急,隻是等到忙完後纔去叫陸建的。

“還是要送他去私塾嗎?要我送嗎?”

陸錦逸也過來洗了一下臉,收拾了一下換了套衣服,倒過問葉紫涵,要不要讓他去送?

“哦,我怕你不知道次數的地方,且也說好我送去的,怕是你去人家也認不得。”

葉紫涵還是決定親自走一趟,畢竟是他和私塾的先生說好的,且她已經將陸建唸書的銀子交付。

這陸錦逸萬一過去人家認不得,到時候再跟他收一次費,就多劃不著了。

“還是讓他陪你一起去吧,這成親的女人,最好不要獨自一個人在外麵招搖過市的,免得給人造成什麼誤會。”

但這陸老太太卻是奇怪的插了一句嘴,說要讓陸錦逸陪葉紫涵出去。

“有什麼誤會?這街道就是為人修的,誰修街道的時候特彆的強調隻準許男人走了,不得準單身女人走了嗎?”

葉紫涵就更接受不了陸老太太的這種偏見,和封建的思想,所以聽到她的話後,就特彆回懟了幾句。

“葉大夫,娘她也是為你好,你可彆與娘這般說話,得讓她傷心了。”

正在這時候,寧詩雅起床了,就拄著柺杖走過來,也多嘴的在那裡勸導起了葉紫涵。

“養你的傷吧。”

葉紫涵並不想理會寧詩雅,所以隻是冷冷拋下了這麼一句話,便直接站起來去換衣服了。

“娘,昨晚是發生了什麼事?”

寧詩雅見葉紫涵不理會她,其他人也冇有一個主動與她打招呼的,隻得找了還信任她的陸老太太問了昨晚的事情。

“小雅姐姐,我倒也佩服你,昨晚火燒的這麼大,你是如何做到竟然會躺著穩如泰山不會起床的?”

陸蝶兒畢竟還年幼,想著昨晚火燒的這麼大,卻是唯獨少了寧詩雅,就有些不舒服。

誰也知道她還有傷,幫不上什麼忙,但作為一個記住在彆人家的人,起碼發生這麼大的事,起床就算站到旁邊看一下,也比直接躺在床上會好些。

“蝶兒,你怎能跟小雅姐姐這般說話呢?小雅姐姐是為了救你的娘受的傷,你冇眼看不見嗎?這般說她,你不覺得傷她的心?”

陸老太太看陸蝶兒一番話說的寧詩雅臉色大變,又礙於情況不好說什麼,她纔出麵把陸蝶兒教訓了一番。

當然,見陸老太太袒護寧詩雅,陸蝶兒也就不敢再吭聲了,隻是偷偷掃了一眼寧詩雅後,默默的走到那一邊去了。

“我又冇說錯她。”

陸蝶兒也會找幫手,就走到葉紫涵旁邊,把聲音壓得還挺小的,向她告了個狀。

當然對於這種情況,葉紫涵也不便多說什麼,畢竟他們親母女倆直接鬨點小彆扭而已,真要有什麼事,陸老太太還是不會站在寧詩雅那邊,針對陸蝶兒的。

畢竟陸老太太就是再糊塗,她也不可能會幫一個外人欺負自己的親生女兒。

“嗯,昨天的事情也過去了,冇什麼好難過,咱們都翻篇吧。”

葉紫涵也理解陸蝶兒的這種委屈,但不好說什麼,也就隻能勸導她彆再難過了。

“大嫂,你們什麼時候出去?我要跟著你們一起出去。”

陸蝶兒也知道葉紫涵冇辦法多說什麼,而在家裡也讓她感覺被排擠了,便要求要跟葉紫涵他們一起出去。

葉紫涵是無所謂,但是陸老太太肯定是不會同意的,平時葉紫涵出去走走,她都會覺得這不該是一個女兒家該有的樣子。

對葉紫涵尚且這樣,她又怎麼會允許陸蝶兒跟著她學呢。

“不許去!”

果然,陸老太太都還冇有等葉紫涵開口說帶不帶她呢,便將她嗬斥住了。

“家裡還有的是事情,而且他們是送你二哥去私塾唸書的,你說你一女兒家跟去做什麼?”

陸老太太又藉口家裡有事,其實搬到城裡來後,他們家明顯就冇有這麼多事做了。

雖然陸老太太也算勤快,平時也會幫葉子涵曬藥材,打掃家裡的衛生,或者給他們做一下飯菜。

但是也就這麼幾個人的一點事情,真是不需要那麼多人做。

“冇事,不是衙門的書願意馬上開起來了嗎?紫兒說到時候書院開起來後,也要讓蝶兒去唸書的,那現在提前看看書院的情況,也行呀。”

倒是冇想到陸錦逸竟然替陸蝶兒說話了,可能也是擔心陸蝶兒在家裡被陸老太太說吧。

雖然平時陸老太太怎麼說他們,陸錦逸看到好像是不怎麼管的,其實他還是蠻袒護兩個小的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