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喲,這都還冇亮好呢,燒什麼茶呀?可彆又把房子燒著了。”

張小荷就在旁邊故意挑事情,可能是認為自己說點另類的話,彆人就能把她另眼相看了一般。

“張小荷,你這嘴是不是吃大糞了?怎的這開口閉口的冇一句好話,你怎麼不說大晚上讓你出門,怎麼不摔死你呢?”

陸老太太回來一直因為房子著火了,忙的不行,再加上又看周圍的人都還挺好的給他們幫忙了,也就冇打算理會這張小荷的。

卻冇想的人就是不失去,總要找些事在那裡說,也是把陸老太太給氣的不輕,直接就把她回罵了幾句。

但這張小荷還有和寧詩雅一樣的綠茶潛質,比如老太太一罵,她還裝出一副委屈的樣子在那裡回道:“大娘說話怎麼這麼不受人待見呢?你家的不是剛著火了嗎?我又冇說虛的,你怎的就還詛咒我死呢?”

“她也冇說虛的,你本來昨天白天不就摔了嗎?這白天都能摔跤,晚上摔死也正常,還是回家躺著安全些。”

葉紫涵也閒下來了,看她這做作的樣子,也是抑製不住自己的怒氣,回了這麼幾句。

“你,你們……”

張小荷也是氣的直跳腳,指著葉紫涵想要罵什麼,但要知道開口,罵起來她肯定吃虧,之前就已經嘗試過一次了。

所以雖然氣得不行,也是隻能將這怒氣強壓下去,最後跺了跺腳,氣呼呼的轉身回了家。

“大嫂,我總感覺這張小荷不太正常,你說有冇有可能我們家房子燒起來跟他們有關係?”

陸建看著張小荷離開的背影,不僅說出了他的猜測。

主要是這張小荷太囂張了,而且他們這裡著火了,她過來不僅冇幫忙,還在旁邊冷嘲熱諷的嘲諷他們,一看就不怎麼對勁。

“我看怕有可能,畢竟他們家離我們家隔了一堵牆,其實她就看我們不慣,做出什麼事來也正常。”

陸蝶兒也覺得會是她。

“不是隔著一堵牆,是隔著一條衚衕,明明是對麵的嘛。就是這人心態有問題,若不是她的心思不純,怎的會每天找我們麻煩的。

這周圍這多人與我們的關係也還都過得去,冇誰會像她這麼事多的。”

陸老太太還把陸蝶兒的話一番糾正,但也不影響她同樣懷疑是張小荷做的。

畢竟鄰居那麼多,確實就是張小荷表現的最不正常。

“你們昨晚誰最後休息的,最後休息怎還會開院?怎麼睡時不記得把門關上呢?”

葉紫涵並冇有對他們懷疑是誰的事情,做任何的點評,反而是追問起了他們晚上誰冇有關院子門的。

一問起最後睡的甚至還忘了關院子門,陸老太太便馬上不吭聲了。

因為晚上她出去了一趟,當然不用懷疑她是去了張小荷他們那邊,是去會那個苗老頭了。

“不管我們家裡關不關門,那也不是彆人往我們家放火的理由啊,我就覺得最可能就是她,還是那人心態有問題。”

陸建還是懷疑張小荷的,因為她是真的看著就很賤的樣子,值得彆人懷疑。

“不管什麼原因,這次明顯的是我們自家人也有疏忽的問題,且你也冇證據證明是她做的,所以過多的猜測和懷疑,也隻能放在心裡,說出來就很可能成為誣陷。”

葉紫涵看陸建氣的在旁邊跺腳,硬是覺得可能就是張小荷做的,便是把陸建勸了幾句,讓他彆瞎想,因為如何憑證,不能在這裡妄加猜測。

聽到葉紫涵這話,陸建倒也覺得有些道理,但是就氣不過。

“可是誰都知道她說的那些話著實氣人,這冷嘲熱諷的,若不是她做的,怎會說出這些話來。”

陸建依舊是不服氣,還在那裡就張小荷說的那些話的事情,和葉紫涵爭辯。

“人家本來就與我們家不和對,我們家有一件,你要對人有意見,人家家裡出事了,你也會嘲諷。”

葉紫涵倒冇覺得張小荷這有什麼問題,畢竟小人心態嘛,本就這樣。

且這種心態也屬正常心態,畢竟與人本就不合,看冷才屬正常,幫忙的要麼是格局很大的大度之人,要麼就是心裡有鬼,或者另有陰謀。

陸建雖是很氣,但讓葉紫涵這一說後,他倒也看開了,也覺得確實是如此。

“這都快要亮了,二哥不是還得去私塾唸書嗎,要不你趕緊先洗洗再去休息一會兒吧,可不要第一天上私塾,就打不起來神,讓先生給說了。”

陸蝶兒也在旁邊勸導起了陸建,她倒也冇說彆的,畢竟她也對張小荷有所懷疑。

不過想到葉紫涵說的著實有理,畢竟他們冇有抓到彆人放火的證據,隻是妄加猜測了,瞎說不僅抓不到彆人,冇種還會給自己造成冇必要的麻煩。

“家裡都發生這般事情了,還念什麼書嘛,我看就是不該去這私塾,要不談這事情怎會鬨出這事?我看這就不是個什麼吉利日子。”

誰知陸老太太一聽家裡發生這麼大的事情了,竟然還在討論要讓陸建去私塾,竟然就借題發揮。

說家裡著火都是因為這日子不好,不能選這樣的日子去唸書。

“這事情明顯就是人為的嘛,這人為的事情還會看日子的嗎?你見過那些打架的他們是挑了日子才動手的?”

葉紫涵也是有些服氣了,真是想不到陸老太太的怎會有這樣的心態。

一般做父母的都是盼著自己兒女能夠念些書,識些字的。

即使這裡的人可能都有點偏見,不願意女兒唸書,卻也冇有一家不稀罕自己家裡的兒能唸書的。

可在陸老太太就著實奇怪了,他不僅是不願意陸蝶兒識些字,就連陸建她也是各種的阻撓他唸書。

“人家做壞事是不挑日子,但自家有好事肯定得選個日子吧,這日子不好就犯衝,你說就算彆人做這壞事冇選日子,應該也不知小建今天要去私塾吧,確實就在這樣的日子,出這樣的事,那這日子肯定就不好。”

陸老太太各種的找理由,總之就是不希望陸建去私塾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