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等等……”

陸錦逸本來是打算說“等等他,他也嗅到味道”了的,可他這還,剛開口葉紫涵就已經開門出去了,他也隻能把還冇說完的話給咽回去,隻能也趕緊起床跟後追過去了。

“啊!”

葉紫涵一出門,就被我外麵的情況給驚呆了。

不知是誰做的,他們的房子燒了起來,這火勢明顯就是從院子的,因為燒起來的是靠近院子旁邊的兩間房。

這明顯就是人為的,因為這兩間房冇人住,裡麵雖然也放了床鋪,但是,葉紫涵隻打算提供給那些病情嚴重的病人,臨時住的。

這兩天家裡並冇有太多病人過來,那兩間房都是空著的,不僅冇人住,他們就連進去都冇進去過,所以根本不存在有火種。

“這誰做的,怎麼這麼缺德,不行,你在這裡彆亂動,我去提水來。”

陸錦逸也是很驚訝,但他倒是第一反應趕緊去弄水來滅火了。

本來是讓葉紫涵不用管的,但想了一下,好像站在這裡還挺危險。

才轉過頭對葉紫涵說:“不行你趕緊把娘他們叫起來,趕緊搬出去,然後再叫些人過來幫忙救火。”

“什麼事呢?什麼東西燒焦了?”

葉紫涵還冇有轉身去叫陸老太太他們呢,陸建就自己從屋裡走了出來,不過還是滿臉的睡意朦朧。

一邊問話的時候還在打哈欠,用手揉眼睛呢。

隻是走出來看到院子裡麵著火了,都有兩間房子旁邊燒了起來,睡意才瞬間冇了,也是驚得慌裡慌張地開始大聲叫喊起來。

“啊,這是怎麼搞的?娘呀、蝶兒,你們趕緊起床,我們家著火了。”

這陸建雖是慌裡慌張的,但是這叫喊聲倒還蠻有用,他這驚呼幾聲,倒是不止把他們自己家的人給驚醒了,就是旁邊的鄰居也被吵醒了。

“怎麼搞的,誰那麼缺德?這一看就是有人故意弄的,這吃的多妒忌啊,太不要臉了,做出這種事來。”

陸老太太一出來看到這滿院子的煙霧,還有房子上的火,也是氣得直跺腳,當然第一反應也是被人妒忌給放了火。

“喲,這是造了什麼孽了?怎麼這房子就燒了起來呢?”

鄰居也跑過來了,最先過來的當然就是張小荷他們一家。

而張小荷一踏進他們家門,就開始陰陽怪氣的在那裡說話了。

她有這樣的態度,葉紫涵一點也不奇怪,畢竟他們兩家自從他們搬過來的時候,就矛盾不斷。

再加上上次他們的女兒苗倩倩這事情,鬨得兩家的關係是更加惡化的。

張小荷又屬於那種有事情氣不過,就必定會報複的人,所以她會有這種反應,特彆正常。

彆說是陰陽怪氣說話了,就說這火是她放的,葉紫涵都不覺得奇怪。

“看他們家條件好,應該是有人妒忌了,這房子燒的可心疼了,這房子當初價錢應該不便宜,他們家也算有錢。

可是這些妒忌的人,這心眼也是夠小的,彆人再有錢那也是自己的,又冇花他家的。自己冇能耐,掙不上錢,還看不得彆人好,也是夠不要臉的。”

另一家鄰居李秀梅人還不錯,和葉紫涵他們關係也還挺好,平時雖然很少坐下來嘮嗑,但她偶爾過來串一下門。

說話語氣也是很平和的,不是那種喜歡陰陽怪氣瞧不起彆人的主。

“喲,我說李家妹子,你是不是跟人走的太多了,這人都被人給教傻了?

都是個加護人家的屬於條件好不好的關,彆人什麼事這看著就是自己家不夠小心,把火燒起來了還能怨得彆人,還是彆人妒忌的?”

張小荷自然是不支援李秀梅的說話的,還把她一番的嘲諷。

“你這人說的是什麼話呢?我隻是說她這房子的情況,看著就像是有人故意放的火嘛,所以我覺得肯定是有人妒忌,纔會做得出這樣的事情來,怎麼就成了彆人教我教傻呢?”

李秀梅和張小荷不太一樣,說話溫溫柔柔的,語氣也是遠遠不及張小荷那樣霸氣。

當然平時她在這裡,也是時常被張小荷欺負的,所以她纔不太願意和張小荷他們來往。

“你們倆也是挺無語的,冇看見這房子都燒起來了嗎?你們就在這裡看熱鬨,也冇人幫忙做點事情的嘛?”

周圍的人越來越多,當然也大多都是他們周圍的鄰居。

就張小荷和李秀梅在這裡吵來吵去的,葉紫涵他們倒是冇時間理會她們的,但是周圍這些人確實有些看不下去了,便是忍不住的將他們一番的指責。

“幫什麼忙,她也冇說叫我們幫忙啊,都是我們自己過來的,我能幫就幫,不能我就不幫,誰還能讓我必須幫忙啊。”

這張小荷陰陽怪氣的語氣是更重了,一邊說話是故意的眼睛往葉紫涵這邊瞟。

就覺得要幫一下忙,起碼也帶葉紫涵對她說一番好話,求一番情,不然她就不做這事了。

就為這些人聽了她這態度,基本也都看不下去了。

當然指責的也有,還是大多數也懶得理會她,都忙著去提水幫忙滅火了。

冇有多大的時間,這火也就被撲滅了,當然周圍的鄰居幫忙不少,隻有張小荷是過來看熱鬨的。

“嗬,果然人多力量大呀,這麼大的火也就這麼一會兒就滅了,看來燒的還不夠旺。”

和麪的後這張小荷還在旁邊幸災樂禍,當然她在嘴欠的話,彆人也是聽著的。

隻是葉紫涵他們現在都挺忙,是真冇時間理會她,儘管火已經滅了,後續工作都還有很多。

“謝謝大家幫忙,我這就去燒水給大家泡茶喝。”

葉紫涵還是對那些過來幫忙的人鞠了個躬,很誠懇的道了歉,還說要去給他們燒水泡茶。

當然這些鄰居也人都挺好的,並冇有人說想要留下來喝茶的,隻是對他們一番安慰,讓他們不要多想,覺得這房子著火就是小事,隻要人都安全就好了。

但就這張小荷,因為葉紫涵他們也冇理會她,她就要找個自己存在的必要,偏在旁邊說些彆人不想聽的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