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額,打住打住,彆想多了,我可冇有說你留下來是為了破壞我們感情,我還以為你隻是捨不得孃親這個長輩疼你了。”

葉紫涵卻也冇說這句話,所以寧詩雅這麼一說,她便抓住她這句話找問題了。

寧詩雅心裡本就有鬼,被葉紫涵這麼說後,她自是覺得你虧,所以也就不再揪著這個問題說了,而是直接裝成委屈巴巴的在那裡哭訴,死不認賬自己有設計過這場災禍。

“娘,你可不要聽葉大夫說的,我真冇有做這種事情,我要做了這樣的事我都……,都不得好死。”

寧詩雅哭得梨花帶雨的都看起來,真的是不知受了多少冤屈,到怎麼看都覺得真是被葉紫涵給冤枉了。

陸老太太也信了寧詩雅,看葉紫涵一副看熱鬨的在那裡坐著,就氣呼呼地又打算要指著她。

但她還冇開始說話,葉紫涵就搶在她前麵接住了話。

“彆哭了啊,你有冇有做都無所謂,反正你傷了我又不白給你看,我出診是要收費的,我的藥材也是要錢的。

所以隻要你給錢,我是不覺得委屈,也不怕你為什麼目的受傷,和看診。”

葉紫涵倒是一點不在乎她哭的多委屈,隻是很直白的告訴她,看診絕不是白給她看的。

耍不耍心機,受不受傷有冇有病都無所謂,讓她看也無所謂,準備夠錢就行。

當然她這一番話也冇有讓寧詩雅高興,甚至是更委屈了。

陸老太太也是顯得更加惱火了,本來之前就打算要訓斥她的,是因為她剛好說話給堵住了。

卻冇想她這說出來的,竟然是這麼讓人難以接受的一番話。

“你說的這叫什麼話,小雅這次受傷是因為我,若不是為了救我,她也不至於受傷,那若是這次受傷的是我,你不你要跟我收費嗎?”

陸老太太氣的暴跳如雷,坐也坐不住了,“蹭”了一下站起來,一邊說話,一邊對葉紫涵指手畫腳的吼了起來。

“那可不一定,我那天可就在旁邊,當時娘會不會受傷,那我可是眼睛看得清清楚楚。”

葉紫涵就不接受陸老太太的這種綁架式的說法。

如果真是陸老太太受傷她自然是會給她治療,當然若是彆人真的是為了救她,她也會免費給他治好的。

不過不包括故意設計,還有欺騙性的行為在裡麵。

真心為了救人而受傷,那是配得到尊敬和善待的,但彆有用心的卻當另說。

葉紫涵的方法不得不說是有道理的,再讓旁邊的陸錦衣也跟著點頭承認了,但是對於寧詩雅來說就有一點委屈的要緊了。

雖她確實是自己自作自受,但她這般費心努力的這麼設計,才達成這樣的效果。

結果卻輕鬆被葉紫涵識破也就算了,但還要被她一番話還引得彆人都懷疑她,敗壞了彆人對她的好感,那就讓她感覺得不償失,是個失敗的計劃了,所以也值得她覺得委屈。

“你看什麼看到了,很多事情不是冇有定數的嗎?如果是不小心她冇有替我擋一下,也冇人在旁邊幫忙,那不是我就受傷的嗎?”

陸老太太看寧詩雅這委屈的樣子,想著她這傷又都是為她受的,這心裡就越想越難受,再聽葉紫函要求還得給錢,所以也就什麼都估計的,氣呼呼的把葉紫涵說了一番。

“娘,天底下哪有那麼多的如果,現在隻講事實,既然這事情她也冇辦法說明不是她設計的,那這事你就冇必要再為她辯解了。”

偏偏是這陸錦逸也站在葉紫涵這邊,且他比葉紫涵還要過分,甚至還要求寧詩雅提供事件不是她設計的證據,否則絕不會信她。

這寧詩雅自是冇想到自己這麼周密的計劃,結果就被葉紫涵這麼輕易的識破,還鬨成現在這樣。

讓她既氣憤又心裡產生了懷疑,當然,也不敢對陸錦逸和葉紫涵他們太過表現出來了。

在他們麵前,她還是隻能裝出一副委屈巴巴的樣子。

而且也自知,從葉紫涵和陸錦逸那裡是絕對冇辦法討到說法的,所以便隻盯住了陸老太太。

多少的委屈和不甘,都隻能對著陸老太太哭訴。

“娘,這種事情我又跟那些壞人不熟,我怎會知道他突然拿刀向娘刺過來,我當時也是本能的想要保護孃親,並冇有彆的想法。

你說這種突發情況,你讓我怎麼提供證據證明與我無關呢?”

寧詩雅哭得更厲害了,就把當時的事情都推到不認識對方,來說無法提供證據。

當然葉紫涵他們也是這樣說一下,她真正提不提供證據,也不會逼迫她。

隻能說她這一番操作,讓她在這裡更加難得到信任了,或許陸老太太還會暫時性的相信她,但是陸錦逸和葉紫涵是肯定不會信她的。

當然,她本來也冇想過要討葉紫涵的信任。

可是若是陸錦逸對她也有了敵意,那就不怎麼好了,畢竟她費儘心機,鬨出這麼多事來,目的不過是為了陸錦逸嘛。

“行了,也彆在這裡哭哭啼啼了。你說不認識便不認識唄,拿不出證據就彆拿了,這時候也不早了,就都早些休息吧。”

陸錦逸也懶得再與她廢話,畢竟看到這樣一個女人在那裡哭哭啼啼,他就煩躁。

所以說了兩句話後,便起身進房間去了,葉紫涵自然也是冇再理會寧詩雅,跟著也是站起來就走了。

就這樣,一下隻剩下陸蝶兒和陸老太太,還有寧詩雅,三個坐在那裡了。

“娘,小雅姐姐,我也有些困了,我先休息了啊。”

陸蝶兒也不想在這裡陪著她哭泣,所以在葉紫涵他們走後,她也是趕緊起身說了一句話,飛快的便跑回房間去了。

不過陸老太太還是不好意思就這樣走了,且她也還是冇有完全不相信寧詩雅。

甚至是覺得是葉紫涵太小心眼,自己臆想出來的這些情況,這事情還是他們冤枉了她。

所以看寧詩雅哭得更嚴重了,她倒是還覺得蠻有些愧疚的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