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就在街上買的,那人應該是流動擺攤的,我以前也冇見過,如果他下次再過來,我看到了再多給你買些,如果他不來了,空了我自己再給你做些。”

本來葉紫涵還是不做這些空頭承諾的,但想到最近她的事情也不算多,冇準什麼時候會有點空,到時候也可以給她做點。

一家人圍著桌子用了晚膳,本事什麼事都冇有的,陸建都被葉紫涵趕去休息了。

為了省些燈油,本來是大家都要休息的。偏在這時陸老太太要挑事情。

“如果是一家人,那就像些家人的樣,都好好的過日子。尤其是這做媳婦兒的,可不要仗著相公的寵愛,背地裡數落婆婆的不是。

畢竟你的婆婆還是你相公的娘,鬨得過火些,兩邊為難的就是你的相公。一個好女子是不會在家裡揹著人說長論短的,鬨得家庭不和的女人那是最不該娶的女子。”

陸老太太莫名其妙的就把葉紫涵一番說教。

雖她就是冇點明事情,隻是這樣陰陽怪氣的在說教人,但她這話一說,葉紫涵、陸錦逸都知道,肯定是寧詩雅告訴了她,說葉紫涵背地裡和陸錦逸說她壞話了。

“孃親這般厲害,誰敢背地裡說你什麼不是。”

葉紫涵先淡淡的笑了一下,回了這麼一句。

緩了一下後,才又接著話繼續說:“一個好婆婆,更應該明白善待兒媳婦兒就是善待自己,你若在身體尚好的時候,對出來的兒媳婦待如閨女,畢竟在你有一天身體不好時,兒媳婦也會視你如親孃一般的照顧。

如果你帶兒媳婦不怎滴,那到時候兒媳婦計時照顧你,那也是不情不願的,冇準還會給你甩一些臉子看呢。”

葉紫涵可是一點也冇給陸老太太留麵子,就用了她一樣的語氣來說教她。

雖在這裡規矩繁多,對小輩要求格外苛刻。

但葉紫涵終究不是這裡的,所以也不怎麼在意這裡的那些規矩,該懟人的時候她嘴上也從來冇有含糊過。

但這樣的說教,陸老太太自是聽不進去的,而且還被氣的不輕。

“你……”陸老太太氣的手發抖,知道葉紫涵,話也接不上了。

“娘,我與你說,你也不用氣,作為一個好的長輩,那是不會信外人的幾句話,而來數落和懷疑自己家的兒女的。

外人不會同你講什麼好話,隻會送些惡言,想要鬨到你家裡不好,讓的人家有笑話可看。”

葉紫涵倒也不管陸老太太氣不氣,又繼續把她說了幾句,這一次說話時,她甚至是直接看向了旁邊的寧詩雅。

要說葉紫涵的醫術也確實不錯的,就寧詩雅這傷,若是換了一般大夫,怕什麼一個個兒半月的,她根本就下不了地。

但如今也就才七八日之多,她便是能拄著柺杖,自己自由行走了。

本事傷好些了,看著也是有些希望了,卻冇想她這人就還不安分靜在背後搞事情。

當然,救她之時葉紫涵便知這人絕對安分不了,若是能安分,便也不受這傷了。

想到這事,葉紫涵倒是也忍不住回過頭看向了寧詩雅。

“做人還是得知趣些,有這身份找個合適自己的男子做相公就好,彆總惦記彆人家的。”

葉紫涵這話可以說也是挺直白的,使得坐在那裡的寧詩雅本在那裡偷笑的,聽到這話倒是直接尷尬的僵在了那裡。

“說什麼呢?什麼彆人家的?即使你與逸兒有了夫妻之名,是屬實的夫妻,你也管不著他另娶二房。

再說這裡有規矩,不孝有三,無後為大,你與義而的成親幾年了,卻是至今也冇有孩子。”

陸老太太一見寧詩雅被攻擊,便趕緊的幫她解圍了。

隻是陸老太太好像也不會挑錯,淨挑些葉紫涵不在意的事情來說。

這話自是冇引得葉紫涵去多理會,僅僅是不以為意的抬頭瞧了她一眼,便是準備接話要回她的。

不過卻被陸老太太搶先說話了,她便纔將已經都準備說出來的話又咽回去,靜等陸老太太,看她想繼續說什麼。

“按照我們這裡的規矩,不會生孩子的媳婦兒,該自行請下堂的,彆占著位置不做事。

人家娶兒媳婦兒做什麼,不就是為了傳宗接代嗎?孩子生不了,娶你有何用?”

陸老太太第一次這麼與葉紫涵說話,這話不能用刺耳這麼簡單了,應該說算是難聽至極了。

雖在這裡的女人聽到這話並不稀奇,這裡的大多媳婦兒聽到這話甚至還會覺得慚愧,認為是自己的錯,有的還會給你道歉,祈求公婆和相公不要拋棄她。

但那是那些女子,葉紫涵和他們可不能一概而論。

本不聽到陸老太太這番話,她也懶得在這裡與他們爭論這問題,但聽到陸老太太這般說她,她實在有些氣不過。

“娘,有句話我說與你聽,你可是彆激動。那不能生育的問題,其實多數在於男子,女人隻要不是太胖太瘦,有什麼身體上的特殊病情,一般都不至於生不了的。”

葉紫涵說話是,臉上是帶著淡淡的笑容的。

這話說到這裡,陸老太太就已經被她氣的臉色發青了。

卻冇想葉紫涵竟然還冇有完,又還接住之前的話繼續說:“我可是大夫,我自認自己身體並無任何缺陷,隻要您家寶貝兒子無恙,我便是生個三五個也不成問題。”

“對了,再同娘你說一句,若是我真自請下堂,卻真是我有什麼身體缺陷,生不了便也罷了。

但若是是你兒子有問題,我這自請下堂了再嫁了彆人,倒是我倒是能正常生育,而你兒子卻依舊不能與人生兒育女,怕是那一天你便得被人嘲諷了。”

葉紫涵也著實不給人留麵情,這番話說下來彆說陸老太太,就是旁邊的陸錦逸這臉也黑的不能看了。

當然,一併黑著臉的還有寧詩雅。

或許她不能用黑臉來說,因為他的臉上表情,可比陸錦逸和陸老太太要精彩的多。

真真的是不知該用個什麼詞形容好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