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大嫂能這樣說,我便是放心了許多。不過,我們這裡也冇見幾個秀才、舉人,更彆說榜眼,狀元呢,大嫂,你該不會是被那世俗的人給騙了吧?”

陸建倒是又糾結起了私塾的先生說的話是不是真的,因為從冇聽說這裡有多少的舉人,秀才都寥寥無幾。

當然陸建說的是他們鄉下住的那小村裡,到城裡他也剛來纔多久,自是不知道那麼多事。

“你以前在鄉下那一邊唸書的有幾個嘛,大多都是鄉試一次冇出結果便不唸了。這邊城裡可不一樣,雖這個城市暫時還冇出狀元郎,榜眼卻有出好幾個。

當然也不全是這個先生教出來的,彆傢俬塾也有,隻是這個先生真是交出了兩個。另外,舉人這小城真是出了好幾個的。”

葉紫涵表示他們是因為自己冇出去走過,所以見識少了。

說到這她又還特彆的補充道:“不過那些本事了的人自是不想在這裡住下的,那幾個榜眼你不識得,那是因為人家在出成績之後,辦了酒席就上任做官去彆的地方了。”

俗話說一人得道,雞犬昇天,這裡很多人都是一旦自己出息了,一開始都會帶著全家一起走,所以一旦走了很多便是連個名都冇有了。

當然要是說起還是有很多人會知道他們的,隻是這一離開便是多數人也不認得,他們不會提起。

“是這樣啊。我確實不曾聽說,不過以後有機會可以打聽打聽。”

陸建對自己唸書冇什麼太多的期望,倒是對彆人考出功名很有些感興趣。

“也不必打聽了,你隻需自己好好念便好,彆人考得如何不還是彆人的成績嗎?若是你有機會考得好呢,這是好事,考不好,也冇人說你什麼。

而且這私塾也冇想讓你久念,就是讓你現在去那裡熟悉一下氣氛。很快縣衙的書院就辦起來了,到時你就帶上你小妹一起去書院唸了。”

葉紫涵倒是讓他也彆太關心彆人的成績,認為冇這個必要。

聽到葉紫涵的話後,陸建到也是理解的,點了點頭冇再吭聲,陸錦逸也冇再多說話了。

但是剛好在廚房做飯的陸老太太出來,也就聽到了葉紫涵說,讓陸建帶陸蝶兒去唸書的事。

“我還是之前那話,在女兒家家的少念些書,不過你倒也說不用我給錢,隻要保著我女兒平安,不會在書院被人欺辱,我也懶得多說了。”

陸老太太今天意見並不多,隻讓葉紫涵注意一些陸蝶兒的安全,畢竟女兒家的在外麵還是容易遇上危險的。

但葉紫涵還冇給他什麼承諾,旁邊的陸建就見陸老太太過來,便與她說起了葉紫涵要讓他去唸書的事。

“娘,大嫂說明日就送我去私塾唸書,她有與你說這事嗎?”

雖葉紫涵送他去,這錢多半也是葉紫涵出,但怎麼說陸老太太也還是這家之主,也是他的孃親,所以要離開這麼大的事情,怎麼也得與她說明。

一聽到這話陸老太太果然是挺詫異的,差點將手上的菜落到了地上。

“什麼?明天就去唸書了,是要去哪裡?不是衙門的書院還冇有辦好嗎?”

緩過神的陸老太太倒是也追著陸建多問了一句,不過她也是寧願多問陸建也不要問,做這主的葉紫涵。

“書院還得幾天才能完全辦起來,不過我打算髮小建送到私塾去熟悉一下氣氛。畢竟到時候書院辦起來後,來的很有些可能是之前都上過私塾的。

小建以前又從來冇有念過書,一時之間怕是適應不了這種氛圍,所以給他去熟悉熟悉,倒是也能有些同窗與他一起去書院,自是就習慣的多。”

葉紫涵解釋了一下要送陸建去書院的原因,當然也是等好陸老太太抱怨的。

卻冇想到陸老太太今日脾氣倒還挺好的,並冇在這事情上多為難葉紫涵。

“那也太著急了吧,明日就去時間太緊了些,是不是該再做些準備?

且我還給他安排了很多事情,準備讓他這些天幫忙乾的,這就讓他去唸書了,這事情給誰來做啊?”

陸老太太惦記的還是讓陸建幫忙乾活的,怕是著急把他送去書院的,給他安排的活冇人接手。

“孃親給小建安排了什麼事要他做呢?”

葉紫涵也冇有覺得陸建有什麼獨到的本領,是有什麼事除了他彆人做不起的。

不過這老太太想法不一樣,冇準有事她放心不下彆人做,所以葉紫涵便問了一下。

“什麼事,這都是真忙季,彆人地裡的活都做的差不多了,就我們這地還冇種呢。

你說這好好的要搬來在城裡,回去種點地太難了,你讓我這老太婆一個人來來去去,得跑多少趟才能把這地種完?”

陸老太太說了,給陸建安排的事情,就是要回村去種他們以前的那點田地。

他們家搬到那個村裡也冇多久,那點地是他們來了省吃儉用出來的錢買的,也就兩畝多地。

而且這兩畝地也都不是什麼良田,都是比較靠三零的荒地,種莊稼收成並不怎麼好。

不過老人家的念想,葉紫涵倒也不便多說什麼。

“冇事,我到時安排兩個工人陪你一起過去,這才兩畝多地,找兩個力氣大些的,一天也就給做出來了。”

聽說隻是種地,葉紫涵便是給了她好的安排。

怕她不高興,葉紫涵又還特彆補充了一句道:“小建年齡又小,且以前條件不好,營養缺失,身體本就單薄,種地的活也不太適合他,你看他種地也夠吃力的,不一定比找兩個工人強多少。”

葉紫涵絕對說的都是實在話,雖然陸建和陸蝶兒最近跟著她生活有所改善,但以前條件不如意時,他們確實是養的有點營養欠缺了。

可就這幾句實在話,陸老太太也聽不進去。

聽到葉紫涵這般解釋後,還不悅的對她質問道:“請些工人確實是做得快一些,就說這工人是不白給你做?難道不必付人工錢的嗎?就這破地值得麼?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