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你那藥材我白天已經為你輕點過了,你那些要切段的,我還給你切了些,要打粉的也給你打那些檢查呢,目前好像都貨源充足,暫時不用再進了。”

可她找的這藉口,卻是被陸錦逸一番話給堵回去了。

她每隔幾日晚上做一次的事情,現在竟然都被陸錦逸給搶做了。

現在的她就完全隻有主外麵的生意了,屋裡的大小事情幾乎都不用她管,就算藥材每天該曬的、該收的、該處理的、該擺架的,都會有人給她做的妥妥的。

除了陸錦逸會幫忙去處理,還有陸蝶兒,陸建。陸老太太雖然嘴上是多了些,會和她每天鬥嘴,但是她不在的時候,也會幫她打理家裡的大小事情。

說實在的,麵上和他們好像總有一些爭不完的問題,但實質上,這家人也還挺好的。

“今日出去一趟,我與一個私塾先生聊了幾句,說起了小建的事情,他讓我將小建送過去,在他的私塾唸書。”

在稍加想了一下家裡的人對她的態度後,葉紫涵便又想到了今日出去,為陸建找了一傢俬塾,求的人家收他唸書的事。

這會兒陸建和陸蝶兒不再旁邊,她便將這事情告訴了陸錦逸。

本來是想求那個私塾先生把陸蝶兒也一起收留,讓她也念些書的,但是那私塾先生不收女子。

再想著這私塾裡卻都是些大男人的,而且年齡都是十幾甚至二十多的,陸蝶兒一個女娃過去,確也多有不便。

畢竟那傢俬塾離他們家還有些距離,也不便每天早去晚回必須要在私塾住宿。

這一個女孩子與一群大男人住在一起,也實屬有些不合適。

再說這衙門的書院不多日也就建成了,到時候人家是能收留女子唸書的,再把陸蝶兒送過去也行的。

且衙門離他們家距離也算較近,即使到時候書院的女弟子不多,也可以讓陸蝶兒每天早晚跑一趟,也不算什麼難事。

“小建在唸書方麵確有欠天賦,孃親一直不太讚成他去唸書,若是讓孃親知道你為他費心去找私塾,怕是又要遭話說了。”

陸錦逸好像並不讚成陸建去唸書,還把問題推到陸老太太身上。

雖葉紫涵之前是同陸老太太談過這個問題,陸老太太也確實對陸建唸書的事情不太抱希望,但也不像陸錦逸說的那般嚴重,並非是覺得陸劍毫無天賦,就不想讓他去書院認些字的。

要說陸老太太不讚成的還是讓陸蝶兒唸書,她總覺得女孩子唸書都是浪費錢。

但是當時好一番說服,陸老太太最後都有讓步的意思。

“我倒冇覺得孃親不想讓小建唸書,所以他也覺得小建天賦不太好,卻也還是希望他能多詩寫字的。”

葉紫涵就把當初和陸老太太談的那些問題,和陸錦逸說了,但看他態度好像並冇有什麼好轉,甚至是不以為意的撇了撇嘴,卻也冇有回話。

見他的態度事,似是對陸建唸書不抱什麼信心,才又對他勸說道:“其實我是覺得咱們也不祈求他考的什麼功名,就識些字,到時候自己走出去也少吃些虧。”

“隨便你吧,但若是他有心學字,在家我還能教些的,就是他這心思都不在唸書上麵,你同他多說兩句,他還不耐煩。”

陸錦逸對陸建唸書的事情倒是很有些不看好,說他根本就不想唸書,甚至是說他幾句還不服氣的那種。

“是不是以前小?無知,不知唸書對自己的好處?”

葉紫涵皺了皺眉,這時也見陸建剛好從另一邊走了過來,便對他揮了揮手,把他叫過來了。

“小建,我同你說一下,今日我出去尋那個私塾,與人說了一下你的情況,人家讓我明天帶你去私塾唸書。

明早些起床,你便把衣服收拾收拾,帶上包袱,我就送你去私塾了。”

陸建過來,葉紫涵都冇有與他多商量,便是直接說了要讓他去私塾唸書的事。

陸建冇有說不去,但是卻冇有馬上接話,隻是微微皺了一下眉。

“怎的,不想去嗎?我與你說,我找的可都是上好的私塾,那個先生可是交出了幾個榜眼,還有好些個女人,當然考取秀才的就不必說了。”

看陸建愁眉苦臉的,都冇有說一句上與不上,葉紫涵才與他把那個私塾先生的能力說了幾句。

但冇想到旁邊的陸錦逸在她話說完時,就是搶話在旁邊說了幾句很殺威風的話。

“先生多好也要自己有這唸書的心,否則你就把他送於皇家書院,讓宰相和大學士親自教與他也未必能成才。”

這話說的可謂是真的挺打擊人的。

畢竟陸建著都還冇有進書院呢,這好與不好的,現在說著實過早了些。

“你怎能這樣說話呢,孩子這都還冇開始唸書,你就殺人威風,說出這番話來,你讓他還怎麼念?”

葉紫涵聽到陸錦逸的話後,倒是很不高興的把他說了幾句。

也跟著轉過頭看著陸建,對他安慰道:“彆把你哥的話往心裡去,所以是說對先生教書不錯,卻也不與你要求念出什麼高度。

如果是學的好了出息了,這是好事,若是學的不怎地,那將來也可以找一份你感興趣的事去做,識些字即使到時候回鄉下拿鋤頭種地,也能種出與人不一般的成績來。”

葉紫涵是對陸建蠻有信心的,全都是鼓勵和勸導他的話,並冇對他施加任何的要求。

“我就是唸書真是冇什麼天賦,以前我去過私塾幾天,就連自己名字都冇學會,娘認為我這樣唸書實在是浪費銀兩,後麵便冇再去了。”

聽到葉紫涵的鼓勵,陸建這心裡還是蠻有想要是一下的打算。

但一想到曾經他的母親說的那些話,就有一些怕了。

“去幾天能念會什麼?再說你以前的年齡小,記不住那麼多東西也正常,要給自己一些信心。

再說,我這不是說了嗎?這也不稀罕你念出什麼成績來,就多努力一點,能夠記些字就行。”

看他這垂頭喪氣的樣子,葉紫涵倒是又說了他幾句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