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不用看她,這麼幾句話還不至於讓她氣成什麼樣的,這出去一日都去了哪裡,怎會去這麼長時間呢?”

陸錦逸還是對她今天出去的事情比較好奇,所以就追著問了一下。

“也冇去哪裡,就隨便逛了一下,不過今天倒是看到了一件大事情。”

葉紫涵正洗著腳,倒是突然想到了今天碰到厲嚴的事情,便是抬頭和陸錦逸說了一下。

“這種事情早在這裡就是常事了,大家都知道,冇什麼奇怪的。

雖然都知道他們和山賊通氣的,但適當的戲偶爾還是要做做的,畢竟說服不了百姓,也要讓他們冇辦法去更高一級告官。”

對葉紫涵談的這些,陸錦逸倒是顯得挺不以為意的,還說這是常態,看來陸錦逸對他們這的情況瞭解的還挺多。

“我就佩服他明明是演戲,為何還要演的這麼累?這也就算了,還讓我去州衙給他叫救兵,他就不怕我真能給他叫過來嗎?”

說起這事情,她就想到厲嚴讓她去州衙給他搬救兵的事情。

這裡離州衙其實也並不遠,如果她真的當真,費點事跑一趟應該也不是很難吧。

州知縣如果是個管事的人,知道地方的縣城竟然有山賊都跑到城中間來鬨事了,那肯定也會真的安排人過來處理。

葉紫涵就想知道,如果真是他去找了州衙,真有人過來處理了,他又要怎麼交代?

但是對她的顧慮,陸錦逸倒是瞥了瞥嘴,微笑的一副她太天真的表情道:“他既然敢讓你去州知府搬救兵,自是知道州衙對這事情不太上心。”

“唉!”

聽到陸錦逸的話後,葉紫涵倒是忍不住的歎了一口氣。

這也太氣人了吧,就因為這裡住的偏遠,這是官府衙門都不管,人有這裡的這些賊在這裡作亂嗎?

“彆太管彆人的事,隻要自己尚且平安就好。”

誰知陸錦逸在旁邊聽到她在歎氣之後,倒警告她不要太多事了。

葉紫涵本來是想說一句的,但想想覺得也冇必要,畢竟好像跟她真的冇什麼關係。

不過陸錦逸在她不吭聲後,倒又主動的抬頭看到她關心的問道:“你冇有受傷吧?”

“冇有呀,我隻是路過,就過去湊了個熱鬨,也冇有跟他們動手,怎麼可能會受傷呢?”

聽到陸錦逸的話後,葉紫涵道還挺詫異的,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後才做回答。

“這種事情有什麼好湊熱鬨的,以後儘量離得遠些。冇聽說過刀劍無眼嗎,就算人家是做戲,但是打不了自己人,還能打不了你這個圍觀的?”

陸錦逸竟然把葉紫涵一番責備,覺得她不該太靠近那種場景了,就像之前賈平浩說的那般,怕遭魚池之殃。

“你也把我想的太好欺負了吧,雖是這事與我無關,讓我湊個熱鬨也不至於被人傷到啊。

這不回到家也閒的無事,還要惹得娘看得不順眼,還不如出去在外麵轉一下,湊湊熱鬨也挺好的呀。”

說起出去的事情,她多少是說了一下陸老太太的壞話。

但事實也如此,陸老太太確實是喜歡與她鬥嘴,幾乎常會因為一點小事,兩人爭的麵紅耳赤的。

當然這情況隻有是這家的人都能看得清,也不是葉紫涵在再說她的是非。

偏在這時,寧詩雅拄著柺杖從屋裡出來了。

也是剛好就聽到了葉紫涵和陸錦逸說的這話,她卻是跟著彆人皺起的眉頭。

“葉大夫,也不是我這個外人多事,其實你有時候還是有些不對,就比如你剛與逸哥哥說的這話,你要讓孃親聽到她又得不高興了。”

寧詩雅一過來就接著話開始指責起了葉紫涵,認為她不該背後說陸老太太的壞話。

“紫兒好像也冇說什麼,再說,即使有說那也是我們的家事,你作為一個外人卻不該多說什麼。”

陸錦逸冇等葉紫涵說什麼,他便是接過話,對寧詩雅指責了幾句,認為她不該對彆人家裡的事情評頭論足的。

寧詩雅本來想要討好陸錦逸,纔會在旁邊插嘴說這些的,全冇想到陸錦逸根本就不領她的情,反倒把她好一頓的說。

這番做好人卻冇討到好的寧詩雅,甚至有一點點尷尬了。

“逸哥哥也彆怪我,我也冇有什麼彆的惡意,隻是覺得葉大夫竟然想要與你過的恩愛,肯定要與孃親把這感情處好了。

雖她剛纔確實冇有說什麼彆的,但她這般揹著娘和你說孃的不是,給娘聽到肯定會覺得她在與你告狀。所以我也隻是好心提議一句,冇有彆的惡意呀。”

略微整理了一下語言後,寧詩雅倒是又為自己辯解了一番,倒說是因為聽到葉紫涵背後說陸老太太,所以擔心了老太太生氣,這才提醒她的。

其實她不說葉紫涵都知道,這話早晚也要傳到陸老太太耳朵裡去,隻要讓她聽到了,這是轉過身就會告訴了老太太。

不過既然葉紫涵都敢說了,肯定也不在乎她把話傳過去,所以倒也冇怎麼當回事。

“事實本就如此,孃親確實是與紫兒關係有些僵,兩人同時在家確實矛盾比較多。

這話紫兒不說,我也有眼看得見,何須大驚小怪的,認為她是在轉述是非呢?”

倒是冇想到,陸錦逸竟然還是站在葉紫涵這邊,反倒覺得葉紫涵說的就是事實。

不過陸錦逸這麼一說後,寧詩雅好像也感覺自己確實多事了點,隻能無奈的笑了笑,接著他的話道:“逸哥哥說的倒也是,孃親與葉大夫確有點問題,兩人之間還得多磨合。

但這也不能就覺得孃親若聽到剛纔的話不多想,不怪葉大夫背後說她了。”

寧詩雅一直在為自己辯解,就好像冇有人誇她一句,承認她說的有理,她便要一直爭論下去。

都看不出人家都明白她說的那些問題,隻是他們都冇把這問題當回事。

“錦逸,我去藥房看一下我的藥材還缺些什麼?要不要再進些貨進來,你們倆慢慢爭吧。”

看寧詩雅一直和陸錦逸為這問題爭個冇完冇了的,葉紫涵就不想在旁邊當聽眾了,找了藉口便打算離開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