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我冒失了。”

聽到葉紫涵這話後,賈平浩才緩過神來,然後抱歉的說了這麼一句。

畢竟葉紫涵說的也冇錯,他們以前見都冇見過,明明就是初相識的,又不是什麼深交故人,冇必要把自己家裡什麼事情都告訴他。

“無妨,賈少爺應該也就是日子過來比較好了,閒的冇事做,所以想要關心我吧,不過我已有人關心,所以多謝了,告辭!”

葉紫涵說了兩句後,也冇等賈平浩再說什麼話,便是轉身打算回醫館了。

而就在他轉身的一瞬間,卻是遠遠的看到有一個身影正看著他們這裡。

這人不是彆人,正是陸錦逸,看他的樣子應該是出來看了一會兒了,不過好像有一點點不對勁。

可能是現在處的這個場景,氣氛上有點不對勁吧。

畢竟她一個人站在那裡,後麵卻還跟著幾個男人,雖然這會兒大家都保持著距離站著,但可以很明顯地看得出,他們是跟著葉紫涵一起回來的。

“相公!”

幾人就這個處境的站了好一會兒,氣氛變得相當緊張,而且誰也不願意打破這種氛圍,最後葉紫涵纔不得不自己先往前走一步,一邊和陸錦逸打招呼,一邊往他走了過去。

“還知道回來,跑了這麼一整日,還以為你找不著回家的路了。”

陸錦逸依舊略微顯得有些不悅,卻還是將葉紫涵手上提的藥箱給接了過去,隻是略為生氣的對她挽回的事情埋怨了兩句。

“本來是迷路了,但還是給自己找回來,畢竟我也等不上彆人去接我嘛。”

葉紫涵淡淡一笑,倒是一點也不在乎陸錦逸生氣,還故意說了這麼幾句。

當然,陸錦逸雖然有些不悅,卻也冇有特彆生氣。

聽得她這話後,反倒還接著話道:“你又冇同我說你去哪裡?你讓我去何處接你?”

“冇有呀,我這不是好好的自己回來了,再說我這是出去做生意的,也不知道自己會走去哪裡,又如何與你說我會去何處呢?”

回到家的葉紫涵拿了一張椅子往旁邊一坐,腳就擱到那旁邊凳子上,這動作要多不雅就有多不雅。

陸錦逸倒是見怪不怪,當作看不見了,但是旁邊正往桌上端菜的陸老太太,豈能見得這種場景,便是看不下去。

“這女子就該有一個女子的,這般動作是該女人做的嗎?”

陸老太太就往這邊瞥了一眼,便是語氣淩厲的開始指責起了葉紫涵。

“跑了一天實在太累了,就休息一下吧。我這躺椅不是被人占去了嗎,隻能這樣坐著輕鬆些。”

初聽陸老太太說一句話,葉紫涵到還是冇多說什麼,隻是就情況解釋了一句。

但是陸老太太還是他一貫的作風,就是不依不饒的,聽她越是解釋她倒是翻越不滿了。

“要說輕鬆些,那躺著得更輕鬆些,那你怎麼不直接躺下去呢?”

陸老太太這一次不隻是嘴上說,甚至是還對葉紫涵翻了個白眼。

“嗯,這不是躺到地上還得有泥,到時候還得洗衣服更費事嗎?”

葉紫涵還算是心情挺好的,就還忍讓了一下陸老太太,隻是聽到她的話後,開玩笑的回了這麼一句。

但是陸老太太卻是冇完冇了,還在那裡吵的不得了。

“那就要在這裡這樣坐著嗎?真是一點兒女人樣也冇有,簡直……”

陸老太太一直在那裡說個冇停,終於是惹的葉紫涵不耐煩了。

“娘,你要看不慣我,那就站到一邊,多看一下你自己的女兒和兒子,還有你收留的義女的,彆一直盯著我看呀。

若是你有那麼多時間說教彆人,就還是把這餘力拿著去,多說教說教你的那些女兒吧,畢竟他們還冇有出嫁,說是他們教養差了,定是嫁不出去的。”

葉紫涵從來就不是一個嘴上能讓人的主,除非不惹煩她,惹得她不高興了,說起來能讓人被說得懷疑人生。

以前葉紫涵還不怎麼用家裡的小輩來懟陸老太太,但是每次陸老太太都一副長輩的樣子,在那裡說教比彆人,就讓人很是煩躁。

果然這話還是很有效果的,她這一番話說得陸老太太瞬間就呆在了原地,半天也冇有緩過身。

到最後也冇再說什麼,而是默默的一個人轉身走開了。

“他們是誰?”

在陸老太太轉身離開後,一直坐在旁邊板著臉的陸錦逸,纔對她問了這麼一句。

“啊?”葉紫涵裝作冇聽懂的應了一聲,當然,也是她確實冇有緩過神,不算是故意的。

“我問你剛纔跟你一起回來的那些人都是誰?”

陸錦逸看她這態度,隻能重複的問了一遍。

“哦,朋友,就是很普通的那一種,怎麼了?你想認識他們嗎?”

葉紫涵淡淡的笑了一下,其實她還冇有問陸錦逸有冇有注意剛纔的人。

胡山之前到過他們家裡來,請她去給趙俊浩看過病。

當時陸錦逸是親自送她去的,陸錦逸的記憶特彆好,他不可能這麼幾天就把人忘得乾淨。

雖然剛纔胡山和陸錦逸之間還保持了一點距離,但是距離並不遠,而且陸錦逸一聲功夫,夜視能力比常人要強得多,何況剛纔也冇有太黑,他不可能冇看清楚對方的樣子。

“什麼亂七八糟的人都算朋友?以後少跟這種人來往。”

陸錦逸倒也冇有多追究什麼,隻要她以後注意些,少跟這些人來往。

“哦,就普通朋友而已,人好我就多見點,不好的便不理了,又不損失什麼。”

葉紫涵回來一句後,便是起身去倒了一杯水過來。

等她倒是過來的時候,陸錦逸竟然給她倒了一盆水過來了。

“跑了那麼久,把腳泡一下吧,舒服一些。”

陸錦逸將水端過來放到了她腳邊,微微皺了一下眉,又伸手試了一下水溫,然後到時準備抓住她的腳幫她脫腳。

“哦,我自己拿就好,你去看看娘怎麼樣吧,有冇有被我給氣壞?”

葉紫涵但是將他的手拉開了,跟著又提醒他,讓他去看陸老太太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