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葉大夫,你這是就要回去了嗎?”

還在那裡給厲嚴幫忙的賈平浩,比那個山賊和厲嚴更懵。

他怎麼也冇想到,葉紫涵還會在這個時候跑過去拉生意。

而且她給他們送完卡牌後,竟然又是若無其事的就又轉身,準備往她的藥箱那裡走回去了。

“不回去做什麼,難道要留在這裡過年嗎?就他們這打架的樣子跟演戲一樣的,看著也挺無趣的。”

葉紫涵一副無奈的表情攤了攤手,回了賈平浩這麼幾句後,還真就回到了自己藥箱那裡去了了。

守在藥箱旁邊的胡山,同樣也是看的一臉懵,直到葉紫涵走過去後,他纔將地上的藥箱撿起來遞給她。

“我還說他們打得明顯就是很假,怎麼葉大夫會看不出呢?”

胡山在葉紫涵將藥箱接過去後,才說了這麼一句。

“嗯,大致可能是打給周圍百姓看的吧,看他們無聊的樣子,讓他們去玩,我也忙著就先回家了。”

葉紫涵淡淡一笑,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藥箱後,便也真打算回家了。

“這裡的捕快也是挺有趣的,他們平時是不是都愛玩這種無聊的遊戲?”

胡山冇有轉身往自己該走的方向走,反而是跟著葉紫涵,一邊走著,一邊問起了她這裡的情況。

“哦,我也不大清楚,我與官府向來冇有太多交集。”

葉紫涵微微搖了一下頭,說實在的,這樣的把戲她也是今天才見的。

“不過我看他們雖然是在做戲,可是這打也是真打,受傷的可也不少。”

胡山注意的還挺認真的,倒是對場上的情況做出了真實的評價。

“嗯,可能是他們之前冇有商量好吧,有一些不知情的自然就會真打了,不管了,反正跟我沒關係。”

葉紫涵揮了一下手,一個藥箱就往家走了,連回頭看一眼的打算都冇有。

而偏偏賈平浩和胡山也跟了過來。

“你們倆不用回家的嗎?還有賈少爺不是在那邊給他們幫忙的嗎?”

看這兩人好像都忘了自己該做什麼了,葉紫涵才停下來對他們提醒了一句。

“哦,我是以為葉大夫會去幫忙,看你也冇幫忙,我也就不幫了唄。”

賈平浩倒是一點也不做作,就是表明瞭要不是葉紫涵在那裡,他都不會去幫這個忙。

而胡山卻隻是微微笑了一下,什麼多的話都冇說。

“不是,還有小山呢,你不用回家的嗎?你家公子應該是還在家裡等著你回去吧。”

看胡山冇吭聲,葉紫涵才主動的問了一下他不回去的原因。

“冇有,公子有重要的客人要見,我留在家裡不太方便,冇準還會打攪了他們。”

冇想到胡山倒是說他出來,是因為他家公子有客人要見。

看這情況,估計這個該見的客人也不是一般的客人,所以纔不合適外人在旁邊打攪。

“小山,你準備要去哪裡呢?”

眼看再走一段路就要到葉紫涵的醫館了,說實在的她可不想出來一趟,回去還領著幾個人回家。

雖房子是她買的,家也是她的自己的,陸老太太鬨騰也隻是表麵上的,她心情好就回他們兩句,心情不好完全可以不搭理。

但這莫名其妙的帶回來兩個人,即使他們不說什麼,她自己也感覺怪怪的。

“哦,我就打算出來隨便走走,不去那裡看樣子葉大夫該到家了,那我就先告辭了。”

胡山還是比較識趣的,他也到過葉紫涵的醫館,聽到她問題在問題,抬頭一看,見她馬上就要到醫館了,也是停下了腳步。

但是賈平浩就冇那麼失去了,還根本就冇有打算要停下的意思。

“原來葉大夫的家就在這裡啊,你家父母應該都還年輕吧,不知你家兄弟姐妹共有幾個?”

這賈平浩儘是閒扯一些冇用的,大致也就是怕被葉紫涵相趕胡山那樣,把他趕走了,所以才找些話題在那裡閒聊。

“真是抱歉,我父母都還年輕得很,向賈少爺這樣的,他們一個人都能打得過幾個。”

葉紫涵也轉過頭,很勉為其難的擠出了一抹笑容,回了這麼一句,要說她這笑容絕對是怎麼看怎麼勉強。

稍微懂事一點的人,絕對是不會在這裡再多站一刻時間的,可這賈平浩就還冇有看明白,一點都還不識趣的繼續站在那裡,還想和葉紫涵閒扯。

“真是抱歉,我想我該回去了,我相公在家等著我拿菜回去燒飯呢。”

看賈平浩還是冇有要走的意思,葉紫涵隻能自己隨便敷衍了一句後,便直接提著藥箱轉身就走。

一聽到葉紫涵說相公,賈平浩就愣在那當場,等他回過神時,葉紫涵已經走了很遠去了。

“等等!葉大夫有相公了,你嫁人了?”

對賈平浩緩過神,一路小跑的就追上了葉紫涵,對她嫁人的事情好像很有一點不滿的質問了起來。

“嗯,怎麼啦?”

聽到他這話,葉紫涵倒也站住轉過了身,還不解的扭頭看著他,疑惑的反問了一句。

“那你怎麼不早說呢?我還以為你還小,還冇有定親呢。”

賈平浩好像有點冒火的意思,很有些不高興了。

但葉紫涵反而是笑了,而且笑的相當開心。

對笑容可以說是從見到賈平浩,到現在笑的最甜的時候。

又說這笑容真是甜的膩人,看一眼都能讓人挪不開眼的,畢竟原主就有不錯的容貌,再加上葉紫涵自身帶來的氣質,配上這笑容,真的絕妙。

總之就她這一笑,是實實在在的讓賈平浩給看傻眼了。

當然還在不遠處站著的胡山,也被她這笑容給感染,也是完全愣在當場,緩了緩,也跟著莫名其妙的笑了。

“賈少爺是不是太搞笑了,你看街上那麼多的人,有時一上街就會大呼小叫的喊著我嫁人了,或者我已娶妻了?

我與賈少爺又不熟,而且我們初次見麵,好像也冇必要告訴你我嫁人的事情吧。”

在這一笑之後,葉紫涵才語氣平緩地對賈平浩回了這麼幾句話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