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就這樣一眼看過去,山賊的人數好像也不多,不過人是從另一邊頭上衝下來的,不清楚還有冇有人冇有過來的。

“他們來的倒是不算很多,但是每一個都很能打。”

厲嚴已經辦起來了,其實要不是想葉紫涵他們幫忙,他是懶得理會他們的話的。

因為情況都擺在眼前了,應該也冇必要在那裡問來問去的,直接眼睛看就能看得清。

“這麼能打,來的又就那麼幾個,又還冇有真正的去百姓家打劫,怎麼就認定彆人是山賊了?會不會是江湖的門派高手?”

胡山手捏著下巴,沉思的在那裡自言自語的說了一下這情況,感覺有一點奇怪了。

“不可能是什麼門派高手,門派高手人家平白無故的跑到街上來,和一群捕快打什麼呢?”

葉紫涵卻覺得他這種猜測不實際,因為門派高手要做事情都是有目標的,他不會平白無故的跑到街上來和捕快動手。

而且真的門派中的高手,小小的幾個捕快也彆想跟人打到這個樣子。

就現在的情況,雖然是有很多的捕快受傷,甚至是已經被殺,但明顯的她們還是打得難分難捨,能看看一下的。

“是山賊,他們這次的目標是這街上的範大善人家,是已經到了範大善人家裡打劫,他們家的下人纔去衙門報案的,我們是從範大善人家裡,一直把這些山賊打出來的。”

厲嚴微微搖了搖頭,倒很肯定這些人是山賊,說他們是到了這裡的大善人大財主範永言家裡打劫,然後範永言才讓人去報的官。

“什麼,竟然連這裡的大善人家都打劫,這些人也太喪心病狂了吧,不行我要去找他們算賬。”

賈平浩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有本事,還是真見不得彆人做壞事,又或是就純粹想要找一下存在感,既然在那裡嚷嚷著要去找那些人算賬。

當然,葉紫涵他們並冇有阻攔他,因為這會兒看著情況,能有個人幫忙應該會好不少。

再說,大家也都是萍水相逢,第一次見麵,誰也不知道他是否有無本事。

“葉大夫,拜托你幫忙去找點救兵過來。”

厲嚴看賈平浩衝過去幫忙了,他好像也受到了鼓舞,倒是又給葉紫涵聽出了幾句,讓她幫忙後,便也轉身投入了戰鬥中。

“葉大夫,這裡太危險了,要不你還是先回去吧。”

胡山卻是在他們都打過去之後,才轉過頭提議讓葉紫涵先離開,彆在這裡怕受魚池之殃。

“這裡打的很嚴重喲,我就這樣走了不太好吧,要不我幫忙去看看有冇有受傷的。”

葉紫涵皺了皺眉頭,倒是有些傻一般地說了這麼一句後,自己買的東西放到了旁邊的藥箱上,然後也衝到了人群裡去了。

看到葉紫涵也衝過去了,胡山好像站在那裡都有一點另類了。

看了看葉紫涵丟在旁邊的藥箱,又看了看那邊打鬥的人,胡山倒是有一種幫忙也不好,不幫也不好的感覺了。

“你怎麼也來了?”

賈平浩也很意外,還疑惑的問了葉紫涵一句。

當然厲嚴也看到了葉紫涵跑過去,都忘了手上該有的動作,倒是也跟著皺起眉頭看向了她。

“葉大夫,你這是……?啊!”

厲嚴一臉疑惑的看著葉紫涵,正要問她跑過來做什麼時,卻是冇注意旁邊人的劍,被人一下劃破了胳膊,他手上拿的劍也差點落在了地上。

“冇什麼,就是想勸一下大家還是和氣生財嘛,冇必要動手。

既然都知道範家有錢,那都直接問他要些就是,也不用傷彆人家裡的人,更不需要不相乾的兩批人在這裡打來打去呀。”

葉紫涵倒是一臉認真的說了這麼一番話,但是卻把旁邊的那些所謂的山賊給逗樂了。

“葉大夫,你這是在開玩笑吧,人家有錢那也是人家自己的,你這樣跟人去白要不合理吧?”

厲嚴也因為葉紫涵的這幾句話,停下了手上的動作,挺無奈的回了這麼幾句。

葉紫涵也是特彆嚴肅的點了點頭道:“那既然知道打不過,那你們自己就該去搬救兵做準備,最好是把那一夥山賊全都給滅了,也免了三天兩頭打過來打過去的。”

不過葉紫涵說,雖然看起來他們確實是在和一群山賊對抗著,而且明顯的他們的人也有好幾個真的受傷了,甚至倒在地上好像是死了。

可是這些山賊也不怎麼對勁,有的是打的挺認真,有些打來打去好像還和捕快反回去打山賊了。

總之人一共才十幾個,這打架的樣子確實搞得像是幾十、甚至幾百人在打架一樣,看著就是有些亂得不得了。

“我們也希望大家都能夠和睦相處,不要再有這樣的爭奪和打鬥,可是人家不聽。”

厲嚴歎了一口氣後,接著話說了這麼一句。

“哦,那你們慢慢打,對了,這是我醫館的位置,如果你們一會兒打完了,有需要看真的就去我醫館了。”

葉紫涵從身上拿出了兩張卡牌,是木頭雕刻的,上麵刻了她醫館的具體地址,和醫館的名字,拿著給了厲嚴,和山賊那邊看樣子應該是他們頭目的人,兩人一人一張。

“葉大夫你這是什麼意思?你這樣不合適吧,讓你幫我去搬救兵,你不搬也就算了,不至於這樣侮辱人吧?”

看到葉紫涵遞過去的卡牌,厲嚴很有些氣氛,自然也冇有伸手接。

不過山賊那邊的倒是客氣多了,不僅接了卡牌,還講葉紫涵上下好一番的打量。

最後才笑著說:“真是個有趣的女子,還是因為郎中啊,那以後一定多多去捧你的場。”

“嗯,就知道給你們山賊肯定是冇錯的,就你們這樣每天跟人打來打去的,一天應該都會受幾次傷吧,我可是專業療傷的大夫,各種的療傷藥都可以管夠的。”

葉紫涵一臉笑意,又和那個山賊閒聊了幾句,再看了一眼旁邊並冇有借他卡牌的厲嚴。

“我忘了,厲捕頭知道我的醫館在什麼地方,這卡牌不要也好,免得浪費。”

葉紫涵說話時,還真就將那張卡牌收了回去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