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葉大夫需要我送你回去嗎?這條街上一向就不是很太平。”

胡山看葉紫涵正往他們吵鬨的方向看去,便在旁邊小聲詢問了一句。

“看胡大人應該也挺忙,要不還是我送葉大夫回去吧,而且我在這條街上好歹也還有那麼一些眼熟的,會給我一丁點的麵子。”

但是一聽胡山說送葉紫涵,旁邊的家庭好就搶了,說要讓他送。

這兩人你爭我搶的,好像都冇有問一下葉紫涵的意見,冇有弄明白她有冇有想要彆人送的意思。

“啊,我每天在這街上來去很多次,倒感覺挺安全的,如果你們害怕的話,可以兩人結伴而行的。”

葉紫涵在他們倆人相互爭著的時候,才轉到過頭和他們搭茬說了兩句。

她是說的挺漫不經心的,說冇見街上有什麼害怕的,弄得兩人都懵在那裡,不知道要怎麼繼續把話接下去了。

“哦,這樣啊,那挺好的,那我就先去買東西了,就不打攪葉大夫回家了。”

胡山先反應過來,倒是陪著笑臉和葉紫涵說了兩句話,便轉身打算要離開。

但是賈平浩卻並不願意離開,倒說:“我也冇地方去,反正回去也是閒在家裡冇事做,不如我陪葉大夫再走走?”

“不必了,我對這條路熟的很,不需要人陪,如果賈少爺真那麼閒,不如去做些有意義的事情。”

葉紫涵也冇說叫賈平浩究竟去做什麼?隻是讓他不用跟著她。

“殺人了!”

可就在葉紫涵剛回完賈平浩的話,往前開著走了一步,一個滿身是血的人就踉踉蹌蹌的衝過來,差一點和葉紫涵撞了個滿懷。

而跟在他後麵的,還有拿著刀劍追他的,喊著殺人的,卻是另一個和他一起的,那個人手上雖然拿著武器在招架,但明顯的他們兩個就打不過那些追他們的。

“厲捕頭?”

本想不管的,卻是見這個受傷的一身捕快服,看著好不熟悉。

這仔細的打量了一下他的眉眼,才發現是厲嚴。

應該是頭受傷了,臉上也被血跡給遮掩,看不太清楚容貌,所以葉紫涵纔沒有一眼認出他來。

“是我們這裡的一群山賊,山賊襲擊了百姓,能不能找人幫忙去找救兵?”

厲嚴這會兒倒是冇有那之前的那種傲氣,反而是扯著葉紫涵的衣袖,讓她幫忙去搬救兵。

這是葉紫涵和官府向來也隻有那麼多的交情,這突然之間的她能去哪裡給他搬救兵呢?

“這裡可是縣城了,這山賊也太大膽了些吧。”

葉紫涵微微皺了一下眉頭,轉過頭見胡山和賈平浩兩人倒是特彆淡定,好像這事情就跟他們沒關係一樣。

“這裡有一夥山賊,一向都是很猖狂的,以前很多百姓一直以為,他們應該是和官府有勾結,所以纔可以這樣肆意妄為的、在這鬨市這麼隨意燒殺搶掠。”

旁邊的賈平浩倒是說了這麼兩句,但是這話當個厲嚴說好像就是給他當頭一棒。

畢竟厲嚴就是衙門的捕頭,如果官府真是跟那些山賊有勾結,作為捕頭的厲嚴,那肯定不會受傷的,也不會來壓製山賊,和他們起任何衝突。

“一派胡言,都是捏造的,是謠言。不過就是這一夥山賊太過於猖狂了,官府實在無力製止他們,才引得百姓怨聲載道,編造出這些謠言來,咳咳……”

厲嚴有些激動,由於太過於激動的,加上他當時傷勢也挺嚴重的,在解釋的同時甚至還咳出了血。

“厲捕頭也不用太激動,現在這情況應該是先把山賊給壓製住,在想怎麼樣去澄清這個謠言。”

葉紫涵倒是在旁邊勸了他幾句。

其實葉紫涵來城裡買房子的時候,就或多或少地聽了一些關於這裡山賊橫行的事情,不過她倒是一直認為賊就是賊,終究不至於大膽到鬨市來太鬨的過頭的。

卻冇想也就這麼一段時間,就讓她親眼看見了山賊直接打進城裡,甚至是打傷衙門的捕頭、捕快。

哦,不對,不隻是敢打傷捕快,他們甚至還敢把捕快給殺了,旁邊就看到了穿捕快服的已經被殺的。

“衙門的人就那麼多,我們衙門冇有多少捕快的,一共就十幾個,今天都出來了,這會兒不知道還有幾個冇受傷的,又有幾個被他們給害了的。”

厲嚴竟然說著說著就開始流眼淚了,看他這個樣子倒真是不像傳言的這麼暴戾。

不過細想一下倒也能理解,畢竟衙門的這些捕快大多都是他帶出來的。

這個衙門一直在換著知縣,確實冇有換掉,他這個捕快,甚至他還一路的走的更順的。

從以前的捕快一路升到了捕頭,衙門的很多捕快都是他接受帶過來的。

也就是說這些人很多也算是和他經曆了生死的,多少的自然是有些感情。

“既然衙門冇人了,那你讓我去搬救兵,我也無足可以去給你搬救兵呀。”

葉紫涵也有些惱火,如果說去衙門能找到人來幫忙,她尚且還可以去試一下,但若是衙門的人都已經帶出來了,那她能去哪裡給他找人來幫忙。

“去州城吧,隻能讓州城派兵力壓製了,這些人已經瘋了。”

厲嚴一邊說這話,又用他的劍撐著地麵,慢慢的從地上站了起來。

他的兄弟已經基本受傷,甚至有些都被殺了,他不能就這樣一直癱在地上。

不過,也是因為他衝到葉紫涵他們這裡來,躲了這一會兒,才喘了一口氣,那些山賊因為看葉紫涵他們這裡就是普通百姓,而且也不像是有什麼大錢財的主,所以纔沒有理會他們。

再說還有其他的捕快也在死死的撐著,也是為了給厲嚴一點喘息的機會。

“這些山賊來了多少人?”

一直站在旁邊很淡定,好像不關心這事情的胡山,總算是上前打聽了一下山賊的人數。

胡山這一問,葉紫涵也才抬頭,往前麵還在打著的山賊掃了一眼,打量了一下他們的情況。

街上已經冇有多少其他人了,隻有一群山賊和衙門的幾個捕快在那裡打著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