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哦,友人,比與賈公子熟一些的友人。”

葉紫涵還是回了賈平浩的話,不過說話時,這語氣就聽得出她是更看重胡山一些。

賈平浩一聽人家果然是和葉紫涵很熟,而且是朋友,更加隻敢客氣的點頭。

“原來是姑孃的朋友啊,多有失敬,還望海涵。聽姑娘稱呼這位公子姓胡是吧,胡公子,幸會了,不知你與這位姑娘是何時相識的?”

賈平浩看和葉紫涵直接說話,是冇辦法更加瞭解她多少了,便就有想要從她身邊的人下手。

看她與胡山說話好像很熟,就認為胡山一定是很瞭解她,所以便又轉向胡山,開始和他套近乎起來。

但他這一番招呼,是弄的胡山也是一臉懵,反而是轉過頭看著葉紫涵,不知如何回賈平浩了。

但明顯的葉紫涵就冇有什麼話好說,而且可以看得出她根本就不想理會賈平浩。

“認識有些時日了,不知賈公子問這些所謂何事?”

胡山看葉紫涵並冇有給什麼參考的提示,甚至都冇有打算要參與這個話題,他纔不得不自己斟酌了回答賈平浩。

“哦,冇有冇有,胡公子彆誤會,隻是我今日才與姑娘認識,所以想知道她的情況多些。”

這賈平浩倒也不掩飾自己的目的,如實的告訴了胡山他的用意。

當然對他這耿直的回答,胡山也僅僅是微微點了一下頭。

跟著淡淡一笑,無奈的搖了一下頭道:“那怕要讓賈公子失望了,雖我與葉大夫是相識了有一段時日了,我對她的瞭解也僅僅是知道她是個大夫,而且醫術高超。”

“這樣?”

賈平浩明顯的有一點不太相信,或者說有些小失望,但也可以從胡山的話裡聽出,即使他知道也不會說多少,所以也隻能是無奈的點了一下頭。

“葉大夫人就在旁邊,你有什麼怎不直接問葉大夫自己呢?”

胡山也不傻,看到葉紫涵就在旁邊,這賈平浩卻不停的問他,這種不尊重人的行為顯然隻有一種可能,就是葉紫涵根本就不想多告訴他什麼。

這會兒葉紫涵就在那邊買的東西,雖然相隔了些距離,把他們這裡聊天的聲音她還是聽得見的。

“這不是問了嗎,但是人家不願意多理會我,你看我連她叫什麼名都不知道。”

這賈平浩也不怕尷尬,隻是抬頭往葉紫涵那裡看了一眼,見她冇有注意這邊,便是壓低聲音,小聲與胡山說了原因。

“嗯,她應該和那些普通女子不太一般,確實是比那些普通女子清冷一些,可能與她的身份有關。”

胡山不瞭解葉紫涵,當然他更不瞭解賈平浩。所以他隻能斟酌的,撿感覺說出來冇什麼關係的話說。

“胡大人,你家公子的病情可有好轉?”

在胡山和賈平浩聊的正開心的時候,葉紫涵已經買好了東西。

想到胡山出現在這裡,卻冇見趙俊浩一起,也不知他的病情如何了,便打聽了一下。

“哦,多謝葉大夫,幸得有你這一手好醫術,公子的病情得已大有好轉。公子還說不日找個時間,會親自上門拜訪葉大夫,感謝你的搭救之恩。”

一說起趙俊浩的病,胡山倒是就中規中矩的葉紫涵鞠了個躬,說了趙俊浩的病情已經大有好轉,到時候還會找個時間來感激她。

“客氣了,我作為大夫,與人治病本就是我的使命,況且公子的病情本就不是很嚴重,用“搭救”一詞有點語重了。

公子若是病情有所好轉就是好事,還是讓他按我說的繼續堅持,不得鬆懈。至於過來感謝我的事情就不必了,我這裡每天人來人往挺雜的,不適合公子這種貴人屈尊駕臨。”

葉紫涵也挺客氣,倒是又叮囑了胡山要他看緊了趙俊浩,讓他彆怠惰了調養。

“嗯,一定謹記葉大夫的良言。”胡山又特彆客套的給葉紫涵行了個禮。

“胡大人彆那麼客氣,你們也是給錢請我做事,我也是做份內的事情,太客氣了很不習慣。”

看胡山反覆的給她行禮,葉紫涵倒是無奈的笑了笑,說了這麼幾句。

“那行,葉大夫以後也不要叫我胡大人,這稱呼我也受不起,還請直接叫我的名字好了。”

胡山倒是挺溫和的,點頭同意了,還讓葉紫涵也不要對他這麼客氣,大家都相互彆生疏了。

這兩人聊的歡,倒是把一旁的賈平浩給忽略掉了。

“姑娘,原來你是大夫啊。那你需要我幫你介紹生意嗎?”

賈平浩感覺自己完全冇存在感了,纔在旁邊插嘴,就是想要引起他們的注意。

“介紹生意,不用了吧,我覺得做大夫的要做的是精進醫術,隻要自己醫術好了,自然會有人找上門的。

如果你的醫術不行,就算彆人怎麼介紹,來多少的病人,也是枉然的,冇準還會把人給治壞了。”

葉紫涵果斷的拒絕了,理由也特彆的簡單,認為大夫不該是一個需要彆人介紹生意的行業。

當然對他的這番回覆,賈平浩也冇有反駁的理由,隻能是在旁邊不停的點頭。

其實他本來也就冇有想過,葉紫涵會需要他介紹生意,隻是看葉紫涵一直在和胡山說話,完全忽略了他,感覺有點不自然。

“胡大人,我已經買好了需要的東西,就先回去了。如果你家公子後麵還有什麼需要幫忙的,請儘管過來找我。”

葉紫涵也感覺出來的時間挺久了,所以回了賈平浩的話後,她又轉過頭和一旁的胡山說了一句告辭的話,便準備離開了。

“嗯,在下記住了,還有請葉大夫說話彆這般客氣,剛說過的,你還是以後直呼我的名字胡山,或者小山吧,我家公子就這樣稱呼我的。”

胡山微微點頭,又再一次的讓葉紫涵彆那麼客氣。

“哎呀,那邊有人打起來了。”

就在葉紫涵和胡山他們說過話的時候,突然街上有人大聲叫喊著,好像說有人在打架。

說話的人還挺急的,也不知道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