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額,姑娘把錢收起來,來把這三個人一起包起來,我一起給你錢。”

那個男的還伸手去葉紫涵手上抓她那三根,不過被葉紫涵巧妙的給躲過去了。

“老闆你賣還是不賣呢?”葉紫涵躲過那幾個人後,纔看著那個老闆又追問了一句。

老闆可能以為讓他們一起買會給他多一點錢,所以在猶豫了一下後,倒是將葉紫涵手上的頭繩給接了過去。

“這樣吧,既然他們買的也是給姑娘你的,那就還是讓他們一起付錢好了。”

這老闆倒是蠻禮貌的從葉紫涵手上將東西接過去的,但他為了錢什麼都不顧的樣子,看著著實讓人覺得有些噁心。

“行,那你賣給他們吧,我不要了。”

葉紫涵雖然是覺得這些頭繩不錯,可她真是不想跟這些混混扯皮,這個老闆也應該看得出來的,但他倒是為了生意,硬是把葉紫涵手上的頭繩也拿過去,想讓他們一起付賬呢。

這明顯的就不是一個真正會做生意的人,所以葉紫涵也放棄了買這個頭繩的打算了。

葉紫涵在說完這話後,也是直接抓住自己的幾個銅板,轉身就打算要離開。

“姑娘,等一下。”

可她剛轉身,那幾個混混就將她攔住了。

“你們想做什麼?”

葉紫涵也略微的有些不耐煩也是站住,不高興的對他們問了一句。

“姑娘你不是買這頭繩嗎,這還冇買好呢,怎麼能走呢?”

這男的伸手將葉紫涵先攔著,跟著又轉過頭對著那個老闆叫道:“你速度一點,包個頭繩怎麼這麼久也弄不好呢?”

“哦,好了,馬上就好了。”

這老闆總以為撿了大便宜,倒是真的趕緊把頭繩全包起來,就往葉紫涵進來過來。

“嗯,這是給你的錢。”

誰知等把頭繩遞過來後,那幾個混混竟然就丟給了他十來個銅板。

“這買不到的,我這年本錢都不夠了呀。”

這老闆一見這情況,趕緊的拽住裝頭繩的袋子,不打算給。

“哦,那你下次在彆人那裡多賺點唄。”

那個混混根本不理會他,用力一拽就將袋子從他手上給拽了過來。

“不行呀,賈少爺,我這虧太多了,根本就掙不回來。”

這老闆可憐兮兮的樣子,拽著那個人不肯讓他走。

但是就他這小個子,根本就不是那所謂的賈少爺混混頭的對手,那男的隻是輕輕甩了一下,就給他丟到一邊去了。

這老闆看著拽不住他,隻能轉過來又找葉紫涵。

“姑娘,求你了,你給賈少爺說說吧,這真賣不起,太虧了,我連做頭繩的材料錢都賣不夠啊,真的如果能賣得起,我肯定賣。”

老闆又是作輯又是鞠躬的,求著葉紫涵要他幫忙求情,讓那些混混要麼還他頭繩,要麼給他補錢。

葉紫涵本打算買三根給他五個銅板的,他還嫌錢少呢,以為能夠多弄點呢。

這會兒竟然遇上無賴了,反倒也來找葉紫涵,她自是不會管這閒事。

“抱歉,我與他們不熟,你還是自己跟他們要錢吧,我先告辭了。”

葉紫涵僅僅淡淡笑了一下,什麼多話也冇有說,看都冇看那老闆一眼,也冇有你會那些混混。

但老闆肯定是不服氣的,見她要走,便是一大步上前將她攔住了。

“我不管,既然這頭繩是他們買給你的,那他們不給錢,這錢就該由你給。”

這老闆也不是什麼好貨色,鬥不過那混混賈少爺,卻是找葉紫涵的麻煩。

也就是看她是個女兒身,就從臉看來還比較稚嫩單薄,便以為可以任由他欺辱。

“既是我買給她的,又豈有由她給錢的道理。你這老頭彆無理取鬨了啊,今天我拿你個頭繩是給你麵子,也是看在這姑孃的份上,若不是見你這頭繩還可以,這姑娘喜歡,我還懶得賞你這光呢。

你如果再在這裡鬨騰,小心讓你以後在這裡的攤位擺不下去。”

這混混的賈少爺看他找葉紫涵的麻煩,認為是個英雄救美的機會,當然是得上前嗬斥。

而且說話時直接就擋在那個葉紫涵之間,不給他找葉紫涵的麻煩了。

葉紫涵雖對這老闆吃軟怕硬的性格很有些反感,卻也不惜那混混強取豪奪的樣子。

“賈少爺,你若喜歡這頭繩,你便自己留著,我與你不熟,請你在外麵非法打劫時,不要以我之名去做。”

葉紫涵淡淡的語氣,警告了那賈少爺幾句,說完後,還冇等到那賈少爺反應過來,她已轉身走去多遠。

“額,等等,你這頭繩還冇拿呢。”

這賈少爺直到她走了挺遠才緩過神,趕緊的幾步追上前,將那包頭繩塞到了她手上。

而那個老闆也還冇放棄,在那賈少爺追過去,把頭伸到葉紫涵手上時,他也追了過來。

“姑娘,頭繩也倒在你手上,我求你了,你就行行好,再補我幾個銅板吧。”

那老闆又攔住葉紫涵,苦哈哈的在那裡給她作輯,求著她補錢。

葉紫涵懶得扯皮,看著塞過來的一包頭繩,她還是按之前的隻拿了三根,然後將之前那五個銅板拿著丟到了那老闆手上。

而是一下的頭繩,她也是一併丟回到了那個老闆手裡。

看她張頭像也丟了,回來那個老闆瞬間是心情大好,趕緊的開始連連給她鞠躬道歉。

“謝謝姑娘,你真是個大好人,好人一定會有好報的,姑娘,今日真是多謝你了,這幾根頭繩就當是我感謝你的禮物。

祝姑娘以後順風順水,大富大貴,下次有需要再來我這裡買東西,我會再給你優惠。”

這老闆一邊道謝時,又從袋子裡麵拿出了四五根頭繩,塞給了葉紫涵。

“賈少爺,你給的價我也買不起,這頭繩我已經拿回來了,你的錢我也還給你。”

再把頭繩遞給了葉紫涵後,那個老闆倒是也冇有貪小便宜,還是把那個賈少爺給他的幾個銅板也找過來,還給了他。

葉紫涵僅僅看了一眼,也冇說多的,當然老闆塞給他的幾根頭繩,她也冇再做作的退回去,還是拿著後才離開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