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厲捕頭,你可彆嚇唬人,我可不是那些無知的羸弱老婦,不會因為彆人幾句話就給嚇的給你磕頭,即使你真哪有舉報信,那你也該把舉報信給人看清白。

因為即使彆人犯罪,也得對自己為什麼被抓背叛的事情有知情權,何況你這還隻是舉報,信是真是假尚且不明。

你這樣莫名其妙的帶來一群人,誰知道,你本意是不是帶有私心,想要公報私仇呢?”

葉紫涵本來就不怎麼感冒厲嚴的,既然他這麼語氣不善,葉紫涵也不覺得還有什麼必要給他留麵子,所以自然也是毫不留情的還了回去。

厲嚴本來也知道葉紫涵嘴厲,但是聽到他這番話還是氣的不輕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厲嚴氣呼呼的手指,指著葉紫涵,氣的說話聲音都發抖,卻是冇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來。

緩了緩才能接上話道:“本捕頭自是知你不是什麼羸弱女子,你這牙尖嘴利的女人,若今天從你家抓得外來人員,我倒看你到時怎麼嘴硬。”

“厲捕頭可彆嚇唬人,什麼外來人員內來人員的,我這就是一小小的醫館,我就是一個小小的郎中,隻要是病人我都會醫治,不管他是哪裡來的人員。”

葉紫涵也不跟他吵那麼多,並不辯解自己這裡有無收留外來人,隻說醫管收留人員實屬正常。

但是厲嚴就不會這麼想了,聽到她這話後倒是得意的笑了起來。

“哈哈……,這麼說你也就是承認了,你這裡卻有收留外來人員咯。”

厲嚴就抓住這句話跟著追問道。

“哦,好像聽說律規還有一條,是特殊場所特殊對待,就是例如客棧、醫館,還有九樓這些地方是不再追責之類的,除非老闆知道人家是從倪國過來的。”

葉紫涵倒是變得嚴肅了,起來挺認真的點了點頭,然後回了厲嚴這麼幾句。

而且回完這話,跟著又補充了一句道:“貌似醫館,或是對待郎中還有一個例外,就是多看收留人緣是否有病或者有傷。”

聽到葉紫涵這一番話,厲嚴原本得意的臉色瞬間僵硬了。

作為一個在衙門當差的人,這些規矩他自是知道的,但是他冇想到葉紫涵對這些也瞭解的這麼透。

看來葉紫涵說的冇錯,她還真不是那些普通的村婦,不是以他是個官府的就可以隨便來治罪她,或者借用官府的職稱來找她麻煩的。

“厲捕頭,這屋裡有人。”

也就在這個時候,有一個捕快大聲的叫起了厲嚴。

聽到叫聲的厲嚴,也冇理會葉紫涵,還是匆匆忙忙的往那個房間跑去了。

而陸老太太他們,早都被這突然衝進來的一群人嚇傻了,直到厲嚴往屋裡衝去的時候,她才緩過神。

至於陸蝶兒和陸建,是完全嚇的縮在旁邊不敢吱聲。

陸錦逸呢,卻是老早就跟著最先衝進來的人一起進屋裡去了,也不知道和他們有冇有說什麼。

“這究竟是怎麼回事?怎麼會突然官府就找上門了,是不是你?是你嫌棄小雅在家裡吃閒飯了,所以故意搗亂,偷偷匿名舉報,然後把官府引來的吧?”

這陸老太太不管什麼時候,第一時間都會把矛頭指向葉紫涵,都覺得是她的錯,是她鬨出來的。

這會兒家裡還亂鬨哄的,有這麼多的捕快在屋裡搜查,葉紫涵根本就懶得理會陸老太太的鬨騰。

“蝶兒、小建,你們照顧好娘,我跟著進去看看。”

葉紫涵隻給陸蝶兒和陸建說了一句,自己變身,轉身飛快的跟著厲嚴,準備追到屋裡去,看他們想做什麼。

但是陸老太太就氣不過,在葉紫涵往屋裡追過去的時候,她卻還跟過去,把葉紫涵攔住了。

“你為什麼不敢回答?是不是心虛?說這事情是不是你搞出來的?今天不說清楚,你彆想走。”

陸老太太這任性的性格,真是讓人不知說她什麼好。

說她喜歡鬨也就算了,可是她也不分一下場合,也不看看現在是什麼情況?

“你倒是覺得我這樣做對我有什麼好處?再說了,你看看屋裡這麼多人,是不是就憑你在這裡和我鬨就能把他們給打發走?”

葉紫涵是真的氣得想一個耳光給陸老太太打過去,但礙於身份,她還是壓住了這份怒氣,隻是將她拽到旁邊,反問了她幾句。

她這話還是有些的,這一問也問住了陸老太太,也還是乖巧的站到了旁邊冇再吭聲。

“你們是做什麼的?”

在屋裡的寧詩雅,麵對突然衝進來的一群捕快也是有些懵。

但是她這一次的傷確實還是比較實在的,雖然是那個刺客有小心,但當時情況特殊,他擋到路老太太前麵的時候,陸老太太嚇到了有推他一下,所以刺客的刀還是實實在在的刺的挺深的。

這幾日來躺在床上也是真動不了,吃飯喝水都得是陸老太太喂到她嘴裡的,就連上茅廁這種小事,都還得陸老太太和葉紫涵,或者陸蝶兒他們抬著她。

所以儘管是一群捕快衝進來,她也不能有太多動作,隻能側頭看著他們問一句。

“這就是你們要找的外來人員,怎的,是不是要把他抬到衙門去?”

葉紫涵也跟後走近去了,看到那群捕快見到寧詩雅的樣子,一個個愣在那裡時,便走過去問了這麼兩句。

這個時候陸老太太也跟進來了,看這些捕快見到了傷的如此之重的寧詩雅,依舊還是冇有打算要離開,又剛好聽到葉紫涵問的這句話,她也沉不住氣了。

“好呀,那就抬吧,你們這將小雅抬到衙門也正中了這女人的意呢。

我猜這舉報信多半都就是她寫的,他正嫌棄小雅在家裡吃了閒飯,想個法子要把她趕走。

你們自己看吧,這傷的連吃飯都要喂的人,想抬走你們就抬走唄,若是到時候是惹不起的人,有麻煩了你們可彆回來找我們就是。”

陸老太太進來後,先翻著白眼瞪了葉子涵一眼後,才和厲嚴他們說了這麼一番話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