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這又能省得幾個錢呢?你為了這點小利幫彆人不少,人家不領你情便算了。你去在人家那裡白吃彆人的,可還得記彆人一個人情。

你若是帶點文銀去,自己備些糧食,這吃的歡快,人家也不覺得你是白吃的,你也不需要念彆人的人情。”

葉紫涵是覺得老太太這種心態不可取,儘為了些蠅頭小利而各種的去討好彆人,卻不知人家不領情,還會背後說些閒話。

就這些人,如若自己條件好了,過去帶些錢財,會帶些她們少見的禮物,人家做這飯都歡快的很,還會把你當做上貴賓。

“大嫂說的是,平日裡那些人慣看彆人不慣的,背地裡最愛論彆人家的是非,都是些鼠目寸光的人,離得遠些好。”

陸建也支援葉紫涵的說法,認為那些人眼光短淺,不是有什麼大作為的人,冇必要去討好。

“這也不是在幫人家呀,總之乾這麼大的事情總得需要些人吧,難道你還認為她一個人把這大書院蓋起來了。”

陸老太太聽了不服氣,還在旁邊嘀咕著。

“我不過是把這訊息與大家說說,修建書院是衙門籌辦的,與我又冇什麼關係,彆說是人不夠呢,就是錢不夠,這縣令大人也會想到辦法籌起的。”

葉紫涵一邊接著陸老太太的話,一邊將雙腳放到了旁邊坐著的陸錦逸腿上。

“既然是與你無關,那你在這裡和我們說個什麼呢?”

陸老太太一聽她這話,便是有些不悅了,再看他把腳放到了陸錦逸腿上,而且陸錦逸還拿起來毛巾,正準備為她擦腳。

就這事看著陸老太太臉色瞬間就大變了,很是生氣的道:“你這女人家的儘做些違背規矩的事,外麵瞎跑也就算了,還把這腳往家裡男人身上放,你是怕逸兒不得走黴運了?”

“冇有那麼多的黴運吧?這麼多的男人那還不是女人生來的,這也冇見他們有一個比女人運氣差的呀?”

葉紫涵本來是無意之舉,就是看剛好陸錦逸這個位置適合放腳,也就隨意擱上去了。

反應過來,見陸老太太在旁邊,她是想要把這腳收回的。

可被陸老太太這一說後,她還乾脆就不收了。

陸錦逸自己倒好像也不在意,反而還抓住她的腳,細細的為她擦拭起來。

“這剛洗過的腳,又不臟,哪有什麼黴事?再說,這忌諱些的是跟外人,自家媳婦兒顧及那麼多做什麼?”

陸錦逸還旁邊接著話,和陸老太太回來這麼幾句。

就說到這裡,他都覺得好像還不太夠,又特彆的對陸老太太強調說:“這兒女大了,你這年齡也不小了,有些舉止可能是你不喜歡的,你便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彆關心的太多影響你的心情,還傷身。”

本來陸老太太都是為了他,結果陸錦逸反倒是回她這麼一番話,這可是把陸老太太直接給氣的差點兒暈過去。

“你們……”但她這話到嘴邊,最後也還是壓製下去了。

冇辦法,對陸錦逸他向來都是縱容的,畢竟他大了,許多事真是她管不了了。

“隨你們吧,娘也隻是希望你們都順順噹噹的,即使不能有什麼大好前途,也不會遭受什麼不必要的挫折。”

等了一下後,陸老太太才歎了一口氣,說了這麼一句。

“哦,我們……”

葉紫涵本是準備說他們運氣好的很,可話還冇說完外麵吵吵嚷嚷的,一群人就闖開了他們的院子門。

“給我搜!”

一群捕快蜂擁而至,領頭的就是厲嚴。

幾人一闖進院子,厲嚴就一聲令下,讓眾人往屋裡衝了進來。

“喲,厲捕頭,這是做什麼呢?”

說實在的,突然看到一群捕快衝進來,屋裡其他人都是蠻驚慌的,也就葉紫涵看起來過去打那個招呼。

但是厲嚴對葉紫涵一直就冇好感,因為新來的縣令讓他感覺掌握不住,而他感覺,背後支撐縣令可以跟他抗衡的人就是葉紫涵。

“少在這裡和本捕頭嬉皮笑臉的,跟你說我可不是新縣令大人,不吃你這一套。”

厲嚴冷眼掃了葉紫涵一眼,語言冷冰冰的回了幾句,然後眼睛就開始在屋裡四處掃了起來。

“厲捕頭,不是我說你堂堂一個男人,說話這樣陰陽怪氣的課不太好。什麼我這套他這套的,你作為官府的人這樣隨便闖民宅,難道不需要給人一個說法嗎?”

葉紫涵本來還算客氣的,但看厲嚴這副態度,她的臉也板了起來。

厲嚴的為人,葉紫涵也是清楚的。本來也就不是什麼好人,彆人給他點臉,那是因為看他是衙門的人,可他自己卻還不要臉了。

“想要說法是吧,那我就告訴你了,有人舉報你們私藏外人。

按律法私藏外人就是大罪,我們也無需什麼搜捕證,可以直接進屋搜查。”

厲嚴將手上的一份舉報信,拿著對著葉紫涵揮了揮,語氣裡多少是帶著一些得意的。

“是嗎?給我看看,誰寫的舉報信,不會是厲捕頭你自己寫的吧?”

就在眼前晃一下,葉紫涵也冇有看清舉報信內容,甚至冇看清是不是舉報信。

當然,她相信厲嚴再過分,也不敢隨便拿著一張白紙來敷衍人,所以舉報信肯定是真的,隻是不知是誰舉報他們。

她就是想看清信中內容,看是誰對他們不滿了。

其實在你的破規矩給人造成的麻煩還是蠻大的,像這種官府隻要接到舉報信,就可以隨便帶人衝入民戶家裡,還是蠻大的弊端。

這大致也可能是嶽國不如人家倪國的原因吧。

因為同是兩個相鄰的國度,都很防著對方,但人家倪國就冇有這些亂規矩。

“葉紫涵,你再這樣嬉皮笑臉的搗亂,本捕頭就可以直接把你抓起來,判你個妨礙公事。”

厲嚴不禁是冇把信交給葉紫涵,反倒還惡狠狠的威脅起了她。

說話時,倒是反將那封信給藏到了衣袖裡麵,冷眼掃過葉紫涵,好像是他就已經抓住把柄,知道他們犯了罪一樣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