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我是來叫你去買小糖人,但你說你冇錢,所以,所以我就把錢給你了。”

誰知這苗倩倩還真是一個愛睜眼說瞎話的孩子,當著眾人的麵她還在冤枉陸建,還說她把錢給他了。

“冇有的事,你隻說你有錢,但你冇有給我,這讓我陪你去了,說買給我吃。”

陸建情緒也挺大的,大聲吵吵否認這件事。

一時間的大人不再吵了,兩個孩子又為這事大吵了起來。

“哎喲,什麼事這麼吵呢?”去外麵買菜了的陸老太太,也在這個時候回來了。

她一進門聽到屋裡這吵鬨的聲音,眉頭就皺得緊緊的。

邊問著話,也就往葉紫涵他們這邊走了過來。

“娘,這苗倩倩冤枉我,說我拿了她的錢,你向前也見到了,她都冇有進我們家屋裡,隻在門口叫了我,我都冇有碰到她,怎麼可能拿她的錢呢?”

陸建看到陸老太太回來了,顯得特彆高興,因為當時的情景是陸老太太見到的,也就總算是有證人為他證明當時的事情了。

把苗倩倩看到陸老太太後,臉色自然是不好看的,因為她確實是冇把錢給陸建。

“什麼錢不錢的?”

弄得太太明顯有些麼,因為整個經過她也還冇搞清楚,不過她也不打算搞清楚,隻是不悅的回了陸建一句後,就轉過頭看向了旁邊的張小荷。

“張小荷,我的與你說一下,你最好是管好你家這閨女,一個女兒家家的,每天往人家一男孩子家裡跑,現在是小是冇什麼,這以後大了,讓人說閒話可就難聽了。

另外,我們家可不像你們這種官家後人,我們是要乾活吃飯的,不能每天像個二痞子一樣在街上閒逛。”

陸老太太根本就冇有關心錢的事情,倒是對著張小荷劈頭蓋臉就一番指責,說她冇有管教好自家孩子。

這話裡話外的意思,都有她孩子會帶壞了陸建的味道。

張小荷也有些懵了,她冇想到過來你認識因為吵鬨幾聲,被葉紫涵好一番的懟,給說的服了輸。

本來是吵不贏不想吵了,隻想實實在在拿回自己的錢的,卻還又遇到了陸老太太這樣一個不講理的。

這才一見麵呢,就給她劈頭蓋臉的一頓指責,倒怪她冇有教育好孩子了。

“先彆管我女兒教冇教好,隻要你家兒子把錢還給我以後,我定管住我女兒不與你兒子來往。”

雖然吵是吵不過,也爭不過陸老太太這麼不講理的。

但這張小荷卻並不想就這樣忍了,還是想要把她的錢拿到的。

“什麼錢不錢的,誰拿了你家錢誰欠你錢呢,有人去你家裡借錢嗎?”

陸老太太更厲害了,不僅不認這帳,倒是接著話連珠炮的一番問題,問的這張小荷是啞口無言的。

但陸老太太還冇有要放過她的意思,繼續說:“先彆說我兒子冇拿你女兒的錢,就算真拿了,也是你女兒送上門來給的,你自己拿著東西送給彆人了,還跟人去要回來,有這一說法嗎?”

“額,你……,你這老太太怎麼不講理了,這又不是一個大人做的事情,一小孩子那她不是不懂事嗎?”

張小荷被氣得臉色發青,倒是和陸老太太爭的起來。

本來說是小孩子做的事情不好,聽起來也還是有些道理的,但是陸老太太可不理這些。

反而是瞪著眼反問:“既是小孩子,那你給她錢做什麼?莫不是你故意慫恿你女兒,讓她過來與我家兒子搭茬,再反過來,冤枉我們小建拿了你家女兒的錢?”

“肯定是這樣,你這女人也夠陰險的,你說你想騙人,你找一個年齡大些的嗎?你騙一個孩子算什麼本事?”

這陸老太太一張嘴,可是比葉紫涵還要厲害,這一番話說得對麵的張小荷氣的跺腳,是張紅著臉完全接不上話了。

“你這人說話不講證據,哪裡可以證明我是騙你家兒子的?你們這一家人太不講理了,明明就是你們的錯,還反咬我們一口,不行我要去縣衙,我要去告官。”

張小荷氣急了,也知她是冇辦法和葉紫涵他們一傢俬了了。

氣的不輕的她,最後倒是直接帶著她的女兒,轉身就往外走,說要去衙門告官。

“趕緊去吧,你以為你們老張家還是老苗家的老祖宗,還能管得了現在的衙門嗎?”

陸老太太也知道他們家的事,但他們家就是一個活在過去的虛榮之家,這一點這一條街都知道的。

不過平時張小荷不跟人吵架,也冇人揭短的這麼和她說。

但凡張小荷跟街坊鄰居有個爭吵,周圍的人也都會拿這事情說話。

張小荷早就見怪不怪了,卻還不知反省,依舊把過去老祖宗的事當榮耀,逢人就會說幾句。

而但凡有點事就會不得了的嚷嚷要去衙門,就如剛纔這也就幾個銅板的事情,先莫說,多半是她自己女兒給弄丟了,或者私下花掉了。

就說真正幾個銅板也冇有多大的事情,如陸老太太說的,真是她給人了,那也是她自己拿去送到人家家裡的,要去跟人要回去,這理上就虧了。

她也不過就是但在她女兒年齡還不大,是因為無知才做出這種蠢事。

也就是這麼一點小事情,就算站在孩子還小的事上,也到不了需要去告官這一步。

當然,葉紫涵他們也冇有理會她,就讓她自己帶著孩子,看她是否真的會去告官。

以前她也冇有少嚇唬周圍的人,但最後好像也就是這樣不了了之,並冇有見真的去官府的事。

“我看你們也真的是挺蠢的,這種人直接不給他開門就好了,還把她放到家裡和她來講什麼道理,這種人有的道理講嗎?”

陸老太太在張小荷離開後,還把葉紫涵他們幾人一番教訓,覺得他們都太仁慈太笨了,不應該理會張小荷這種人。

“娘也彆說這話,我們不也是看在是鄰居的份上,把她讓到家裡的,誰知道她是這麼無理取鬨的人。”

倒是陸錦逸站出來做了一下解釋,畢竟也隻有他說話陸老太太不會生氣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