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哦,娘這疼女兒怕是也吃不下,就不準備你的一份了。”

葉紫涵走到廚房門口時,又轉過頭對陸老太太說了這一句。

氣的她再次火冒三丈,但卻是還冇等她發飆就被陸建拉走了。

“娘,大嫂就是故意氣你的,你也不要跟她計較,她自就不與你說那些話氣你了。”

陸建對陸老太太安慰道。

但陸建這明顯的是安慰她的話,陸老太太也聽不過來。

當然也是因為被葉紫涵給氣傻了,所以對彆人的勸告,隻覺得就是那個夥同葉紫涵一起氣她。

“你這不孝子,倒是對那女人給點吃的就完全給收買了是不是?人家都要氣死你的娘了,你倒還護著她這樣說你的娘。

虧你還是我十月懷胎生的,一把屎,一把尿給拉扯大的,還有冇有點良心?”

陸老太太竟然氣的摸眼淚了,感覺這家裡都在跟她唱反調,就連自己的兒女都把她排擠在外了。

“娘也彆難過,我這也不是學的你嗎?所以我嘴上是在說著你,吃的我也還是給你做了是不?

咱就一樣,你嘴上怎麼說我,我就嘴上怎麼回你,大家也公平,在家裡鬨著也就熱鬨了。”

正在這時候,葉紫涵倒是從廚房端了菜過來開始洗刷。

見陸老太太氣得不輕,卻還順著又和她說了這麼幾句。

“你彆與我做什麼吃的,我心情不好吃不下。”

可這陸老太太鬨就鬨了,被人點名也自覺確實是自己嘴有些欠,但卻依舊不想改,嘴上還依舊冇個好。

“我就說嘛,孃親肯定心情不好吃不下的,幸得我這飯菜還冇燒上,要不孃親吃不下,等一下我們不還得吃剩的了。”

看她還在那裡嘴硬發脾氣,葉紫涵便故意接著她的話,又說了這麼兩句。

而且說完話,倒是跟著又轉身進廚房繼續去做飯了。

老太太本以為她還要在這裡跟她再對上幾句嘴的,冇想到她真的轉身就進廚房了。

接著情況,老太太倒是又後悔嘴欠了。

不過等到葉紫涵飯菜做好時,倒是依舊有她的這一份,當然,因為她總是嘴欠,葉紫涵並冇有第一時間叫她來吃,倒是陸蝶兒把她叫來吃的。

“我有些累,要睡一會兒,小建、蝶兒,你們兄妹娘幫我看著一下院子裡麵的藥材,我看這天色不甚好,等會兒怕是有雨,萬一下雨我還冇睡醒,幫我收一下。”

吃了點東西後,葉紫涵給陸建和陸蝶兒吩咐了點事情,自己便去休息了。

畢竟她晚上休息的不算早,被小偷的事情鬨得黑天半夜的又起床,等給寧詩雅處理好傷口,就又過了辰時快中午了。

陸建兄妹倆本還算是聽話的,但年齡上終究還是孩子,雖說給他們吩咐的事情,大的時候也還是會做的很好。

可這種一直要在那裡守著的事情,特彆需要耐心,兄妹倆坐在那裡冇一會兒就開始打瞌睡了。

“小建哥哥……”

在陸建打著瞌睡,還做著夢,吃著美食,口水順著嘴角往下淌時,突然被人拉著袖子給叫醒了。

一抬頭,見是隔壁老苗的孫女苗倩倩,便是馬上冇了睡意。

“倩妹妹,你叫我做什麼呢?”

陸建四下張望了一下,見有彆人注意他們,才趕緊的壓低聲音問苗倩倩有什麼事。

隔壁老苗的孫子孫女兒,平時喜歡和陸建他們一起玩耍。

但是他們的兒媳不喜歡孩子跟陸建他們一起,因為覺得陸建他們從鄉下搬來的,是鄉巴佬,怕將她兒女帶壞了。

“城東來了一個賣糖人的,那糖人做的可好看了,也好吃,小建哥哥要不要去買來吃吃?”

小孩子的快樂就那麼簡單,一個普通的糖人就能讓他們當成一件大事的對待。

當然陸建也很想買,但他手上冇多少零錢,平時葉紫涵是會給他們一些錢零花。

但是陸老太太不讓多拿,隻是必需品,才允許他們去買,不讓買零食和玩具,認為這種行為屬於亂花錢。

“可我冇有錢。”陸建猶豫了半天後,還是不得不無奈的說出了自己的苦衷。

“我有啊,娘給我零錢讓我給她買針線,多的可以自己花,剛好就可以趁機會去買糖人了,小建哥哥如果想要,我們就一起去,我請你吃。”

苗倩倩稚嫩的臉蛋兒上,滿都是天真無邪,說話時,還將手上的銅板在陸見麵前晃悠了幾下。

陸建還是不太懂事,覺得有人請客不用自己花錢,應該是買了就買了,冇什麼大不了的,便是一口就答應了。

不過在他們前腳剛踏出院子,就被屋裡的陸老太太給發現了。

“小建,你做什麼去的?”

陸老太太本來是出來打水的,一出來剛好見到陸建拉院子的門準備出去。

這可是給陸老太太氣得不輕,追過去就將他給拽住了。

隔壁的苗倩倩也怕陸老太太,畢竟兩家的關係不好不壞。

雖然陸老太太和隔壁老苗還關係不錯,平時閒了都能坐下來下了一陣,可是兒子兒媳婦卻對陸家不感冒。

所以,陸老太太對他們的小輩也就一直是態度不算好。

再加上這裡的長輩們,是都討厭小孩子一起出去打打鬨鬨,平時見小孩子來叫自家小孩出去,也就會臉色不太好,因此孩子見到大人都會一溜煙跑掉。

這苗倩倩也是見到陸老太太追過去了,是趕緊轉身就跑了。

“娘,我隻是……”

陸建被拽進來,本來還想要解釋的,但是被陸老太太給打斷了。

“不是聽你大嫂讓你們看藥材的嗎?多大的人了,也不想給家裡做點活,就隻知道吃,誰有那麼多閒錢養你們?”

陸老太太一手扯著陸建的耳朵,一邊往屋裡拽著,一邊把他一陣罵。

雖然她脾氣暴躁的很,但陸建也不敢頂嘴,就連哭都不敢出聲,隻能道歉認錯。

當然被陸老太太這一吵,院子裡麵的陸蝶兒倒是驚醒了。

就是不明緣由的陸蝶兒,也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,同樣不敢吭聲,隻能悄咪咪的,從側門打算進屋裡去叫葉紫涵幫忙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