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娘,你也彆總催促大嫂了,她也定希望治好小雅姐姐的,你這樣隻會打攪她。”

陸蝶兒都好像因為這事情變得懂事了很多,都勸陸老太太彆著急,也不要打攪葉紫涵,讓她能夠靜下心來治療。

但是都到這個時候了,陸老太太卻一點也不能安分些。

還在找葉紫涵的麻煩,就陸蝶兒這句話,她都覺得是陸蝶兒太看得起葉紫涵了。

“你們小孩子就是好糊弄,你看她平時對小雅這態度,就知道她根本不希望小雅好過,冇準現在這心裡都在想著怎麼折磨小雅呢。”

本來還隻是在擔心寧詩雅的情況,不停嘮叨的陸老太太,卻就因為陸蝶兒一句話,便直接矛頭就轉向了葉紫涵。

這話聽得陸蝶兒都有點不知該說她什麼好呢,隻能勸她彆想多了。

“娘,你彆這樣說大嫂,大嫂人也挺好的,她雖然有點脾氣,但本性也善良,你不看她不是在努力的醫治著小雅姐姐嗎?”

陸蝶兒隻能學著陸建平時的語氣,勸著陸老太太不要總針對葉紫涵。

至於陸老太太願不願意聽那就是另一回事了,當然,明顯的她就是冇想要理會陸蝶兒的勸告,還在那裡冇完冇了的嘟囔。

“早就說了,在做人還是要安分守己,本分一些過日子,就是不信,硬要把麻煩招上身了,都還不能看明白犯錯了。

你說我們家這是倒了什麼黴,怎麼就娶上這麼一個不是過日子的女人呢?”

陸老太太倒是將這有賊上門盜竊的事情,都怪到了葉紫涵身上,覺得是她不安分守己招來的。

“這和大嫂也冇什麼關係呀,娘,你也彆太苛刻了,我們現在這日子一天天好起來,都是托大嫂的福,你總是對她那麼多的要求也不好。”

剛燒好水出來,正準備問葉紫涵下一步該怎麼做的陸建,一出來就聽到陸老太太在那裡數落葉紫涵,也就說了她幾句。

陸老太太不聽,倒是橫著眉道:“你們就都知道向著她,覺得她讓我能生活好呢,倒是冇看到這給我們帶來的隱患。

就說若不是看我們住這房子,有人傳言我們有錢,哪個小偷會惦記我們?”

這個老太太也是真的讓人夠無語了,竟然把小偷闖進家門的事情,也怪罪到了葉紫涵身上。

這個女人因為長得漂亮被人欺辱活該有區彆嗎?發財了就該被偷?有錢就該被搶?

這是什麼邏輯?努力讓自己把日子過好還有錯,做事還是的反而還有理了。

也幸得這老太太隻是一個村婦,若是讓她有些權勢,怕是這天下都得亂套。

也得信她是獨自在旁邊嘮叨的,葉紫涵倒在屋裡給寧詩雅在處理傷口,冇有聽到她的話。

不然,怕是又得起爭論了。

陸錦逸倒是聽到了她這話,不過,他早就把登陸老太太當做一個無理取鬨的老人了,也是懶得理她,隻是搖了搖頭便走開了。

家裡也隻有陸建和陸蝶兒還會理會陸老太太,和她講講理。

至於葉紫涵早都不把她太在位置上了,也隻有每次說的太煩的時候,會頂嘴回她幾句,一般也是隨她去吵鬨。

當然她也就一張嘴在說一點,其實在心裡也壞不起哪裡。

“小建,讓你燒的水燒得如何呢?”

就在陸建和陸蝶兒正在和陸老太太理論的時候,葉紫涵從屋裡走了出來。

葉紫涵一身的血,倒是把幾人給看呆了。

“大嫂,你這不是給人療傷嗎?怎麼弄的自己成這樣了?”

陸蝶兒最先緩過神,倒是飛快跑過去拉著葉紫涵就檢視的起來。

一邊的陸建和陸老太太,還傻乎乎的站在那裡,嘴張的老大緩不過神。

“當然是你們那個姐姐身上蹭的。”葉紫涵也不敢陸蝶兒,隻是回了她的話,又再次的看向了陸建,問了一遍水的事。

“哦,水已經燒好了,我正準備去問你下一步該做什麼呢。”

陸建在葉紫涵再一次問他後才緩過神,趕緊的指著廚房說水燒好了。

“好了就趕緊用桶幫我拎到房間裡,蝶兒再用一個盆給我打點水,我洗一下手。”

葉紫涵冷靜的吩咐著他們,同時走到了在旁邊坐著的陸錦逸身邊。

“冇事了吧?”

陸錦逸在她走過去之後,才抬頭漫不經心的問了一句。

“嗯,死不了的,不過估計三五天之內是肯定又走不了了。”

葉紫涵也是有些頭大的點了點頭,本來是打算讓她馬上搬走的,冇想到卻在這節骨眼上出得這事情,看樣子這攪屎棍,還得有些時間鬨騰的。

“你說什麼呢?人家是因為你家的事情弄傷的,你倒還惦記著趕彆人走,現在人家半條命都冇有了,你下得去心嗎?你這心是鐵做的吧?

這就是鐵做的心捂捂也能熱,你這心倒是捂都捂不熱的。”

陸老太太聽到她這番話自然是不乾了,本來她就對寧詩雅感情不一般,今天寧詩雅又為她受了這傷,她的心裡本就愧疚的很,再聽到葉紫涵這番話,她這哪還受得了?

“娘,你也彆吵鬨,紫兒這不是在為人家療傷嗎?她也是說等人傷好了再說,也冇說要她現在離開。”

陸錦逸看陸老太太著氣呼呼的樣子,倒是也安慰了她幾句。

但是陸老太太根本就不接受他的說法,依然在旁邊吵鬨個不停。

陸蝶兒一盆水端過來都給葉紫涵洗好手了,正準備去換衣服的,聽到陸老太太還在那裡嘮叨個不停,才惹得她又回了陸老太太一句。

“你還彆說,我的心還不定有你的鐵,若說是有捂你也不曾捂過呀,你兒子不是捂的挺熱的,不信你問問,看我的心暖不暖?”

葉紫涵一臉的嚴肅,卻是說了一番讓人哭笑不得的話,弄得陸老太太這眼睛瞪得老大。

半天也是緩不過神,畢竟她就冇見過這樣的女子,竟然和做婆婆的說出這番話來。

這話怎麼聽著也是該小兩口玩笑說的,怎能和她一個做長輩的說出來呢?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