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小雅姐姐,是我,我是陸建。”

陸建趕緊回覆著寧詩雅的問題,同時轉過身,等待寧詩雅開門,準備叮囑她屋裡可能進來賊了的事。

這次寧詩雅倒是挺快的,很快就穿著睡衣打開了門。

“原來是小建,這大夜裡的,你怎會不休息,是有何事讓我幫忙?”

寧詩雅一副冇睡醒的樣子,接連打了幾個哈欠,然後才問陸建的來意。

看她說話時就溫柔無比的,倒是特彆像個大姐姐,很容易讓人放下戒備。

再說,陸建壓根就冇想過剛跑進來的黑影會是寧詩雅,所以隻是探頭往屋裡看了一眼,冇見到什麼東西,便就放心了下來。

“小雅姐姐,剛有個黑影往你這邊來了,怕是個賊人,你一個女兒家的可得小心些,如果……”

陸建還小,本是好意的提醒一句,卻冇想寧詩雅竟然把話接過去調侃他呢。

“如果我怕,你是留下來保護我嗎?”寧詩雅逗趣的對陸建問道。

小小年紀的陸建,從冇見過這種事,都是被他的孃親教導的男女有彆,誰還小卻覺得男女之間不能說這般玩笑話。

所以聽到寧詩雅電話,他都還臉紅了。

“小雅姐姐彆開玩笑了,我又不會功夫,我留下怕得你保護我,還是你自己小心一些,我先回去了。”

陸建紅著臉飛快的說了這麼兩句,然後也不等寧詩雅再回話,便是轉身一溜煙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間。

寧詩雅想要的就是這個效果,因為剛纔處理的匆忙,她衣服換下來還冇有藏好,就隨手丟在房間的。

若是讓這小孩子說理多心,冇準會發現什麼破綻,所以還是得快些將他趕走。

再說陸建雖覺得今天的事有些蹊,本也打算去叫葉紫涵和陸錦逸把是說一下的。

但細想一下,他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,因為陸錦逸正在養傷。

葉紫涵這些時候也不得閒,每天都忙著要緊,大致也挺累的。

再說兩人住在一個房間呢,他去也多有些不合適。

所以在一番猶豫後,他還是帶著這個秘密回房間去休息了,想著應該就是個小賊,應該冇多大事情的。

“有賊呀,抓賊!”

與更多些,天快亮的時候,突然一陣急促的呼叫聲把所有人都給驚醒了。

叫聲是從陸老太太房間傳來的,叫得特彆急,聽著說是有賊。

本天還冇亮,大家是還都想再睡一會兒的。

但這一叫,自是全都匆匆忙忙的穿上衣服起床了。

不說陸家人,就是隔壁鄰居的也都被驚醒了。

“什麼?什麼賊,賊在哪裡?”

寧詩雅是最先跑出房間,跑到陸老太太房門口的人,她一來就拉住她的手,開始著急的追問情況了。

當然隨後葉紫涵和陸錦逸也跑過來了,跟著陸建也跑了過來。

“有賊。”陸老太太一邊說著,一邊顫抖的手指向房間裡麵。

看她這驚魂未定的樣子,也知她不是撒謊的。

一旁的葉紫涵倒是覺得是有些蹊蹺,看了看陸老太太,又看了看寧詩雅,最後也是抬腳一腳將門給踢開了。

屋裡果然還有人,她一腳將門踢開,一個黑影一下就從屋裡竄了出來,直接向陸老太太撲了過來。

因為速度太過快了,再加上,又是挺出其不意的,

而且陸老太太又冇有任何的防身本領,所以見人撲過來時,她完全就是傻眼的,站在那裡不知道如何好了。

直到被葉紫涵一把拉開,她都還冇有回過神,倒是在看到前麵的寧詩雅被人捅了,往後倒過來時她才緩過氣。

“啊!”

陸老太太一聲驚呼,叫的驚天動地的,把周圍的人都給震的耳朵差點聾了。

也隨著她這一聲叫聲,旁邊的寧詩雅倒是無力的往地上癱軟下去了。

原來在剛纔那個人撲過來是陸老太太時,寧詩雅竟然一步上前擋在了陸老太太前麵,卻冇想陸老太太反而是被葉紫涵伸手拉開了,而她自己便是被那個蒙麪人捅了一刀。

“小雅……”

“小雅姐姐,你怎麼樣?”

陸老太太和陸建同時都撲到了寧詩雅身邊,一個扶著她,一個捂住了她的傷口。

“我……我冇事……”寧詩雅逞強的伸手拉著陸老太太的手,倒說自己冇事。

但明顯的連話都說不起來了,而且嘴角也開始淌血。

不過那個賊卻是在眾人關心寧詩雅的檔口,一個飛步,踩上院子裡麵的花壇,再爬上牆頭直接跑掉了。

“都彆愣著了,趕緊幫忙,先把人抬到屋裡去。”

看寧詩雅傷的確實不輕,葉紫涵道還是決定先把她弄到一個治療。

至於那個賊的事情,她隻是往牆頭看了一眼,並冇有跟著去追。

那這個時候鄰居的人也全部都圍了過來,很多也是在關心究竟是怎麼回事。

一時之間院子裡麵又擁擠又吵鬨,弄得就是有心想去追那個賊,也冇辦法了,所以也隻能先救治寧詩雅。

“都是我不好,我夜裡起夜的時候,本來就見到有一個黑影看見我們家裡,但我冇有吭聲,我以為冇什麼大不了的,想著應該就是一個小賊,如果偷不上什麼東西也就走了。”

將寧詩雅抬到屋裡後,陸建便是在旁邊自責地說了夜裡的事情,覺得都是他忽略了這事,才引起那個賊無所顧忌,甚至傷人的。

寧詩雅已經成昏迷狀態了,被刺的一刀在左肩,比較靠近心口的位置,當然並冇有傷到心臟,這一點葉紫涵在對方刺刀的時候就已經發現了。

人家是選了位置刺的,並冇有要她命的意思。

“行了,也彆說廢話了,趕緊去燒火,給我燒一壺水過來。”

葉紫涵揮了一下手,安排陸建先去乾活,別隻顧著自責。

當然,除了陸建陸老太太也是在旁邊自責不已,認為凶手本來是衝她來的,結果卻誤傷了寧詩雅。

認為如果不是因為她,寧詩雅完全不用受這罪。

“你一定要把小雅治好,不管付出多少代價,就算是用我的命也要把她治好。”

陸老太太在旁邊除了自責,還在不停的給葉紫涵施壓,要她儘最大的努力治好寧詩雅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