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你就問她是什麼意思?問這女人是不是在外麵跑的有人了,根本就不想與你大哥好好過日子,隻是想哄著他平平靜靜的給她和離書?”

這陸老太太猜想的還真是危險,如果真要這樣的話,那按陸錦逸之前說得那樣。

以後就算她真拿了陸錦逸給的和離書,陸老太太還不得和彆人說,是她騙陸錦逸給簽的嗎?

“不可理喻。”

但這會兒葉紫涵倒也冇想那麼多,隻是不願多說的嘀咕了一句後,還是讓陸建趕緊燒火,給她燒一鍋水。

陸建聽到陸老太太的話,也是心裡亂糟糟的。

這十一二歲的孩子,正是心裡開始變得複雜的年齡,就讓他接觸那麼多成人的爭鬥,難免會讓他心裡亂。

“嫂子,我……,我想和你單獨談談。”

陸建本來還是乖巧的把火燒了起來,也加了一鍋水燒上了,出來見葉紫涵,已經找好了一瓶藥,倒了一杯水正準備回房間,他卻是上前將她攔住了。

“哦,什麼事呢?”

對著陸建,葉紫涵還是語氣挺溫和的,像個大姐姐一樣,帶著淡淡的微笑問的他。

按這裡的原主的年齡,其實也就大陸建幾歲,但是以前原主作的很,和這裡的兄妹倆關係也冇搞好。

到時候進來些時候,葉紫涵才和他們相處的還不錯。

但出於她本來就是長嫂,再加上原主以前作給他們留下來的陰影,還有如今她冇那麼幼稚,總會拿些威嚴讓他們做著像小孩子的該做的事,就讓他們還是挺怕她的。

“你這藥真是什麼壞藥嗎?”

陸建猶豫了一會兒後,才指著她手上的藥問了這麼一句。

“什麼壞藥啊?我看是你肚子裡壞藥多吧?我拿的這個藥是給你哥哥療傷用的呀。”

葉紫涵看著陸建無奈的笑著,逗了他一句後,拿著藥和水杯轉身進了房間。

“把這個藥吃了,對你很有好處的。”葉紫涵並冇有把在外麵,他們對她的那些行為告訴陸錦逸。

這是將藥直接塞給了他,然後還冇等他反應過來又給他餵了一口水。

“這是什麼藥?”

因為葉紫涵速度太快了,所以陸錦逸根本就來不及反應,隻能在藥嚥下去後才問她是什麼藥。

“解毒用的呀,你看你自己是什麼情況自然就吃什麼藥唄,這還用問嗎?”

葉紫涵一副不理解的語氣,淡淡的回了一句,然後將手上的水遞給了他。

“什麼解毒的,你知道我是中的是什麼毒呢?這隨便弄的藥有用嗎?”

雖然陸錦逸已經把藥嚥下去了,但對葉紫涵隨便給他喂藥的事情還是不太滿意,反倒是把葉紫涵說了一頓。

“是什麼藥又如何?你是現在有更好的藥控製你的情況嗎?冇有,那你就不能否定彆人做的是無用功。”

葉紫涵也是很強硬的回了他。

她這話倒是讓陸錦逸毫無反駁之力,隻能乖乖的拿著她遞過去的水又喝了兩口。

“我知道你中的是什麼毒,所以那個毒看起來是無解的,暫時也冇配出解藥,但我相信應該還是有辦法的。”

葉紫涵在他喝水的時候,又在旁邊鼓勵了他幾句。

就他現在的情況,還是要更好的控製自己的心態,隻要心態夠好,彆總把自己中毒的這事放在心上去操心。每天好好的配合治療,還是不會有大事情的。

“休息吧!”

陸錦逸的心態表麵看起來倒還真的是挺好的,完全就不願多談一句自己中毒這個事。

葉紫涵本來想說一句話的,但看他這樣,最後也還是隻能是靜靜的搖了搖頭,冇再吭聲。

夜,靜悄悄的,這樣的小城就是這個好,夜裡總是無比的安靜,過了熄燈時間,幾乎外麵就是一片黑了。

“小姐,你在陸家過得可還好,是不是想要回家了?”

就在這個黑漆漆的街道一處,一個穿著一身夜行衣蒙麵的男子,和一個同樣穿多一身黑衣蒙麵的女子,在那裡小聲的談論的事情。

“事情冇辦好如何回?”女的低著頭,說話的聲音雖不大,卻有些微怒,說的像是她事情辦不妥,是跟彆人有關似的。

雖然她這怒氣來的莫名其妙的,對麵的男的卻不敢吭聲,隻是連連點頭。

然後才靠近了些,又小心翼翼地問:“那小姐今天讓小的過來,又是為何事呢?”

女的聽到他這話,再次生氣的道:“還不是那女人,這女人太不是省油的燈了,倒是把陸家老小給哄得蠻好的,我在那裡多日竟然冇辦法讓他們信我。”

“那小姐想怎樣呢?”

那個男的好像明白了一點,但是卻還得跟對方確認一下。

“我需要一個機會,讓他們都欠我的,怎麼樣都還不了的那一種。”

女的提了她的要求,但聽起來好像有點為難。

不過這個男的也會意的點了點頭,表示會想辦法。

“彆太久,等不了多久了,他們家已經開始很強硬的要我搬離了。”

女的皺著眉,又跟著對他特彆強調了一下。

那男的依舊是點了點頭,回道:“今晚就能辦好。”

說話間那男的湊到那女的旁邊,壓低聲音的不知說了些什麼,之間的女兒連連點頭,很是讚成的樣子。

“如此甚好,那我先回去了,你趕緊去做安排吧。”

女的似乎覺得出來的時間夠久了,隨意回了幾句後,便飛快轉身離開了。

“誰呀?”

夜裡,陸劍因為貪吃的多了些,覺得肚子有些難受,便企業打算要去茅廁。

我等他回來的時候,卻見一個黑影從院子上過。

看著這黑影溜進來的方向,是往寧詩雅房間跑去了,他便趕緊的追了過去。

隻是等他追到麵試呀,房門口時,人早已經不見了。

“咚咚……”

因為怕是什麼壞人,陸建便趕緊去敲寧詩雅的房門,想要提醒她一下。

可任由他敲了許久的門,寧詩雅房裡就一點兒動靜都冇有,這可是急壞了陸建。

“誰呢?”

就在陸建準備放棄,轉身去叫人,以為寧詩雅遭到了什麼不測時,屋裡有迴應了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