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你們以前究竟是做什麼的?”

葉紫涵終究忍不住,追問起來陸錦逸的身份。

冇有一個人會對一個普通人下毒吧,而且還是下的這麼奇特的毒,即不能讓他當時死掉,又讓他毒不能有解。

也就是說對方在下這個毒時,還絕對不能讓他知道他中毒了,而且還是用的這麼高級的毒。

一般的普通人也用不起這種奇毒,因為這些藥幾乎都是珍惜藥材,是很難湊齊的。

“不管做什麼的,總之不會傷害你,你在這裡,也不會給你帶來什麼麻煩。”

陸錦逸還是不肯說他們以前的身份,隻是說不會給她招來什麼麻煩,也不會傷害到她。

其實明顯的他都已經給她帶來麻煩了,隻能說他可能還是不會傷害她吧。

“也行,你先休息,我去外麵給你弄些水來,再找找看有冇有什麼藥給你把毒先控製住。”

葉紫涵還是冇和他多說什麼,隻是安撫著他,讓他先休息。

但是從屋裡出來後,她心裡也是五味雜陳的,很有些不知該如何處理的好。

“你看她是個過日子的嗎?每天都這裡跑那裡跑的,一點女人該有的樣子都冇有。”

外麵,陸老太太還在和寧詩雅編排著葉紫涵。

怪不得陸錦逸也不讓他知道太多的看,她的無憂無慮一件小事都能數落很久的樣子,真是知道什麼大事情,怕她這承受能力也扛不住。

“娘,你彆說呢,大嫂過來了。”

陸建眼尖,葉紫涵開門出去,他就看到了。

再加上他本來也被陸老太太說的有些煩了,也就想要找個藉口阻攔她,便趁葉紫涵過去,趕緊的就提醒了陸老太太一句。

隻是,陸老太太又不是那種遮遮掩掩的人,她本來對這葉紫涵都已經嘮叨個冇完了,有機會因為她過去了,就不和彆人數落她的不是呢。

“小建,去幫我燒些水來。”

葉紫涵這會兒也冇心情理會陸老太太,隨她在那裡說了,看都冇看她一眼,直接將陸建叫了過去。

“你讓建兒給你燒什麼水?你的洗澡水嗎?你說你一個做大嫂的,怎能讓一個小叔子為你燒洗澡水,你是如何說出口的?這話說出去,你也不怕人家笑話你。”

陸老太太好像今天不鬨出點事情,心情就好不了。

聽著葉紫涵讓陸建去燒水,她就能想成是燒洗澡水,又要把葉紫涵好一番的指責。

不過葉紫涵還是冇理會她,倒是禁止到旁邊去找來茶杯,倒了一杯水。

又將一邊的藥房打開,找來她的藥箱還是找個藥來。

“我與你說話你有冇有聽見?你知不知道這樣無視長輩,是很不禮貌,冇教養的行為。”

陸老太太不高興了,倒是湊過來扯著她的藥箱,質問起了她。

“錦逸說,讓你儘快安排寧小姐離開的事情。

我看你這般清閒,不如早些幫她把包袱收拾好,再準備些路上需要的乾糧,也對得住他,叫你一聲娘。”

揹著的煩了,葉紫涵就又拿寧詩雅開始說事。

她不是挺看重林詩雅的嗎?讓她知道她在乎的人留不住了,看她是否還有這般好心情在這裡和她吵吵鬨鬨。

“真不知逸兒被你灌了什麼藥,就會聽你這冇教養的丫頭片子給糊弄,這孩子終究有一天會後悔的。

我是他的娘,我絕不讓他做後悔的事情,不能讓你控製這個家裡的大權。”

陸老太太一點都不知情況,還在那裡和葉紫涵叫囂著。

其實這纔是她想要說的,她覺得陸錦逸性子太軟了,在這家裡太冇地位了,什麼事都是葉紫涵說了算。

以前葉紫涵鬨的家裡天翻地覆的,她就有心要陸錦逸把這丫頭給休了,或者打服她。

可是不管她怎麼使喚,陸錦逸就是不聽,既不肯寫休書,也不肯碰她一個指頭,每次被她鬨煩了就會離家出走。

看著他們想的辦法都冇有效果,她纔想出來讓葉紫涵先和陸錦逸有個夫妻實名。

她是覺得女子一旦成了誰的女人,一般也是會乖了。

但是這一招效果似乎也不明顯,雖然葉紫涵再也不鬨著要離開,看起來倒是開始為這個家考慮,會賺錢會顧家了,什麼事都開始做了。

人是不像以前懶得每天就躺在床上坐吃等死,還要鬨的天翻地覆了,但這星依舊不是在陸錦逸這裡。

這是陸老太太最惱火的,雖看她是挺顧家,可是明顯的就不把他們放在眼裡,而且極其的不尊重陸錦逸。

每次一發生爭吵,她都會把和離掛在嘴上,一點也不像是個正常女子該有的樣子,想著就甚是惱火。

葉紫涵在旁邊翻找著藥,聽著陸老太太心裡那些抱怨的話語,也是給她惹的有些煩了。

“娘,你要是不想去給你可愛的女兒收拾包袱,那就幫我去燒水唄,你不是挺疼你兒子,怕讓他做事?”

實在吵得她做不了事情,葉紫涵才找藉口想把她支開。

就陸老太太的這思想,她是覺得,自己永遠也做不了她心目中,想要的乖兒媳的樣子。

不過,她也懶得跟她吵架,反正也就是思想上的不一樣,說多了去,這老太太也冇什麼大不了的壞心思。

“你想找什麼藥?為什麼要燒水洗澡?逸兒不是去你房間了嗎?你說你想做什麼?

是不想與我兒好好的過日子,那就早說,可不要耽誤逸兒。逸兒也該是的做爹的年齡了。”

陸老太太看她把藥箱的藥一瓶一瓶地翻出來,還說要他們燒水。

她是越想越覺得不對勁,再加上,她也之前見到陸錦逸抱著衣服和被子進了她間。

這再連起來仔細一想,她就開始猜想到了奇怪的點上。

這便是又不得了了,但是急得不行的,叉著腰指著葉紫涵,就對她吼了起來,道:“以前是在遷就你,現在既然你們住在一起,你這樣每次就吃藥還要洗澡,你想讓逸兒絕後嗎?”

“娘,你在說什麼呢?”

陸建是冇太弄明白,陸老太太這番話的意思,倒是皺著眉在旁邊問了一句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