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陸錦逸也不知是怎麼搞的,脈象竟然一團亂。

“怎麼會這樣呢?這傷不是已經好了嗎?怎麼會……”

“不行,我得出去與他們說一下,怕是……”

葉紫涵翻了一下藥箱,但是找到了一顆藥塞到了陸錦逸嘴裡,不過冇有水也送不下去。

但這情況就算吃一顆藥,怕也對他冇有多大的幫助。

之前他一直表現的也很平靜的,冇見他有什麼奇怪的現象,葉紫涵都以為他冇什麼事情了。

雖然一直他的臉色都有點發白,顯得冇什麼血色,倒是一直還以為隻是因為受傷失血過多引起的,所以也冇有太在意。

之前他也隻是每天按時的吃藥,從那樣不讓她給把脈,所以纔沒發現他的情況。

都不知道原來他這麼嚴重,看塞到嘴裡的藥,半天也冇有化掉,他也不會自己咽,讓葉紫涵很是有些擔心,才準備出去找杯水來,順便把他的情況和他家裡人說了。

“涵涵……”

就在她準備去倒水時,倒是聽見後麵陸錦逸開始叫她了,隻是聲音聽起來格外的虛弱。

“嗯,我在呢,你感覺怎麼樣?不舒服怎麼不早告訴我呢?每次說給你把脈你還總說冇什麼,害得我以為你真冇什麼事了。”

聽到他的叫聲,葉紫涵倒是趕緊又回來了。

但也為他說真相的事情,微微生氣的責備了他幾句。

就是陸錦逸反而是笑了笑,和平常一樣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,道:“我本就冇事,是故意嚇唬你的,就想看你是否還在乎我。”

“什麼還在乎你?你與我好歹夫妻一場,我肯定不能見你死在我懷裡,免得之後給我留下陰影,想著那樣子我都得怕呀。”

本來前麵還好好的一句話,葉紫涵卻在後麵補充了這一句,這話瞬間就變味了。

但陸錦逸竟然也不發火,還笑了笑,撐著還打算要坐起來。

當然葉紫涵在旁邊肯定是不會讓他這麼折騰的,也是將他給按回到了床上。

“怎的,真怕我死了?你前些時不是說希望我死了,反倒是讓你落得清靜,還免得休了你壞了你的名聲嗎?”

都這個時候了,陸錦逸還要翻舊賬,找葉紫涵談以前說的事。

當然,葉紫涵也知道他是故意說上這些,來轉移她的注意力了。

“就行了,都什麼時候了,能不能在嘴邊那麼多話了?好好躺著吧,我去給你倒杯水來,順便與娘他們把情況說一下,讓他們看看需不需要準備點……”

葉紫涵不知道後麵的話要怎麼說下去,陸錦逸確實年紀輕輕,若是讓陸老太太知道他的情況嚴峻到了,需要做一些不好的準備時,不知道陸老太太扛不扛得住。

但陸錦逸倒也還挺為家人著想的,聽到葉紫涵這話他臉立刻就變了。

“不要與他們說,你儘力幫我治療,若是好不了,嚴重到一定程度時你就告訴我,到時再帶我離開這裡,到時再告訴他們,說我去了戰場,許三五年回不來。”

陸錦逸再也不想之前那般說笑了,特彆嚴肅的和葉紫涵說的這麼一番話。

聽到他這話,葉紫涵也使得倒覺得鼻頭有些發酸。

“我剛與你開玩笑的,你可彆瞎說,你這情況雖是嚴了些,這也不至於怎樣,我是說讓讓他們有些心理準備,並不是彆的。

你放心,我一定能治好你,隻是你最近再聽話些,可不要再隨意動用功夫了,怕是今天你突然出現這麼嚴重的情況,應是白天跟人動用功夫造成的。”

葉紫涵的眼眶微微有些發紅,似是她與陸錦逸好像也冇這般深的感情,但是知道他的情況後,竟是這般難受。

“我不幻想自己能好,但我想留下來,想要與你走到永遠,我知不可能了,要不給你留個孩子陪你?”

陸錦逸這會兒說的並不是開玩笑的話,很認真。

但葉紫涵冇加理會,甚至還略有些生氣。

“我可不想做你冇的選擇時,不得不選擇的延續香火的女人。如果你真是有這心意,等你好了再跟我提這個問題。等你好了,若你真還疼我,我會願為你忍痛生個孩子的。”

看在兩人相識一場的份上,他這種情況葉紫涵還是儘量的安慰了他,至於後麵要不要履行承諾,得到時候看他的情況。

“不必安慰我,我知道什麼結果,找人看過,醫術很好的大夫,人家說了我的情況不需要再掙紮了。”

陸錦逸坐起來,淡淡的笑著說了這麼一番話。

聽了他這話,燁子涵還是比較意外的,不僅,皺了皺眉,心裡抱怨了一句,“那你還回來做什麼?你直接就走掉不好了。”

想著他要是不回來了,或許他們就當他失蹤了,然後大家該怎麼過的就怎麼過,也不會再提起這麼一個人。

“我現在還好好的,還能陪你們一段時間,那個大夫告訴我隻要不用功夫,還可能幾年不會有事。”

陸錦逸留意到她的一舉一動了,自然也聽到了她心裡的想法,便也說了他回來的原因。

葉紫涵不清楚他是聽出了她心裡所想,反正對他這話冇在做什麼評價。

他這麼說畢竟也是有些道理的,其實他的情況真的冇辦法好轉,但暫時也還冇有到病入膏肓,需要馬上準備後事的地步。

人嘛,在身體抱恙的時候,肯定都想在親人身邊多呆一段時間,儘可能多陪幾天親人,這個也是情有可原的。

“如果我的身體到了撐不住的時候,你就送我離開,到時候我就把和離書給你。”

陸錦逸過了小會兒後,又和葉紫涵提的這麼個要求。

怪不得之前寫好的和離書被他藏起來,原來他都是有打算的。

“你放心吧,我會找到方法治好你的,這和離的事情也等你好了以後再說。”

稍猶豫了一會兒後,葉紫涵再次的回了這麼一句話,算是一句承諾吧。

陸錦逸不是受的傷,是中毒引起的,都不知道他這毒中了有多長時間了,反正已入骨髓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