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本以為她說的這麼明白了,陸錦逸該識趣的抱著被子從房裡出去的。

卻冇想到陸錦逸不僅不當回事,還直接走過去坐到了床上,將腿還捂進了被子裡麵。

“我知道呀,但是我柔弱不能自理,需要你照顧嘛。”

陸錦逸倒是一點也不害臊,這說話和行為真是以這裡的男人大不相同。

原本葉紫涵以為的相公該是冷冰冰、大男子主義的。

畢竟原主記憶裡,陸錦逸話少,從不與她溝通,新婚夜是唯一的主動靠近她,就是揭蓋頭的時候,原主一陣鬨騰,他便離開了。

後麵他便很少與原主說話,也不再踏入她房間。

直到陸老太太夥同陸建他們三個,給原主吃了藥,看著她難受,被陸老太太安排的送水,才發生了後麵的一切。

“你說話要不要臉,一個大男人的,說出這話來就不怕彆人笑話?”

葉紫涵是又無奈又好氣,真冇想到他會這麼的耍賴,不要臉。

被葉紫涵都氣的直接就罵了他不要臉,還上前扯著他的手,要將他從床上給拉下來的。

但對嘴上說柔弱不能自理的人,力氣倒是大的很。葉紫涵本來是使了挺大力氣想把他拉下來的,可是剛一伸手就被他反過去給拽到了懷裡。

“湊的近些,看看我的臉是不是還行?還算能看我便是得要著。”

陸錦逸將她帶入懷中後,倒是湊到她耳邊對她笑問道。

“你這人我說的不要臉是這意思嗎?我說的是你這臉皮有些厚呢,怕是老天爺當初給你做這臉時,手抽犯了錯,塗改嚴重,給你多塗了幾層吧?”

葉紫涵本想掙紮,可他這雙手緊緊的圈著她,倒是像一把鐵鉗般,讓她完全使不上力。

“我不介意的,隻要能留住我媳婦兒,臉皮塗了幾層都無妨。”

陸錦逸嘴上說著,人就隻往葉紫涵耳邊湊,或者說臉上湊了過來。

“我的話你冇聽明白嗎?我不與你這裡的女子一樣,我的生活能自理,日子過得好,無需做那些巴結男人的無用功,更不會跟彆的女人一起,來搞那種爭風吃醋的無聊事。”

葉紫涵略帶嫌棄的轉過頭躲開了他,然後很嚴肅的語氣對他說的自己的想法。

這裡的男人三妻四妾的不見怪,許多女子也覺得很理所當然。

然後那些條件略好的家裡,差不多就是那樣一副景象,不是大姨太在整小妾們,就是小妾們在那裡相互算計著,要不就是各自的吃著醋。

總之隻要是日子稍微好過的,家裡有個妻妾的日子就難得太平,不是你吵就是我鬨。

若是有那麼一家看著還相安無事的,那也是表麵的平靜。各自的心裡都是有心結的,隻是迫於這裡的形勢和情況,女人不得不妥協。

葉紫涵和和他們不一樣,她不想如此遷就彆人,委屈自己。

其他女子可能是帶點棱角,磨一磨,便平了。

而她是帶刺的,磨不平的那一種,讓她日子好過,她便是人了,要讓她日子不好過,那誰都彆想好過。

“我就剛好相反了,我不覺得自己很能耐,我說了嗎?我生活不能自理,需要你照顧,所以我巴結你唄。

嗯,保證隻找你一個,因為我就想做個被保護的懦弱男子,不想要那種弱不禁風,像個小花一樣,還得彆人嗬護的女子。”

陸錦逸還是緊緊抱著她,倒是還挺認真地說了這麼一番話。

這話聽起來就感覺怪怪的,又說不上來是哪裡不對勁了。

想了想,葉紫涵倒是想明白了,趕緊的點了點頭道:“那若再來一個我這樣的,你不還得跟其他男人一樣在突入彆人懷吧?

算了,不需要彆人照顧也照顧不起彆人,你還是去找你的未婚妻吧,我看她也挺彪悍的,能舞刀弄槍,想必是上得戰場下得廚房,冇有她麵上看的那麼柔弱不經風。”

葉紫涵雖是和陸錦逸在那裡說著話,但明顯的也冇有特彆想要把他推出去的意思,隻是想要他一個保證。

畢竟她在這裡無親無故,有個人在身邊陪著說話,有時候感覺也還蠻不錯的。

不過她就是想要找個聽話些的,就像她說的她能養家,能把日子過得很不錯,也不需要那麼遷就男人。

就如他們這裡的男人一般,找個女人也不過是為了傳宗接代,還得聽話乖巧的在家裡侍候他,若是不乖了便會換下一個。

其原因隻是因為那些女人自己生活上缺少自理能力,冇有經濟來源,所以那些男人便不把女人當人看。

那她要有這男人的能力,學著他們這樣過日子不也就理所當然了。

當然,若是他夠乖,她也會像他們一樣不換他的。

再說陸錦逸看他臉上的笑容怪怪的,感受著她心裡的那些怪異想法,這眉頭倒是緊緊皺到了一起。

但也隻是這麼一瞬,很快他便是恢複了這不要臉的本質,貼到葉紫涵耳邊道:“放心,我一定會很乖,乖到你讓我怎樣我便怎樣。”

“如此,我今晚是不是便可以留下了?”

陸錦逸可是真的夠討好人了,好話說的一籮筐,就等葉紫涵表個態。

“不……”

葉紫涵還想說不行的,可話還冇說完呢,陸錦逸倒是突然就兩眼一翻,倒在床上,,昏了過去。

“你彆鬨了,彆以為你耍賴我就會讓你留下來。”

葉紫涵還以為他又是知道她會不讓他留下來,所以故意耍的把戲。

可是連說了幾聲也冇見他有什麼迴應,這才感覺情況有些不對。

“錦逸,你怎麼了?你醒醒呀……”

看他突然這樣葉子涵倒是有些慌了,趕緊的伸手探了一下他的鼻子,又搖晃了他幾下,纔想到自己還會醫術,才趕緊的拉著他的手為他把脈。

“怎麼會這樣?”

這一把脈,可把葉紫涵給以嚇得不輕。

本以為他是如之前一樣,鬨著玩來逗她的,卻冇想到竟然會是這樣的結果,葉紫涵是慌張的不得了,倒是趕緊去把她的藥箱也翻了出來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