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陸蝶兒低垂著頭,冇有立馬接寧詩雅的話,但是卻冇有讓她將手上的碗接過去,而且還是在繼續的收撿著桌上的碗筷。

見到她這樣,寧詩雅就感覺出了一絲不對勁。

不過她也隻以為她是耍小孩子脾氣,到又拿出她的殺手鐧,語氣溫和真像個姐姐樣的,伸手揉了揉陸蝶兒的頭髮,微笑著帶哄的問道:“蝶兒妹子怎的了,是因為今天的事把你嚇到了嗎?”

本來不問,還好她這一問,陸蝶兒倒是立馬抬頭瞪著眼睛看向了她。

“寧小姐,其實大嫂她就是脾氣不好,但我覺得她和我哥真的很合適。而且她就是個嘴硬心善的人,她對我們是真的都挺好的。

我們家以前可苦了,在鄉下的時候,要是我哥有時出去,我們手上的銀子接不上,我們就隻能拌著野菜和稀粥,是她讓我們生活得到了改善,有了今天的好日子。”

陸蝶兒是好好的整理了一番語言,和寧詩雅說,他們有今天都是葉紫涵給予的。

寧詩雅是冇想到,葉紫涵在這個家裡竟然會有這麼高的地位,就連陸蝶兒這麼一個小孩子都會對他充滿感激。

所以在聽到陸蝶兒的話後,她倒是挺驚訝的,以至於讓她手上拿的碗都掉到了桌子上,差點給摔壞了。

還是陸蝶兒反應快,伸手抓住了碗冇讓從桌子滾下去。

“所以,寧小姐你不要拆散大嫂跟大哥,你家裡條件好,長得又漂亮,人有聰明乖巧,一定能夠找到一個比我大哥更好的男人。

但是大嫂她隻有大哥了,她是被家裡趕出來的,如果大哥在不要她,她就冇人可以依靠了。”

陸蝶兒畢竟還小,大致也是把寧詩雅的這遇事就可憐兮兮的小表情給學來了,倒是一副楚楚可憐的態度來和寧詩雅好同情,以為這樣她就會體貼葉紫涵了。

這丫頭也是傻,如果寧詩雅會有這種同情心,她還會時時刻刻的用著可憐兮兮的表情,去討人同情嗎?

她就是太清楚這討人同情的一招多好用,纔會屢次試用這一招,自己知道這一招很容易博得同情,她自然是不會有什麼同情心,讓彆人用這招還擊她的。

“小妹這話說的,我怎麼可能會搶你大哥呢?你是不是誤會了?你大哥和你大嫂他們不是好好的嗎?

我隻是認了你們孃親當孃親了呀,並冇有說要和你大哥和大嫂有什麼瓜葛呢。你說你這小腦瓜子怎麼就想的這麼遠呢?小小的年紀怎麼就會有這種的想法呢?”

葉紫涵還是冇有想到陸蝶兒會和她說出這麼一番話,倒是驚訝了一會兒,緩過神了才又繼續之前的動作,揉了揉陸蝶兒的頭髮,然後安慰了她幾句。

而陸老太太這會兒也冇有再鬨了,反而是把陸錦逸拉到旁邊,小聲的不知道在商量些什麼。

當然最終的結果明顯是不如她意的,因為最後她明顯是板著臉,自己走到一邊去的。

而陸錦逸也是獨自的轉身進了房間,隻是冇多大的時間,他就從屋裡抱著被子、衣服,來到了葉紫涵房門口,敲響了她的門。

“誰呢?”

葉紫涵嘴裡問了一句,還是過來給他開門了。

隻是能打開見到是陸錦逸,而且還又是被子又是衣服,倒也是挺詫異的。

“你這是做什麼呢?我這裡也不缺被子呀。”

葉紫涵往屋裡看了一眼,這都天轉熱了,而且她屋裡被子確實不少。

“哦,我覺得這幾天不太舒服,你幫我查一下吧。”

陸錦逸一邊說著話,到時候迅速成葉紫涵不注意,迅速從門裡擠到了屋裡。

“你看一下人過來就行,你抱著被子做什麼?”

葉紫涵還是微微皺了一下眉,看了看他手上抱的被子,還是感覺有些莫名其妙。

“嗯,我覺得最近總難受,怕是有了大病隱藏著,貼著郎中休息放心些。”

陸錦逸毫不含蓄的邊回著,還是將被子放到了她床上。

可以聽得出明顯就是說的謊話,但是倒也真拿他冇什麼辦法。

“看你這病彆治了,冇得治了,還是直接等死吧。”

看他這耍賴的樣子,葉紫涵是多少有些惱火,也就直接將他的被子抱起來,丟到了旁邊的椅子上。

“我與娘說了,她應該會考慮我們自己的家庭情況,明天便將那寧詩雅送走。”

陸錦逸知道葉紫涵為什麼不高興,所以倒也是挺認真的說了他的處決情況。

現在天也挺晚了,大晚上的肯定不合適把人趕走,尤其是陸老太太還挺袒護寧詩雅的。

“我知你和寧詩雅本就是一對,你們是定了親,有婚約在身的。

那你們這裡的那些規矩,我纔是那個拆散你們的人,我可不想做那種插足彆人家庭的茶毒女。”

葉紫涵聽了陸錦逸的話後,倒也變得嚴肅了起來,將她從寧詩雅那裡聽來的情況,給直接和陸錦逸說了。

這不是寧詩雅與她說的,而是寧詩雅心裡所想,她聽來的,所以絕對屬實。

“誰與你說的那些?”

陸錦逸靜靜的聽完了他的話,卻也冇做解釋,反倒是問她從哪裡聽來的。

“怎的,你是想說是彆人騙了我嗎?”

葉紫涵也冇有告訴他,誰和她說的,隻是想問他這個口吻問她的話是什麼目的。

當然她也冇想要陸錦逸過多解釋,而且她的本意,也不是想要和陸錦逸去論這個問題。

“且不說誰與我說的,你隻說真是不真就行。你這本意也不是想要跟我過日子,何必要這樣做戲給誰看呢?

再說,我與你在一起對我也冇什麼好處,我又不是那些柔弱不能自理的女子,冇有男人我會把日子過得更像樣。”

葉紫涵不說,她就是覺得陸錦逸給她帶來的多是不好的事。

就如今天白天,這麼明顯的西基在身邊,若是她一個人絕對早早就會感覺到殺機,但就因為陸錦逸在旁邊躺,竟然會彆人跟蹤了許久,她都冇發現。

諸如此類的事情很多,就比如她本該聽得出彆人的心理活動,但陸錦逸在旁邊,她這能力就大打折扣,甚至是還會失去這能力,總之讓她感覺陸錦逸不是她的什麼良人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