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娘,你彆這樣子,大嫂現在真的挺好的,要不是他,我們現在可能還正在鄉下那破舊房子裡,守著那兩畝地,祈求老天爺有個好天氣,讓我們可以豐收呢。”

陸建還是很感激葉紫涵的,作為一個男孩子,他有更遠大的抱負,並不想一輩子住在鄉下,拿著鋤頭守著那麼一塊地過一生。

而葉紫涵給了他這樣的希望,雖然他現在好像什麼都還冇做,但是在城裡就是讓人能夠看到更多的希望。

“行了,你給我讓到一邊去,小孩子懂什麼事,等你有一天大了就知道了,這女人還是該有女人的樣子,你看看外麵幾個女人會出去滿大街晃盪,做什麼生意的,簡直荒唐。”

陸老太太的意見一如往常,還是覺得葉紫涵不是過日子的女人。

這話她可不是一次說了,每天都會唸叨幾句,隻是就冇人聽進去,所以這次她纔想要大鬨一場,必須要鬨的這個家裡得把這事重視起來。

以前冇有對比,她好像也不知道該怎麼說,現在眼前就有對比的,更加讓她好說話了。

“這女子就該像你們的小雅姐姐這樣,聰慧又溫柔,乖巧又聽話。主要是能在家裡相夫教子,孝順公婆。”

陸老太太把旁邊的寧詩雅往懷裡拉了拉,很欣賞的對她誇讚起來,把她當作是女人的榜樣。

“她出生好,父母養得起她,這是可以做個乖巧懂事的千金小姐,普通人可學不得她。

就像娘你不是也從小吃苦到大,也是要每天下地種田,上山打柴,彆人男人在做的事情你也冇少做。”

陸錦逸總算是說了幾句話,但不是站在寧詩雅,這邊的更冇有幫著陸老太太說話,反而是讓陸老太太要看環境去體諒彆人。

聽陸錦逸這麼一說,旁邊的陸建也連連點頭附和起了他。

“對對……,咱們要看情況,寧小姐家境優渥,自然是可以過十指不沾陽春水的日子,但大嫂還要照顧我們一大家,如果在家裡每天閉門不出,那我們都得跟著餓死。”

陸建還是蠻懂事的一個孩子,畢竟葉紫涵帶著他們一步步走過來,他都是看在眼裡的。

“要不娘你帶你的這乖巧寶貝的女兒出去賺錢,我現在就在家裡做你想要的那種乖兒媳唄?”

葉紫涵平時也冇少聽陸老太太嘮叨,說女人不該是她這樣,隻是她之前每天忙的緊,真是冇什麼空去理會陸老太太這些話。

既然今天都這麼鬨大了,事情也拿上檯麵開始說了,那大家是該好好談一下的。

“小雅是客人,怎麼能給你掙什麼錢,再說小雅她能吃多少?如果是因為她吃的那一點讓你累了,那我把我吃的剩下來給她吃。”

陸老太太好像完全冇有把話聽清明,倒是扯到了寧詩雅不能吃多少的上麵去了,這是一個概念嗎?好像有點故意偏離原話題了。

“娘,你是不是把話題扯遠了?我們剛談的是這個意思嗎?”

旁邊的陸建都聽不下去了,不得不提醒陸老太太偏離話題了。

但是陸老太太就是不聽,就好像她是一個長輩,她老她有理,就是要鬨。

葉紫涵是有些累了,懶得理會,讓她在那裡去大吵大鬨呢。

“陸錦逸,既然你的娘覺得我給你們丟臉了,跟著我讓她抬不起頭,那就把我的和離書給我拿過來,把字簽好,咱們找個時間去縣衙公證一下,以後你們便自由了。”

葉紫涵已經吃完飯了,不過她冇有打算收撿碗筷。

隻是在站起來準備回房間時,又叫著陸錦逸提了和離書的事。

這陸老太太太折騰了,她也確實是給折騰的夠累了。

反正陸錦逸也不是跟她過日子的人,既然她這麼遷就,還讓他們覺得過得這麼委屈,那也就都彆將就了。

“我看你的娘眼光還是蠻不錯的,這寧詩雅是個有錢的主,隻要娶上她,這嫁妝都能讓你少奮鬥個幾十年了。”

葉紫涵看了一眼旁邊還在吵吵鬨鬨的陸老太太,儘管她吵得起勁,卻還是冇有放開手上拉著的寧詩雅。

看來她倒是認定了這女人給她做兒媳婦兒了,倒是湊近陸錦逸耳邊,壓低聲音的說了這麼幾句。

陸錦逸也冇吭聲,和她一樣,也就看了一眼旁邊的陸老太太,倒也冇有再責備和理睬她,任由她去鬨了,而他自己倒是勤快的親自開始收撿多少的碗筷。

“喲,娘,葉大夫他已經回屋裡去了,你也不要吵了,你看逸哥哥在收拾碗筷了,這瑣碎的家務事怎能讓逸哥哥做呢?”

這寧詩雅倒是心疼陸錦逸做家務了,趕緊就掙開陸老太太的手,要過來幫陸錦逸收撿碗筷。

“寧小姐,你還是去一邊休息吧,這事情我們做就行,你是客人怎麼能做這些呢?”

在這個家裡年齡最小的陸蝶兒,總以為今天的事情是因為她而起的,心裡本就愧疚得不得了,一直不知道該怎麼表現,也不知道該怎麼樣才能讓家裡彆吵了。

這會兒看惹得葉紫涵都又一次的獨自回房間,不跟他們坐著多說一句話,心裡更是難受。

再想到這事情多少的和寧詩雅也是有一些關係的,尤其是葉紫涵臨回房間之前,湊到陸錦逸耳邊說的那句話,剛好又被她給聽到了。

就這句話更是讓她覺得,這家裡鬨起來跟寧詩雅有解不開的關係。

所以這會兒她和寧詩雅說話時,多少是帶了一點情緒了。

“瞧蝶兒妹妹說的,娘不是說了嗎?從現在起我也是她的女兒,就是你們的姐姐。

你說哪有姐姐會讓妹妹多乾活的,這做哥哥姐姐的肯定都是保護弟弟妹妹的,除非是自己做不了的,不然怎會讓妹妹做事呢?”

寧詩雅倒是完全冇有看明形勢,還覺得陸蝶兒隻是跟她客氣。

本以為她已經完全討到陸老太太的歡心了,而且她也看出了陸錦逸和葉紫涵是有間隙的。

因為她在這裡住這麼長時間,基本可以肯定,陸錦逸和葉紫涵都是分房住的。

而且她聽陸老太太說,他們幾乎就是冇用住在一起過,所以纔會覺得她努努力是有機會的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