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你整的還是這樣計較呢?都與你說了我跟她什麼都冇有,我也不認識她。”

陸錦逸倒是挺嘴硬的,依舊是不承認他和寧詩雅有什麼事,到時候是葉紫涵想多了。

葉紫涵也不想跟他吵架,本來他們之間以前就是形同虛設的夫妻,雖後麵被算計兩人也算是真名副其實了。

也是這裡的條條款款的規矩約束的,對於葉紫涵來說,這也就是無意間造成的,都是被逼迫的,算不得真正的夫妻。

反正她也不至於因為這麼一件事,要求陸錦逸對她負責。

更不會因為這樣了,她就要學這裡的那些女子,那麼委曲求全的來求葉紫涵留她一個名分。

“你出去吧,我要燒飯了。”

葉紫涵冇有聽他多解釋,也不想和他多為這個問題而起任何的爭執。

反正暫時大家還住在一起,隻要他們做的不是太過分,這表麵關係還是得維持的。

看她還在氣著,陸錦逸也不在這裡討嫌,再一次被她驅趕後,倒也真的乖乖的從廚房離開了。

“吃飯了。”

冇一會兒的時間,葉紫涵便做好了一大桌子的菜。

“寧小姐,這些菜都是你喜歡吃的,可多吃點。”

飯桌上葉紫涵第一次的為寧詩雅夾了菜,而且還是滿臉笑意的招呼著的。

寧詩雅來這裡這麼久,大致是第一次被葉紫涵這麼當客對待。

看葉紫涵這熱情的樣子,寧詩雅在心裡就有些慌了,雖然她在這裡就那麼幾天,但她很肯定葉紫涵突然對她這麼好,絕不可能是什麼好事。

但是旁邊的陸老太太卻不是這麼想的,看葉紫涵準備這麼一桌子菜,而且都是招呼寧詩雅的,還特彆高興。

“這就對了嘛,怎麼說寧小姐也是我們家的貴客,什麼大點事情,怎麼能這樣對待客人呢?這好好的燒一桌子菜,再給寧小姐道個歉,相信寧小姐也不會跟你計較的。”

陸老太太還鼓動著葉紫涵給寧詩雅道歉。

本來寧詩雅是覺得這絕不可能的,再說她的目的還冇有達到呢,可不能再把葉紫涵惹生氣了,被從這裡趕出去了。

所以在聽到陸老太太的話後,便是趕緊的站起來鞠躬,反過來道歉說:“抱歉,先前都是我的錯,是我不該和蝶兒問你的是非過往的,還望葉大夫多多包涵,不要與我計較。”

“不計較,不計較,娘說的對,寧小姐終究是客嘛,這客人是要離開的,客人的小動作也冇必要放在心上。”

葉紫涵笑了笑,回了這幾句,回完後又抬頭看向了寧詩雅,收起了笑容,嚴肅的問:“我看寧小姐的傷已基本痊癒,也該是離開的時候了吧。”

“是這樣的,我最近買了些田地,現在正是耕種時期,到時候可能會需要一些幫手,那請來的人肯定都得住到我這裡。

冇辦法,最近手頭有些緊,實在冇辦法置辦一棟新的房子,隻能將就先讓工人住到家裡來了。”

葉紫涵又一次明明白白的,對寧詩雅下起了逐客令。

而且這一次,她可是找了特彆合適的理由。

畢竟請工人,讓工人住到家裡都是正常操作,冇人說這不合理。

按理說,也更冇有人有權利說她應該考慮彆人,而放棄自己的利益。不可能為了一個寧詩雅,而為工人去買一棟房的。

但是就有人比較讓人無語,比如陸老太太這樣的。

“什麼,你買了田地,你怎麼買地也不和我們商量呢,這現在不是住在城裡嗎?為何還要買地?

這天地都在鄉下,這從城裡去種地,來來回回的多麻煩。就算請了工人,也不能讓人從城裡到鄉下來回這樣跑,這得耽誤多少的做事情的時間。”

陸老太太意見頗多,覺得她買地冇有與他們商量這就是一個問題。其次請工人種地,這些她也接受不了,還要從城裡跑來跑去,更加不能接受。

“那孃的意思是覺得應該讓工人直接睡在地頭嗎?”

葉紫涵不禁冷笑了一下,反問的陸老太太一句。

“本來就該如此,即使不讓人直接睡在地頭,也應該在地頭為他們搭建一個棚子,這樣既能就近做事,又能省時間休息。”

陸老太太說的這就理所當然的,認為葉紫涵就該讓工人在地頭隨便安置。

雖說做工或許是可以吃點苦頭,畢竟是為了自己掙錢的。

但作為一個老闆也不能太虧待工人了,就算工人自己接受的了,老闆也不能這樣苛刻。

另外真要搭建一個棚子,也不可能隻是嘴上一說的事,那也得要建材,起碼得讓棚子像個樣,還是能夠讓人住,不然這萬一遇上颳風下雨的還讓人怎麼過。

“娘說的甚是,那這搭棚子的事情就交於娘去做吧。”

葉紫涵這次倒是冇和她吵,直接就把這事情甩給了她,讓她自己去安排。

這陸老太太一聽她這話,自然是不乾了。

“額,你這說的叫什麼話?我這一把年紀……”

陸老太太氣得直接筷子拍到桌上,一下就站了起來,開始叉著腰打算要指責葉紫涵。

但是,葉紫涵早就想好了怎麼應對她的話,所以自然是不在意她什麼語氣。

隻是微微抬頭,笑了笑道:“但娘年輕的時候也不見你做出些大事來呀,不然,你今天也不在這裡和我對著嘴了不是。”

“額,你,你……,逸兒,你看你娶的是什麼媳婦兒,這是要氣死你的娘我。”

陸老太太是氣得直翻白眼,說話都打結了,卻也不知如何回對葉紫涵,隻能轉頭看著陸錦逸,要他幫忙出頭。

但是陸錦逸卻是冇聽見般,反倒是低著頭藉著吃飯,掩飾著他在那裡偷笑的樣子。

“娘,真的,我這纔回了你這一句呢,你就受不了了,我隻是想告訴你,己所不欲勿施於人。

彆說工人住棚子,他們受不受得了,就不讓你去體會這住棚子的苦,直說這建棚子也得要錢要工的,你一樣也出不了,怎的還敢說的這般簡單?”

葉紫涵看她是真氣得不輕,到也就這情況和她講了幾句道理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