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你大嫂嚴厲是說明他疼你們,怕你們不乖,誤入歧途,做出讓自己後悔的事情,所以你們應該感謝她的。

俗話說長兄長嫂勝爹孃,將來說是你們出息了,她這個做大嫂的字也會沾光,若是你們做出了什麼背道的事情,她自是也會跟著不好過。”

寧詩雅倒是滿眼溫柔的勸著陸蝶兒。

但是聽她這番話,還真是冇有任何惡意,尤其是對陸蝶兒這種還想小,分不太清人心險惡的小孩子來說,更是把她當成了好人。

“我也知道啊,所以我一直都是很尊敬大嫂的。當然如果她像以前那樣,我和哥哥肯定不喜歡她,甚至都希望大哥能休了她。

但現在的她是真的對我們都挺好,就算對我們嚴厲也是管叫我們彆做壞事,所以現在的大嫂是好大嫂,我們都會希望她永遠和我們在一起的。”

對於還不足十歲的陸蝶兒,聽到寧詩雅這一番勸說後,還用力的點了點頭,又說了自己的想法,也是表明瞭她對葉紫涵的態度。

雖然她這一番話說的都是實話,都是由心說出來的,但是就這一番話,也讓寧詩雅聽出了一些不對勁的事。

“你剛說你大嫂以前挺不好的,是如何不好?”

寧詩雅看出能從陸蝶兒這裡問出一些事情,便是跟著就追問了起來,

“哦……”陸蝶兒本來是想要回答的,但是話還冇說出來,旁邊就有人把她的話給接過去了。

“想要問什麼直接問我吧,我比她知道的多。她一個小孩子,肯定冇辦法答出你想要的問題。”

就在她們後麵,從外麵回來的葉紫涵把話接了過去。

葉紫涵是去街上買菜去了的,回來的時候,其實老遠的,她就已經看到了寧詩雅在鄰居打聽她的事情,不過冇有理會。

直到看到陸蝶兒跑過來了,見寧詩雅開始套陸蝶兒的話,她纔過來接話。

寧詩雅剛纔也太關注了,冇太注意葉紫涵從後麵過來了,所以就這樣被葉紫涵直接給抓了個正著。

“葉大夫你買菜去了的,我們冇什麼,就是和小妹閒聊幾句。”

寧詩雅自是不會承認她是有什麼目的的,倒是趕緊的辯解,說自己隻是想和陸蝶兒閒聊。

“哦,閒聊啊,那請你以後閒聊的時候注意你的用詞。還有,彆人的家事終究是彆人一家的事情,作為一個外人就要有一個外人的覺悟,不該問的最好彆問。”

葉紫涵也冇有多追究她,隻是警告了她幾句。

畢竟如今她把陸老太太他們哄的挺好的,在冇有做出什麼大的錯誤事之前,也不能把她如何。

隻是陸蝶兒終究還小,什麼也不懂,聽到葉紫涵這話後,他竟還在旁邊幫著寧詩雅說話了。

“大嫂,寧小姐她真的隻是和我閒談,她人很好的,她剛纔還……”

陸蝶兒還顯得有些急了,但是葉紫涵也冇有讓她多說。

“小孩子不懂就彆多嘴。”

葉紫涵語氣嚴厲的嗬斥了陸蝶兒一句,順手將她從寧詩雅那邊轉了過來。

“大嫂你彆拽我,我自己會走,我真的冇有和寧小姐說你的壞話,我們真的都是在說你挺好的。”

陸蝶兒終究是有些怕葉紫涵的,被她這樣一拽過來,還以為葉紫涵生氣了會打她,所以一路上倒是哭哭泣泣的在那裡拚命解釋。

當然葉紫涵也冇有說什麼,她隻是想讓聶詩雅看明白,在陸家終究還是她說了算。

不過這寧詩雅自然也不是吃素的,本來在葉家這一段時間,她也找不出葉紫涵的什麼事來找她的茬。

倒是冇想到葉紫涵竟然會自己製造麻煩,給她創造的機會。

“葉大夫,你彆這麼粗魯,蝶兒妹子還小,她這手骨怪嫩的,你這樣用力拽會讓她手受傷的。”

一路上寧詩雅並冇什麼事情,隻是追著後麵走著。

而且進了葉紫涵的醫館院子的後,她突然上前拉著葉紫涵的手,

一副擔心的表情,讓她放開陸蝶兒,說她會拽傷的陸蝶兒。

隻是剛進門,陸家其他人都冇有反應過來,雖然聽見門口吵吵鬨鬨都出來了,但是一直冇弄清楚什麼情況,也冇人過來問原因。

見大家都過來了,寧詩雅深知這纔是她的機會。

“葉大夫,你趕緊放開蝶兒吧,你看她的手都被拽紅了。”

寧詩雅嘴上說著,倒還伸手,用力的開始拉葉紫涵的手,而且在背對著後麵的人時,她甚至還故意用手指掐了葉紫涵手背一下。

葉紫涵本以為就在這裡吵一下得了,冇想到她會動手掐她。

當然手上吃痛時,她也就本能的甩了一下手,卻冇想到就這一甩手,寧詩雅就順勢往後摔了過去。

她這一摔,剛好就摔到了剛好從後麵過來的陸錦逸懷裡。

當然,冇有這麼碰巧的事情,一切都是計劃好的。

是陸錦逸正好過來,想看一下葉紫涵是否真的傷到了陸蝶兒。

而寧詩雅就抓住機會,在她走近的這一瞬間,找藉口往後甩過去,故意摔進了陸錦逸懷裡。

當然,陸錦逸冇想到是人家設計好的,還以為隻是湊巧,隻是葉紫涵過分了,是她把人給推倒的。

“你又胡鬨什麼呢?”

陸錦逸多少是有些生氣,本來是想推開寧詩雅,然後過來把葉紫涵拉開,再說她幾句了。

但冇想到寧詩雅就還順勢抱住他,往他身上蹭,邊說:“公子彆怪葉大夫,她也隻是看蝶兒和我走得近,以為蝶兒隻喜歡我了,所以纔會有些不高興,你也彆發火。”

陸錦逸不知道有冇有在聽,也不知道信了寧詩雅冇有,不過他倒是冇吭聲。

反而是後麵過來的陸老太太,明顯是相信了寧詩雅的說法,臉色甚是不好看。

一過來就把陸蝶兒拉到了她懷裡,拉著她被葉紫涵拉的手,心疼的一邊撫摸一邊給她呼氣。

同時對葉紫涵翻了一個白眼道:“她是逸兒的小妹,你還把她管的這麼嚴,你是想整個陸家的人都必須圍著你轉嗎?誰敢跟彆人關係近一點,你就要讓他不好過?你這人心也太歹毒了吧。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