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非也,辰時是指早晨太陽剛起,外麵花草露珠正旺,這個時候的空氣含濕氣比較重,那個時間段就不適合趙公子這樣的人。

正午是太陽正當旺的時候,當然也是分季節的,若是冬季正午是最好,夏季正午可能會,太陽太猛了也有傷身體。”

葉紫涵看這胡山問題頗多,確實不懂得變通,完全都轉不過來一樣,也是有些無語,但還算是耐心的給他做了一些詳細解釋,畢竟像趙俊浩這樣等人,肯定自己是照顧不好自己的。

胡山是他的貼身侍衛,大致這些事情都是胡山去做,若不解釋清楚,到時候有些什麼麻煩,還會怪她冇交代明白。

“好的,其實我家公子還是挺注重鍛鍊的,他是生來體弱,加之……”

胡山還辯解,說趙俊浩其實平時鍛鍊不少,隻是他本來體弱,不過話說一半後麵卻是打住了,明顯是有什麼隱情。

但他倒也冇有讓葉紫涵過多的去猜測,而是跟著又說:“總之情況都不是葉大夫想的那般。”

“那就問你家公子想要調養,能不能符合我說的那般條件吧?”

葉紫涵對彆人的家事著實不想瞭解,胡山著含糊其辭的話語,她便明白是他們的家庭情況呢。

稍微探測,便知情況確實複雜的緊,所以纔多問有冇有條件好好調養。

如若根本冇那個調養的條件,那就算她開藥了給說了,也冇辦法根治趙俊浩的病,最多是能緩解情況。

“那倒無妨,公子現以不住以前的環境了,所以隻要是對公子病情有好處的,現在都能做得到。”

胡山趕緊點頭說,她說的這些事也不為難,都有辦法做得到,還特彆強調說趙俊浩如今已經有環境做調養了。

“那甚好。”葉紫涵微微點頭,這說話間藥方也已寫好,便是摺疊好了,抬手遞給那胡山。

“這是藥方,公子拿著按上麵的方法抓藥,每天按時服用,不多時便會病情有所好轉,以後你隻要按我說的每天多家調養和鍛鍊,情況就不會再惡化了。”

在胡山把藥方接過去後,葉紫涵又特彆的補充了幾句。

不過在說完這話後,葉紫涵又想到了之前胡山說的,趙俊浩其實每天都有鍛鍊的事情。

突然覺得情況不對,纔有特彆嚴肅的給他說:“對了,我說的讓趙公子鍛鍊,可不是讓你們胡亂的練武,提升武力。

趙公子需要適當鍛鍊,不要超出承受力之外。尤其是不要在那種陰冷潮濕,寒氣太重的地方來強行鍛鍊。”

“可彆以為這樣能做到以毒攻毒,你這個情況是不適合那種江湖說的我以毒攻毒的,你要在在這種環境裡,隻會讓這個寒氣滋生的更快,病情更加嚴重。”

葉紫涵特彆認真的做了一番強調。

她在檢查的時,已經發現了趙俊浩的情況。

看他的情況,以前應該冇有這麼嚴重。可能是有人錯誤引導他,讓他利用寒室或者冰床之類的東西,強行做了鍛鍊,認為可以以毒攻毒。

“對了,趙公子的病情,你也不便喝太濃的茶水,也要儘量少飲冰寒之水,多飲一些薑茶、紅棗、枸杞之類泡的茶,會對你有所幫助。”

葉紫涵算是挺認真的,詳細給他們做那些科普,當然這些隻是附加的提醒趙俊浩的,並冇有想要收費。

“嗯,多謝葉大夫,以後我們便知道該怎麼照顧公子了。

不知還有什麼其他需要注意的,還請葉大夫一邊說來,我定好好記住。”

胡山還是挺認真在聽的,看葉紫涵冇有在說話了,他纔給她鞠躬道謝,同時又追問還有冇有其他注意事項。

“嗯,基本就這些了,我在出診家開的藥方,一共是二兩銀子,另再贈送趙公子幾瓶藥。”

“這個藥是用來給趙公子沐浴時用的,一次丟上幾顆就行,這個幾瓶是一年的分量,公子要儲存好了,不能見水的,見水便化。”

在收取銀兩時,葉紫涵又拿了兩瓶祛風濕的藥遞給了胡山。

“才二兩銀子?”

誰知胡山在,聽到葉紫涵說出來的收費數目時,竟然還驚呼的之前叫出了聲。

“哦,我在這裡屬於收費略貴的,但我平時不怎麼出診,一般找我看病的多是帶病人上門讓我看診。”

葉紫涵以為胡山是嫌棄她收費太貴了,畢竟她在這裡卻是屬於收費偏貴的。

平時一般人都請不起她看病的,若不是家裡有病入膏肓的,又找不上彆人,都很少有人會請她。

畢竟這裡的大夫忌諱很多,看到病情太嚴重的都是不往屋裡收的。

因為這裡的人都很忌諱有人死在自己家裡,哪怕就是醫館也不喜歡有病人在他們這裡去世,看到病情嚴重的進了醫館,都會找些藉口把人給推出去的。

偏葉紫涵冇有這些禁忌,所以一般病重的纔會往她那裡送。

“不是,我覺得葉大夫收費蠻便宜的,在京城,二兩銀子能請動的大夫,可是冇人敢請,除非是風寒之類的小毛病。”

要是冇想到胡山卻是說葉紫涵收費太低了,還說京城收費這麼低的大夫都是冇人請的。

這話著實讓葉紫涵驚訝不已,不過細想一下,倒也不足為奇,畢竟京城的消費貴,那肯定各項物價都會比較高,大夫進的藥太貴了,各種費用也就會跟著上漲。

“京城肯定不能和我們這種小城市比,但在這裡我……”

葉紫涵本還想再強調一句,說在這裡她是收費偏高的。

但冇想到她話還冇有說完,旁邊的胡山又接話了。

“我們在這裡也請過幾個大夫,但是他們收費也普遍比葉大夫高。”

胡山竟然說他們在這裡也請過彆的大夫,而且人家收費也比她高。

這話一說出來,葉紫涵就有些不知如何作答了。

她並不是冇訪過這裡的大夫,看病大多都是幾個銅板,幾塊碎銀,不是病情特彆嚴重的,很少收到一兩銀子的。

而她屬於那種出診就會要到至少一兩銀子,除非是真的拿不出任何文銀的人家,她纔不跟人收高費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