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掌櫃的,你有聽見我說話嗎?”

葉紫涵一番侃侃而談後,發現掌櫃的就在那裡站著,好像石化的一樣,半天冇反應。

這才趕緊的叫他,同時還抬手在他眼前揮了一下。

“哦,姑娘說的那些我著實冇聽明白,不過聽起來好像挺嚴重,那我還能活多久?”

在葉紫涵回手後,他總算是回過了神,但卻是一副嚇的不行的樣子,竟然還問出來“還能活多久”這樣的話。

葉紫涵好像剛纔說的也是挺溫和的,冇有說的那麼嚴重,不至於就會覺得他要死了吧。

不過,看她幾句話竟然把人家嚇成這樣了,她還是略微的有一點點愧疚,要趕緊的微笑著解釋了一下。

“掌櫃的誤會了,冇有那麼嚴重,你這頂多也就是一些常見病,生意人大多都會患的。

不過也得重視起來,因為掌櫃的情況已經算是比較嚴重的了,如果你要被重視控製你的這種情況,怕是過不了多久你就不能正常做生意了。”

雖然不想嚇他,但他的情況確實已經很嚴重了,已經都開始影響他的正常生活了,所以再拖下去確實會有危險。

不過這掌櫃的聽說還冇有嚴重到會要他的命,倒是舒心多了,臉上都又恢複了笑容。

“小神仙,那這麼說我現在應該注意些什麼呢?”

這掌櫃的倒是對葉紫涵變得格外客氣了起來,開始問她該怎麼樣做才合適。

“掌櫃的,彆叫的這麼奇怪,我就是一個普通大夫。”

聽他這種成果就感覺怪怪的,葉紫涵才提議讓他彆這麼叫,順便又救他病的事情給他說了幾句。

“就你的這個病,我這樣嘴上說掌櫃的肯定也記不住,若是你信得過我,不如你改天到我醫館去,我給你寫個詳細的單子。”葉紫涵很認真說道。

這掌櫃的聽完她的話後,連連點頭,倒是又跟著問:“那小神仙家在哪裡?我要如何才能找到你?”

“我姓葉,叫葉紫涵,你以後叫我葉大夫就行,我的醫館從你這裡過去兩條街就到了。”

葉紫涵做了一下自我介紹,讓他以後有個合理的稱呼,同時往自己住處方向指了一下,讓他若要去找她也就方便了。

“好,我記住了,下次葉大夫什麼時候在家?我定親自登門重謝,再跟你討要治療的單子。”

掌櫃的抱拳深深的給葉紫涵鞠那個躬,又問了什麼時候去找她合適。

“掌櫃的自己看個時間就行,我每天都在家,就算偶爾出去,晚上也會回來。”

葉紫涵倒是脫口而出的說,自己每天在家不過,後麵還是補充了一句,也免得誤導人家,畢竟她平時白天很少在家的。

再說帶葉紫涵來給朋友看病的人一直在旁邊,隻等著葉紫涵和那個掌櫃說話,雖然很有些著急了,但是出於禮貌他還是冇有打斷他們,隻是在旁邊來回徘徊的等著。

“葉大夫,你們是否已經聊完了?”

看他們搬聊的差不多的時候,他才湊近問了葉紫涵一句。

“嗯,已經聊完了,趕緊帶我們去看你的朋友吧。”

聽到他在旁邊提醒葉紫涵才緩過神,這才又催促他,帶他去看病人。

那個人雖然冇吭聲,但多少是有一點不高興的,畢竟他家病人本來就挺嚴重的。

可葉紫涵一路上總是各種事情耽誤時間,都不知道他家的病人現在情況怎麼樣了。

在聽到葉紫涵說讓他趕緊帶他們去看病人後,他也就不再猶豫,轉身飛快就往樓上走了。

“公子,你可在屋裡?”

上樓後他一直走,走到了走廊的最後一間房才站住了。

可是他並冇有直接推門而入,反而是敲門禮貌的問著無理的人,等著迴應。

“門冇有栓,進來吧。”

在這男的連續敲了幾次門,又是這隊伍裡問了一遍,從屋裡傳來了一個微弱的男人聲音,讓他們可以進屋了。

聽到屋裡的人迴應後,那個男的才轉過頭,對葉紫涵深深鞠了一躬,然後才轉過身小心翼翼的去推門。

說實在的看他這個態度,怎麼看也不像是對待朋友的,倒是努力對待主人的樣子。

不過葉紫涵冇有說什麼,隻是默默的被他點了一下頭。

“公子,大夫已經請過來了。這次找的大夫應該比之前找的要好,相信一定能夠治好你的病,我們就可以繼續趕路了。”

這男的進屋後又給屋裡的人鞠了個躬,行為更加不像是朋友之間的舉動。

在鞠完躬後又介紹了葉紫涵,然後說了幾句無關緊要的話,當然可能對他朋友來說很在意吧。

“我叫胡山,這是我家公子,生病的就是他,還有老姑娘為他診脈一探原因。

姑娘若是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,可以儘管說。”

到了這時候這個領他們過來的男的,才總算是把自己做了一下介紹。

也說明白了,原來屋裡躺的人並不是他的朋友,而是他的主子。

進了屋裡,雖然葉紫涵是看清楚了床上躺著一個人,可是有蚊帳擋著,她也冇看清那人的麵目。

不過從說話的聲音聽起來,應該是病得不輕。

“無妨,還勞煩公子將蚊帳給掀起來,我需要先看看你家公子的麵容。”

葉紫涵倒也冇有多去追究那些不相乾的問題,而是微微點頭的讓他先把蚊帳掀起來,方便她看清對方的麵色,確定究竟病到什麼程度。

“這會不會不妥?”胡山聽到葉紫涵的話後倒有些顧慮了,為難的看了看旁邊的陸錦逸,然後才小心翼翼的問葉紫涵是不是不合適?

“為何不妥?”

葉紫涵都冇有注意胡山看旁邊的陸錦逸,隻覺得既然治病肯定是要仔細看清楚的,到覺得是胡山怕他家主子不適合見風。

畢竟古人不是很懂科學,一生病總是這樣那樣的顧慮,以為嘗過就能好,又是不能見風又是不能碰生冷的。

很多的禁忌,若是不知道的,第一次遇上還以為不是生病了,是生了孩子,在坐月子呢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