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也是被陸錦逸這嗬斥一句後,那個男人才反應過來,趕緊搓搓的一笑,還是有些不好意思地鞠了一個躬,道歉道:“抱歉,我太著急了,剛多有冒犯,還望姑娘海涵。”

“少廢話了,趕緊說,你找我做什麼吧。”

葉紫涵倒是不像陸錦逸,冇那麼多的亂七八糟的規矩。

再說萬事也是要看情況的,對方明顯就不是有意冒犯,應該是有事比較緊迫。

所以也就在那個人鬆開手道歉後,也是揮了一下手便催促他趕緊說正事。

“哦,是這樣的,我有一個朋友突然發重病,我找那周圍冇見有什麼顯眼的醫館,就被人給指到了這裡。”

這人在葉紫涵的追問下才說了來意。

跟著打量了葉紫涵一眼,又說:“聽人說這個醫館是個年輕女大夫,但我冇想到是如此年輕的姑娘。”

“你先彆管多年輕,倒是說你把你朋友放在什麼地方,趕緊帶我去看一下。”

葉紫涵懶得和他廢話,隻是讓他趕緊帶她去看病人。

“哦,我的朋友還在前麵的客棧呢,他病的挺嚴重的,我也不便把他帶出來,所以隻能勞煩姑娘你跑一趟了。”

那男的再次鞠了一個躬,倒還是蠻有些歉意的,邀請著葉紫涵,希望能上門給他朋友看診。

“你那朋友是男是女?可有什麼不便?”

聽說要出診,也不知對方是什麼人,又還是在客棧裡麵,陸錦逸就不太放心葉紫涵去,倒是把她攔在身後,追問起了對方朋友的身份。

“哦,我的朋友是個謙謙君子,是個讀書人,且真是重病在身,絕不會對令夫人有什麼不雅之舉。

我們原意是要上京城趕考的,卻不想路上遇上這種糟心事,真是要勞煩姑娘多多費心,一定要把我這朋友給治好。畢竟他與我離開家時,我還對他父母承諾,一定會帶他平安歸去的。”

這男的說著說著,又給葉紫涵和陸錦逸鞠了一躬。

看他這樣子著實著急,也應該是比較上心的朋友。

“行,你幫我拎上藥箱,這便出發。”

想著救人要緊,而且看對方也是誠意滿滿的,確實著急不像是有什麼壞心思的。

所以葉紫涵便也冇有多猶豫,趕緊拿出藥箱塞到了那個男人手上,便催促他趕緊帶她去看那個病人了。

“我陪你一起吧。”

陸錦逸倒是覺得這人冇有表麵看的這麼簡單,倒是不放心葉紫涵一個人,便是伸手將她的藥箱接過來,拉住她的手,說要陪她一起去。

果然這男的一見陸錦逸也要跟去,臉上就飛快的閃過的一抹不易察覺的不悅,彈道也冇有太過於明顯。

還是很快,又帶著笑容點了點頭道:“這樣甚好,看公子定是和夫人很是恩愛,不放心也是應該的,那這邊請。”

雖他這話裡明顯的是對陸錦逸有嘲諷之意,覺得他隻會圍著一個女人轉的意思。

但陸錦逸也不在意,依舊是提著藥箱還伸手將葉紫涵拽到懷裡,像是護寶一般護著往外走了。

那男的雖是看不慣,但也不敢吭聲,而且笑容還不敢太過於露出鄙夷之容,值得小心翼翼的跟在他們後麵。

“既是去看我朋友的,公子還是把這藥相給予我,讓我來提吧。”

走到門口後,那男的才走到陸錦逸旁邊,一副討好的表情提議要親自拿藥箱。

“這裡麵放的可都是寶,不經摔,也不能磕碰,就是走路都得平平穩穩的,不得晃動著箱子,否則弄混了可是會吃死人的。”

這陸錦逸也是怪難為人的,拿個藥箱還讓人必須得雙手抱在胸前,說不得磕碰摔倒,葉紫涵倒也是就還覺得有那麼幾分理。

卻說還讓人不得搖晃,這就有點太過於難為人了,也讓葉紫涵差點給笑出聲。

所以說裡麵的藥不能混倒是有些道理,但葉子涵也基本都是單獨包裝好的,該是藥水的都是瓶裝的,不是很用力的磕碰也不存在會摔出來。

至於乾的藥丸或者藥粉之類的,她都是層層包裝單獨隔開,用的包裝紙包好後,還有用盒子單獨裝的,怎麼也不存在混到一起這種事。

隻要稍微懂一點的,大致都不會被他這樣給忽悠,但這個人明顯對醫術一無所知,再加上又是對人有所求,便也不敢馬虎,隻能連連點頭,然後小心翼翼的雙手把藥箱緊緊抱著。

抱著這藥箱,還得每一走一步都輕手輕腳,不敢太過於放開大步走路了。

“大娘,該出去了,這時間也不早了,剛好葉大夫和逸哥哥都出去了,彆等著他們一會兒回來拿,肯定不讓我們去。”

葉紫涵他們前腳剛走,寧詩雅就在這裡開始慫恿陸老太太去逛街。

陸老太太真以為是什麼好事,自然也就毫不猶豫的答應了。

“你說的客棧在哪裡呀。”

那個男的一路把葉紫涵他們領著往前走,竟然走了挺遠,還冇有走到目的地,這讓葉紫涵不禁有些懷疑,他是不是在搞什麼惡作劇。

“啊?”那個男的被葉紫涵一問,他才趕緊站住腳。

“哦,應該是在那邊吧,我剛纔抱著那個箱子,不敢走神,隻看腳下了,冇有看到了什麼地方,走過了。”

那個男的在葉紫涵的提醒下,站住左右環顧了一下後,才略微不好意思的指著他們後麵那家客棧,說應該是在那裡。

“你這人,就算你不看旁邊,你也該大致知道走了多遠了吧,你在這裡難道是今天纔過來住的嗎?”

竟然走過了,再讓葉紫涵都不知道說他什麼好,雖然她也不是很忙,但是生病的人不能等啦。

“抱歉抱歉,我是真的冇注意。不過我還真的是第一次過來,這邊還就隻住了不到一個星期,平時冇怎麼出來走過,對周圍的環境確實不怎麼熟。”

那個男的又開始不停的道歉,這人就慣會道歉,不過每次道歉的時候,這誠意倒也挺真誠的。

說實在的也不知道他究竟什麼來曆,但是看他這穿著打扮,應該不是普通人家的公子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