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我的意思是我家裡不能有外人。”

葉紫涵看不說的更明白一點,他根本就理解不過來,這又才特彆的解釋了一句。

就這樣說一句她都覺得不夠,又補充說:“我花錢買房子是為了讓自己住的舒心,最多是能跟我的親人一起分享,可容納不下不親不故的人。”

“我是你相公。”

陸錦逸還是那副淡漠的態度,靜靜的回來一句。

而且葉紫涵張嘴準備說下一句是,他又纔跟著說:“我會找寧詩雅商量,讓她從這裡搬出去了。”

“什麼?我的房子讓一個外人搬離還得商量?”

葉紫涵聽到他的話後,倒是止不住的嘲笑了起來。

這不是典型的鳩占鵲巢嗎?強住在彆人家裡要離開,還對彆人好言好語哄著走,真是第一次聽說這麼不要臉的。

但是陸錦逸顯然冇有想要跟她解釋的意思,隻是靜靜的獨自轉身進了屋裡。

“你太過分了。”

再說,這會兒陸老太太正和寧詩雅不知道什麼事情產生了分歧。

不過兩人也都是在屋裡,在寧詩雅的房間裡說話的。

而且陸老太太是一衝進去,就氣勢洶洶地對寧詩雅吼了一句。

“大娘,什麼事情讓你發這麼大的火呢?我做錯什麼了?”

寧詩雅還是像平時和葉紫涵的態度差不多,也是一副委屈巴巴,不知所措的樣子看著陸老太太問著原因。

“你就彆在這裡裝的多無辜了,你說蝶兒昨天中毒,是不是你搞的鬼?你給的那個玉米皮是變質有毒的,難道你不知道嗎你是不是存心想要害死蝶兒。”

陸老太太很氣憤,伸手就抓著寧詩雅的衣領子,對她大聲質問起來。

但是寧詩雅就不慌,還委屈的不行,一雙大眼睛倒是撲閃撲閃的淌起了淚,小指頭大的淚水如珍珠一般的,從她粉嫩的臉頰上麵滑落下來。

這哭的梨花帶雨的,滿臉委屈的小表情,再配上她這可人兒的小臉蛋。

儘管是陸老太太這一把年紀的人,也被她這一副表情給打動了,慢慢的鬆開了她的衣領。

“大娘,你準是誤會我了,我和點兒姐妹感情也還不錯的。再說,我與逸哥哥那是青梅竹馬。

我一片真心追到這裡找他,又怎會害他的家人了,若讓他知我害他的小妹,他又豈還會要我?

又把這話說回來,我害小妹對我能有什麼好處?”

寧詩雅自是不肯承認是她害陸蝶兒的,還為此找了好一番的說辭,就拿她和陸錦逸的感情來打感情牌。

看陸老太太還是記著頭冇有做回答,寧詩雅又補充說:“許是那賣玉米皮了,把東西放變質了,為了賺錢冇有換掉吧。

我以前都是彆人做好遞到我手上給我吃的,這是我第一次親自去買,自是認不到這質量好壞。早知是這玉米皮有問題,會讓小妹吃這番苦頭,我準不買了,又怎會拿它來還小妹呢?”

陸老太太就是一個隻會嘴上話多的人,心思倒是單純的很,看寧詩雅這麼說後,她倒是信了。

“行了,蝶兒現在已經冇事了,這事也就當不曾發生,以後買東西注意些就是。”

陸老太太看寧詩雅委屈巴巴的樣子,終是不忍心追求,也就隻叮嚀她幾句,讓她下次小心些便作罷了。

“大娘,你冇有和他們說這玉米皮是我買的吧?你可千萬要幫我保密。

我真是不想害蝶兒的,但若讓逸哥哥知道了,他肯定不信我,葉大夫更是對我敵意滿滿的自是,更不可能信我了。”

誰知這寧詩雅還挺會得寸進尺地,看陸老太太轉身準備出去時,她又趕緊叫著她,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,要陸老太太為她保密。

陸老太太都已經答應不追究了,又看她又是委屈又是可憐的樣子,自然是毫不猶豫就答應了。

“你放心,我暫時誰也冇說,你下次買東西小心些便是了。”

陸老太太雖是答應為她保密,但心裡還是有些不舒服的,畢竟受傷害的終究是她女兒。

這一點寧詩雅心裡也有數,所以看陸老太太這略帶氣憤的樣子,她才又趕緊說:“謝謝大娘,我下次一定買好東西來感謝你們。”

“一會兒我就帶大娘去街上,買好吃的給蝶兒來補身體,一定讓她受的這份罪給她補起來。”

寧詩雅的轉變也是挺快的,剛纔還可憐兮兮眼淚直往下掉的,這會兒已經滿臉笑容了。

看她這轉變的飛快的表情,陸老太太竟然也不曾一絲的懷疑。

尤其是一聽說帶她去街上買好吃的,她就完全忘了陸蝶兒剛受的罪了。

“嗯,去街上讓我來選,你就彆再隨便亂買吃的了。我怕那些賺黑心錢的人,把一些壞掉變質的東西混在裡麵,你也選不出。”

也不知陸老太太哪來的自信,竟然覺得之前隻是寧詩雅被人給蒙了,纔買上壞掉變質的食物,認為隻要她親自去選就不會出問題了。

另一邊,葉紫涵本來還打算要和陸錦逸好好的,把這家裡的事情談一下的。

可是他們剛說了兩句,就有一個人挺急的找上了門。

“你是大夫是吧?”

來的是一個二十來歲的男人,看著彬彬有禮,穿的也挺華麗的,一看就是大戶人家的公子。

“嗯。”葉紫涵往外看了一眼,雖然她冇有像那些大夫那樣,大張旗鼓的搞什麼太大規模,但是門口也是明明白白的立著牌子,註明了是醫館的。

這人倒是好笑,看這一身穿著也不應該是不識字的吧,竟然還知道進屋裡來了,才問她是不是大夫。

“那趕緊的跟我走一趟。”

這人也是莫名其妙,又冇說原因,倒是直接過來上手就抓住葉紫涵的手,要她跟他走。

“哪來的登徒子?這樣對彆人家的娘子動手動手動腳的,你禮貌嗎?”

卻在他抓住葉紫涵的手要往外拖時,被旁邊的陸錦逸上來,直接一把將他們的手給扯開了,還順手拿著他的劍就指向了那個男人的脖子,冷冷的嗬斥了他一句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