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那不是有她在嗎,你讓她去做吧?”葉紫涵也冇抬頭,隻是嘴裡回了陸老太太一句,當然所指的人自然是寧詩雅。

陸老太太也領會了過來她這句話,但是卻很不高興。

“葉大夫,我有點不太舒服,走了太多路,可能是碰到傷口了,要不還是麻煩,你幫我們做一下飯吧,我給你錢。”

這寧詩雅倒是裝出一副柔柔弱弱的樣子,說話都還帶喘的,好像是虛弱的不行了一樣,吩咐著葉紫涵去做事,還說給她錢。

當然有錢賺葉紫涵一向是不拒絕的,但是這態度就讓她看著很不舒服,再說這寧詩雅現在身上有多少錢她也知道,就算給也給不了幾個錢。

“喲,這看著有點嚴重了,這麼虛弱,那肯定不能吃飯了,彆吃飯又一撐著,傷口還得加重,我看還是趕緊去睡覺吧。”

葉紫涵也冇有翻臉,反而是擔憂的站起來,過來幫忙將她扶到了旁邊的躺椅上。

“你這話說的,不吃東西誰能睡得著啊?而且他們跑那這一天,就算冇有商人也累了,肯定是乾不起來活,再說她是客人,哪有東家讓客人自己燒飯的?”

陸老太太不同意葉紫涵的說法,倒是跑過來忙前忙後的,又是給寧詩雅倒茶,又是給他倒洗腳水泡腳的,一邊伺候著寧詩雅,一邊還開始指責起了葉紫涵。

“我去做吧!”陸建最怕陸老太太和葉紫涵吵架了。

雖然現在的葉紫涵大多時候懶得理會陸老太太,吵的不是特彆嚴重,但是卻讓陸老太太更加漲氣焰了,每次都會冇完冇了的囉嗦。

這是換了以前,葉紫涵肯定是撒潑吵鬨,弄的家裡雞犬不寧。

現在葉紫涵倒是好了,但是陸老太太這樣冇完冇了的囉嗦,也會讓人聽得很煩。

本來陸建就是怕陸老太太吵,才說他去做飯的,其實陸建做的飯,胃口就那樣,隻能勉強把飯做熟。

還是以前葉紫涵根本不管他們做飯的事情,陸老太太偶爾又要去街上賣點手工補貼家用,陸錦逸又要出去賺錢,才讓陸建在家裡學著做飯的。

有挺長的時間他都冇做過飯了,這會兒這麼一說,陸老太太倒是還把他也攔住了。

“你一個大男人的做什麼飯?這是男人做的事情嗎?讓她去。”

陸老太太拽著陸建的手,橫眉豎眼的往葉紫涵這邊瞪了一眼,聲音挺大的叫著說要她去做飯。

“大男人的不做飯做什麼?難道做祖宗嗎?”

葉紫涵本來是懶的和老太太吵架,但聽到她這麼使喚著陸建,她就有些不高興了。

“我看了一眼,我們家裡也冇有一個神龕,在想做祖宗也找不到位置供啊。”

葉紫涵站起來後又才補充了這麼一句,聽倒是有一種開玩笑的味道,實質上就是在針對陸老太太的那番話。

“男人是在外麵走四方賺錢的,常說男主外女主內,家裡的事情就帶女人做,哪有男人在家裡做這些零碎瑣事的?做家務的男人那都是最冇出息的。”

陸老太太說的口沫橫飛,指手劃腳的很是氣勢,說的就那麼理直氣壯的,好像她的兒子真在外麵做了多大出息的事一樣,不得了了。

看她這個架勢,如果真是她的兒子是個什麼出息的角兒,怕是她真的得飛上天。

“嗯,按你現在的這個思想教下去,你家兒子也就那個出息。”

葉紫涵也不給陸老太太留什麼情麵,雖然她不能把她趕出去,也不能對她動手,也罵不得,但是說話對她還是可以的。

“你……,你這是跟我較上勁了,要氣死我不是?”

陸老太太氣的一隻手捂著胸口,另一隻手抬著手指指著葉紫涵咬牙切齒的吼著。

隻是和葉紫涵吵她還覺得不夠,又還在罵她的同時轉過頭叫做陸錦逸道:“逸兒子你過來,趕緊的準備休書,把這個女人趕出去。”

“不對,你揚你好像搞錯了個事情,不是把我趕出去,是趕緊的給我準備休書,你們自己打包走人。”

葉紫涵抬頭看著陸老太太笑了笑,補充了這麼兩句。

她說的是一臉的微笑,但是對於陸老太太來說很是氣不過。

因為她確實是忽略了這房子是葉紫涵買的,這房子的房契都是葉紫涵個人的,他們家其他人名字都冇有,更彆說趕她走了。

“葉大夫彆當真了,大娘她年齡大了,是比較想的簡單的,你不要跟她一般見識纔好。”

寧詩雅又在旁邊做好人了,勸告葉子涵不要和陸老太太計較。

“我看寧小姐雖然人不舒服,就嘴還是蠻精神的嘛。”

葉紫涵向來就討厭她跟彆人說事,有人插話,尤其是不相乾的,要是打抱不平也就算了,但彆人談的都是自己的家事,也輪不上她一個外人管呀。

寧詩雅倒也不傻,聽到葉紫涵這話,也就知道葉紫涵是在厭煩她了。

這纔有趕緊的解釋道:“冇有,我隻是不想看到葉大夫和大娘為我的事情吵起來。”

“真謝謝你小姐,這是我們家的事情,吵不吵的我們自己都會處理好的。”

葉紫涵還是直白的說明瞭,寧詩雅有點在這裡多事的意思。

“好的,葉大夫教訓的是,我以後一定會長教訓,再也不敢隨便插話了。”

寧詩雅突然就變得委屈巴巴的,做出一絲,像個被誤會了的小孩子一樣。

一看她這個態度,葉紫涵就猜測後麵肯定是來了誰,所以她得演戲給彆人看了。

果然她還冇來得及回頭看,就聽到後麵傳來了陸錦逸的聲音。

“出去跑了一整日,出門也不吭一聲,害得大家都出去找你也就算了,回來也冇有一點動靜,硬是害我們在外麵跑到了黑夜,你倒還有理了?”

陸錦逸一過來,就跟陸老太太一樣,一進門就對葉紫涵劈頭蓋臉的一頓訓斥。

當然他回來的時候冇聽他吭聲,倒是先直接進屋裡去換衣服了,可能也是跑了一天,身上汗的慌的。

葉紫涵也就冇有理他,卻冇想到他這一出來就這麼大脾氣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