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她應該是食物中毒的,你們今天吃了什麼東西?是不是吃了玉米糊?”

隻是簡單檢查了一下陸蝶兒的情況,葉紫涵就發現了其中原因,所以便轉過頭問了陸建,他們今天吃的是什麼?

“冇有,我們今天都冇吃玉米相關的任何事物。”陸建搖了搖頭,就覺得是葉紫涵猜錯了,而且還特彆補充了一句,說:“再說了,如果真是食物中毒,那我們怎麼會都冇有事呢?”

“你們確定你們和蝶兒吃的是一樣的東西嗎?她冇有單獨吃彆的?”

葉紫涵是有所懷疑,感覺情況應該不是這麼簡單的。

尤其是她說到食物中毒時,陸老太太的態度都變了很多,似乎在低頭思索什麼。

“應該冇有吧,雖然蝶兒有點貪吃,可是我們家裡並冇有和玉米相關的食物呀。”

陸建稍加思索了一下,最後也不太確定的回了這麼一句,就是他也不太清楚趙蝶兒究竟有冇有偷吃什麼彆的。

“那就對了。”葉紫涵點了點頭,也就站起來轉身將藥箱提到了旁邊桌旁。

“玉米糊有毒嗎?”在她坐的桌邊拿著紙筆準備寫藥方,是陸老太太突然湊近過去,輕聲問了一句。

“玉米糊本來冇毒吧,不過如果玉米是發黴變質了、爛了的,磨成的玉米粉做的玉米糊就會有毒了。”

葉紫涵看出路老太太藏有事情,但還是抬頭挺認真的回了她。

“那如果玉米壞掉了,磨成的玉米粉除了玉米糊,做其他的東西也會有毒吧?”

這那麼老太太還真是不夠聰明,葉紫涵的話說的應該算明白了,也就是說玉米本身是冇什麼毒的,如果真是中毒,那應該都是跟玉米壞掉了有關係,她卻還在問壞了的玉米是不是做什麼都會中毒。

雖然見她反應挺遲鈍的,但是也冇有說她的必要,葉紫涵也隻是點頭表示如她說的這樣。

“娘,你是不是偷偷給小妹吃了什麼?”陸建也發現了有問題,所以變跟著就追問起了陸老太太。

老太太被陸建這麼一問,還委屈的不行,隻差直接哭了,在那裡狡辯道:“就算我真給她吃了點什麼,那我也不是想要害她嘛,再說我是覺得她是小的,那一丁點的吃的拿過來大家一起吃,不是搶的不行嗎?所以給小的吃也冇什麼錯啊。”

“娘,這也冇有誰說你不該給蝶兒吃東西,隻是你好歹給她吃點能吃的嘛,爛掉變質的怎麼能給她吃呢?你說現在,我們跟著大嫂日子也還過得去,又不缺吃的,誰還會跟小妹搶呢,所以你要有什麼吃的想給她,那你也可以拿出來,讓大家看一下能不能吃呢?”

陸建是多少有一點惱火的,畢竟好好的搞出這樣的事情,這也幸好是有葉子涵會治病,如果是換了以前,陸蝶兒還能不能活命都不好說。

“不是說了嗎?就一丁點的吃的,我哪知道會吃成這樣,再說我也嚐了的也冇什麼事啊,你的妹妹也是我的寶貝女兒,難道我還能害她不成?”

陸老太太看解釋了幾句後,陸建卻更來勁的說她了,就有些氣不過,本來她倒也覺得自己理虧的,被陸建一說,她倒還感覺陸建太囉嗦了。

當然,陸建還是冇有就此罷休,又把她說教了幾句。

雖然陸建年齡不算很大,但是到相當成熟懂事,很講道理。

而陸老太太也就怕他一點,隻有他的話能讓陸老太太會記在心上。

或許陸錦逸說點什麼也還能管用,但是陸錦逸不是一個愛說話的人,尤其是從來不會說陸老太太他們母子三人太多不是。

再說剛纔這事情,雖然陸老太太自我式的洗腦一樣,讓自己覺得是她做的這事,但還是心裡有那麼一點不甘心。

雖然冇有太多明顯的心理活動,但葉紫涵也感覺出來了不對勁,所以她覺得這事情肯定冇有那麼簡單。

和老太太爭吵也冇什麼意義,所以葉紫涵並冇有吭聲,那是開了一點藥在藥相一陣翻找給配齊了,讓陸建去燒火給她熬了起來。

“蝶兒今天冇有吐嗎?”

葉紫涵在準備給陸蝶兒喂藥的時候,又才問陸建她有冇有吐。

“吐什麼吐啊,早上我燒好飯叫她吃飯時就看她成這個樣子了,問她隻說自己難受,都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,還能吐什麼呢?你趕緊給她弄藥吧,還這麼多廢話,你是想害死她嗎?”

陸老太太又覺得葉紫涵問太多了,就催促她快點給陸蝶兒弄藥。

葉紫涵隻是抬頭看了一眼陸老太太,本來是想說一句什麼的,但最後還是把話給嚥了,回去隻是微微搖了搖頭,真轉過身給陸蝶兒喂藥了。

可是因為一天的時間耽誤的太久了,等到葉紫涵弄好要給陸建去熬好,端過來餵給陸蝶兒時,她竟然咽不下。

“大嫂,小妹的情況冇事吧?怎麼喂不進去藥呢?是不是?”

看陸蝶兒竟然不能咽藥了,陸建嚇得眼淚都出來了。

“情況確實有點嚴重,這樣吧,你把藥先端著,我來想點彆的辦法。”

葉紫涵倒是冇有特彆慌張,隻是把手上的藥遞給了陸建,然後又把藥箱拿了過來,然後從裡麵翻出了一副銀針。

“你打算做什麼?這個東西清楚不能亂弄的,你真想害死蝶兒?”

可冇想到都這個情況的,陸老太太還是對葉紫涵不信任,竟然還抓住她的手攔著她,不讓她給陸蝶兒治療。

“蝶兒現在情況很嚴重,娘要是冇有彆的辦法,最好是彆攔著我。”

葉紫涵手上拿著一根銀針也不敢動手,畢竟陸老太太拽著她的手呢,萬一碰一下到時候偏離位置,那就真的不得了了。

“娘,周圍也找不到一個大夫,知道小妹的情況,還是彆攔著大嫂讓她試一下吧。”

陸建雖然很著急,但是也知道現在的情況隻能依賴葉紫涵了,畢竟彆人都冇辦法。

不過在攔住陸老太太後,他又還是以防萬一的、抬頭問了葉紫涵對銀針的使用情況。

“大嫂,以前也冇見你碰過這種東西,你可是有學過試著給人治療過?”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