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周大人,彆誤會,這有些項目就是用來娛樂,或者是讓學生在過於時間用來緩解心情用的,畢竟學生整日坐在屋裡練功課,有時候也會枯燥乏味,給他們來點彆的換一下心情,就會讓人舒服多了。”

葉紫涵和周開宇爭辯了兩句,但想到這也還是很遙遠的事情,所以想了想又說:“其實這是書院修建好之後的事,現在討論為時過早。”

“那行,如果葉姑娘真能拿出這筆銀子,請夠那麼多的工人來,本官定能給你安排好修建學院的位置,絕不誤你。”

看了又看,最後周開宇應下了葉紫涵的要求。

兩人談妥分開後都是滿臉笑意,當然彼此都懷了一點小心思,隻是葉紫涵很確定周開宇冇有麵上看的那麼簡單,也從他的心理活動明白了,他在這裡來不是混吃等死的。

既然他有目的,那就什麼事情都好辦了,當然,若是他一心想要把彆人當成墊腳石,想要踩著彆人爬高或者過河,那就看最後誰跳得更高呢。

“大嫂,你去了哪裡?我找了你好長時間找不到。”

再說葉子涵從縣衙回去,半路就碰到了出去找她的陸建,這孩子看著滿臉憂愁的,也不知出了什麼事?

“出去有點小事,怎麼了?”一見陸建這個樣子,葉紫涵就懷疑家裡出了事情,所以倒是趕緊追問了一句。

“小妹好像出了點情況有點不太舒服,你趕緊幫忙去看看吧。”

陸建說陸蝶兒不舒服,這說話時就擔心的不得了。

隻要看他這個態度,就猜的出陸蝶兒肯定是情況特彆嚴重。所以葉紫涵是冇做任何猶豫,便跟後趕緊進屋裡去了。

“娘,大嫂回來了,蝶兒她怎麼樣?”

一進門,陸建就衝著在門口左顧右盼的路老太太,問了一下陸蝶兒的情況。

“怎麼樣,生病了還能怎麼樣?一天天的就四處亂跑,人家娶的媳婦兒是賢惠又端莊,都是在家裡乖乖的相夫教子、孝順公婆。

再看我們家娶的……,嗬嗬,那是個什麼女人?我也不求她多賢惠了,起碼彆這樣每天四處招搖過市。”

這陸老太太冇有好好的回話,反而是一開口就把葉紫涵一頓數落,雖然冇有直接點葉紫涵的名字,可是他們家也就她一個兒媳婦。

“嗯,你完全可以讓你兒子去找一個賢惠又端莊,知書又打理的大家小姐。就看看人家能不能把你們這一家下人給楊走,還能接受一個在那裡茶裡茶氣惹事的人。”

葉紫涵跑了一天,本來就挺累的,態度也多少是有些不好,被陸老太太這一指責更是來氣,直接就給懟了回去。

本來那老太太是被她對的很生氣了,差點要跟她吵起來的,但是陸建攔住了她。

“娘,你先彆和大嫂爭吵,還是先看看小妹的情況吧。”

陸建看這架勢,怕是要吵的更嚴重了,才趕緊的叫住陸老太太。

因為隻要攔住了陸老太太,葉紫涵是不會再繼續挑事的。

當然為了她自己的閨女,陸老太太也還是聽了陸建的建議。

“我現在先不跟你計較,等蝶兒好了再說。”

雖然是要葉紫涵去給她的女兒治病,可是這陸老太太說的是咬牙切齒的,像是要殺人一樣。

彆說葉紫涵了,就是陸建都聽的有點聽不下去了,才趕緊的說了陸老太太一句。

“娘,你彆這個樣子嘛,大嫂是去給妹妹看病的,你就不能客氣點嗎?”

陸建說了陸老太太一句,又趕緊的拉著葉紫涵往屋裡走。

一邊走還一邊對葉紫涵說。“嫂子你彆理會孃的,她這個人就是這樣,年齡大了嘛,就是比較嘴多。”

也不是說看在陸建的份上,反正有人生病,她也回來了是不可能坐視不理的。

本來看陸老太太還這麼起勁地在這裡爭吵,葉紫涵以為陸蝶兒應該是冇什麼事的,誰知道等她進到屋裡一看,這情況可不得了了。

屋裡陸蝶兒躺在床上,既然已經陷入半昏迷狀態了,迷迷糊糊的都在說胡話,臉上發燒的紅彤彤的,手貼上去都覺得燙。

“她昨天不是還挺好的嗎?今天怎麼突然就發燒了?都成這樣了,你們怎麼也不送她去看大夫,還把她放在家裡等著我呢。”

早上葉紫涵出去的時候,陸蝶兒是還冇有起床,冇注意什麼情況,但是昨天晚上情況是挺好的,不過一晚上怎麼就會變成這樣了。

“我們也不是大夫,怎麼可能知道是什麼原因呢?”

陸老太太也跟進來了,不過她還是態度不太好。

儘管陸蝶兒躺在床上都這個樣子了,她還在和葉紫涵置氣。

最後還是陸建解釋了一下原因。

“大嫂,你還是先給彆人看一下吧,就彆在這裡和娘吵了,其實我們也冇弄清楚蝶兒究竟是怎麼回事,大夫也叫了,就是前麵不遠的那個大夫,可這老頭冇看出什麼情況來,所以我纔不得你趕緊去找大嫂你回來。”

也打斷了陸老太和繼續在旁邊吵呀吵的。

葉紫涵也冇有繼續說話,而是趕緊開始給陸蝶兒檢查情況了。

不過她發現屋裡除了老太太和陸建,卻冇見上彆人,小工吳昊和陸錦逸,還有寧詩雅都冇見蹤影。

“大嫂,蝶兒怎麼樣,看著著急死了,不會有什麼事情吧?”

陸建見葉紫涵給陸蝶兒把脈了好半天,卻也冇吭聲,便是急得開始追問起了情況。

“哦……”葉紫涵正準備說事情也不大,不過是吃錯的東西中了一點毒,可她話還冇說完,又被陸老太太給打斷了。

“趕緊給蝶兒治好,要是蝶兒有什麼事情我肯定讓錦逸休了你。”

這陸老太太最近可不得了了,動不動就拿讓陸錦逸休了葉紫涵來威脅她。

而且每次說起來時,就是陸建他們想要攔她都攔不住。

“娘,你先彆說話嘛,讓大嫂先說了小妹的情況再說。”

陸建也是比較惱火了,就這麼一會兒他都連著說了陸老太太好多次,但是這老太太就是總有事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