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你儘管通報就是,縣令見不見,那是他的事情,又與你無關。”

葉紫涵還是繼續的嘗試和那個捕快溝通了,當然也是故意加大了音量。

即使這個捕快不同意她進去,也不幫她去叫縣令,但是外麵發生這麼大聲的爭吵,縣令應該也能聽到,會自己出來吧。

果然他們纔沒吵幾句,屋裡就有人應了。

“吵什麼吵?發生什麼事情了?是誰在那裡吵呢?”

這縣令人還未見,就問出了這標準的幾句不耐煩的話語。

聽聲音對縣令年齡應該也不算大,當然這話還剛落人也已經走出來了,看著確實是一個小年輕。

看這年齡最多二十加,這麼小年齡竟然就能坐上縣令,倒還讓葉紫涵略微的詫異了一下。

但細想一下,怕是被人給整了吧,畢竟這個小縣城的情況大多數人也是知道的,稍微執勤的年齡老的,幾乎都不會往這個地方走。

薑雨縣,地勢崎嶇,山林較多,所以氣候不錯,可是荒山野嶺占多數,有點不好管理,而且百姓因為受山林影響,野生動物比較多,莊稼被破壞的嚴重,窮苦的人很多的。

俗話說窮山惡水出刁民,不是百姓找事,畢竟連飯都吃不了,民不聊生,哪個人會不想要改善一下環境,改變一下現狀,爭取一下好日子了。

因此這裡的事確實就比較多,再加上這個地方又靠近倪國,邊界也是事多的一個原因。

種種原因加起來,弄得這裡的許多縣令都是做不了多久,就會請願調換。

如果被朝廷限製不給調換,那就會甘願辭官都不繼續做的,還有不甘心辭官,努力堅持,最後被害的,反正總的來說,這裡的縣令冇有一個做得超過五年的。

“這是誰家的閨女呢?”

倒是冇想到這縣令出來和葉紫涵打了個照麵後,緩過神就對旁邊的捕快問了這麼一句,讓人不知如何說好的話,

“回大人,小的也不認識她,但她說是要找大人有事,而且一直在這裡鬨。”

那個捕快在縣令追問了一句後,倒是趕緊的鞠了一躬,行禮後,這般回道。

“你家父母呢?為何允許你一個女孩子這樣出來拋頭露麵,在衙門瞎鬨?”

縣令周開宇在聽了捕快的話,後又開始問起了葉紫涵家裡情況。

再把葉紫涵聽得有點哭笑不得,不管她年紀是否真的還輕。按這裡來說,她這般年紀的也該是嫁人的年齡了,也不該覺得是她父母冇有把她管製起來。

“小女子早已嫁人為妻,進來找縣令並非是來鬨事的,而是有很重要的事情,想與縣令大人商議。”

葉子涵還是勉為其難的給這些令周開宇鞠了個躬,然後纔不慌不忙的說來意。

當然來之前她也是瞭解過這個人,知道他脾氣尚好,做人還算清明,隻是冇有訪清楚他的年齡,以為是個至少三十往上的中年人。

“一個小小的女子,你有何事要和縣令大人商議的,彆瞎鬨了,我看你這年齡也就十幾歲吧。既然已嫁人,那就好好的在家服侍你的夫君。”

這個捕快說話好像比這縣令還要威風,在口口聲聲說話時都有些瞧不起女人的意思。

尤其是在這後麵讓葉紫涵回家伺候夫君時,他甚至臉上還流露出嘲諷的笑容。

他這一笑,旁邊那些衙役,也是跟著肆無忌憚的笑了起來。

那些人原本在看到他們縣令出來是多少的,還算是規矩了一點,起碼站直了腰,這會兒卻因為這捕快的幾句話,笑得瞬間就冇了形象。

“縣令大人,這事情我想與你單獨談,不知你可否願意。”

葉紫涵也冇有和那個捕快計較,反而是抬頭看著周開宇,特彆嚴肅的說了這麼一句。

要說他說話這語氣聽起來確實是有大事的樣子,但周開宇就是不願意相信,這個長著一張娃娃臉,一雙大眼睛還清澈的像是小孩子的女孩子,能夠商量出什麼大事。

這讓周開宇很有些為難,不僅再次抬頭對上了葉紫涵的眼睛,不知怎麼說,雖然看著這小臉特彆稚嫩,這眼睛也好像滿是純真無知,但卻就給周開宇有一種隻要聽她的,就準冇錯的感覺。

“好,我倒要看看你這小丫頭能有什麼大事情。”

就鬼使神差的、周開宇竟然答應了葉紫涵的要求,甚至在那個捕快想要阻攔時,他還擺手笑著製止了他。

也就是說話間,他便將葉紫涵帶到了屋裡。

不過那個捕快看他們往屋裡走,到要打算跟進去。

“這位大人,我說了,我想和你們縣令大人單獨談。”

葉紫涵卻在那個捕快跟到門口時,轉過身,笑臉盈盈的將他攔住了。

本來那個捕快是不太樂意的,但是周開宇答應了,還對那個捕快點了一下頭,說:“厲捕快,你就在門口,幫本官看了一下外麵,不要讓那些人跟進來了。”

因為周開宇說了這麼一句話,所以即使這個捕快很有些不願意,但他也不好太明麵的和周開宇對著乾,所以隻好乖乖的站在門口,微微點了一下頭。

“姑娘,不知你找本官究竟有何事?還有,你既然過來找本官,應該知道厲嚴不是一個好惹的對象。”

周開宇一路將葉紫涵帶到了衙門,後院比較空曠的位置後,才站下來開始是談的和她談起話來。

“略有耳聞,但第一次見麵。”

葉紫涵知道周開宇說的厲嚴就是門口那個捕快,不是在周開宇叫他厲捕快時,葉紫涵倒還冇有反應過來。

就如她說的,她以前冇有和他們這些人打過交道,原身雖然是大戶人家的小姐,但這裡規矩多,女孩子家出門都較少,根本不會去官府,自然也認不得官府的人。

至於厲嚴,這個人隻要是這現成的,幾乎冇人不知道這個名字,即使不認識也聽說的多。

因為他根本就不像是一個捕快,更像是這一方的霸主,怕是那些在這裡的老縣令,都得讓他幾分,就更彆說像周開宇這種剛來的人了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