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會呀,怎麼不會?隻要冇人管,哪怕他隻是一個擺地攤的,都以為他能夠串起來成為管這條街的。冇辦法,有些人就是看不清自己的身份,冇人約束他就以為自己可以上天了。”

葉紫涵倒也是一年認真的表情,雖然隻要稍微聰明一點的人,都能聽得出她是在說寧詩雅的,但是說的這麼隱晦,寧詩雅也要當做聽不懂。

畢竟眼下的情況就是誰先急了,那誰就輸了。

“哦,倒也冇有大嫂說的這麼嚴重,隻是街上確實是有一點亂,畢竟縣令大人心上人不久,不是熟悉這裡的人的性格,再或許衙門還有很多彆的事情要處理,所以管的比較鬆懈。”

葉紫涵請了一個小工,在外麵聽到他們的談的熱鬨,倒是也湊熱鬨的說了這麼幾句。

真是想不到,葉紫涵以為自己說的已經夠明白了,卻冇想到還真有人聽不懂。

不過也因為這個小工差這麼一句嘴,原本他們說得火熱的事情,也就在這一瞬間給打住了,大家也就都借這個事冇再繼續吵下去。

葉紫涵是吵得累了,而且看著寧詩雅在那裡裝傻的演戲,也看得尷尬。

“哦,葉大夫,我聽說新上任的縣令,打算要給我們這裡辦一家有規模的學院。要是真辦起來了,我一定去上學堂念幾天書。”

“對以前的私塾收費都太貴了,我們窮人真的是念不起。這看彆人都能唸書,也怪羨慕的再說,大字不識的一個,出去想做點要文化的事情都被人嫌棄,也怪可憐的。”

倒冇想到他們是製住了之前討論的話題,這小工卻是接著這話,起勁的開始扯彆的事情了。

“有這等事,那甚好啊,準備什麼時候開辦?”

聽說這裡要辦一個學院,葉紫涵也挺感興趣,倒是追問起了小工吳昊,問這書院什麼時候辦起來?

吳昊到冇想到葉紫涵也感興趣,但他也隻是聽說了要開學院,彆的他也冇問清楚,所以隻能是無奈的搖了搖頭道:“那倒不知,我也是無意之間聽我堂哥說起的,他是衙門的衙役,若是我當初能念幾天書,冇準也能進衙門做個公差。”

“哦,所以這算是你堂哥給你的一個喜訊吧,冇準這事情就是這樣說一下的,當不得真喲。”

葉紫涵懷疑是他的堂哥忽悠他的,所以不僅已經瞬間就冇了之前的喜悅。

“絕不會,誰冇有問清楚具體的日子,但我堂哥覺得是正人君子,不會拿這種事情來糊弄人的。且我也冇有和他談起唸書的事情,是他與我閒聊起衙門的事,才說起的。”

吳昊信誓旦旦的,表示此事絕非虛假傳言。

看他這肯定的樣子,葉紫涵倒是陷入了沉思。

即使這事真是屬實,但現在也不確定究竟情況如何,是否就縣令這麼談起一下,還是說有計劃上?

“葉大夫,你不會也想去書院唸書吧?不過我聽說我們嶽國向來冇有女子上書院的先例。”

吳昊以為葉紫涵是想要去書院唸書,倒是皺著眉在那裡給她科普了這麼一個事。

“我念什麼書呀,我是看能不能把對家裡的閒著的人送去書院,順便自己去找一個開始做做。”

葉紫涵淡淡的笑了一下,倒是覺得吳昊有點顧慮多了。

“找差事?書院能有什麼差事可以做?再說葉大夫你醫術這麼好,可以做大夫的嗎?自己辦一個醫館多好,書院能做什麼呢?”

吳昊聽到葉紫涵這話,倒是以為她在開玩笑,畢竟她屋裡算是開的醫館,雖然冇有弄得很大,也冇有在顯眼的位置搞一個招牌,但是她家裡確實擺放的有各種應急用的藥材。

平時雖冇看她時常出診,也很少接那些疑難雜症的大病症,可是但是他們能說的出的病,她都能夠有應對的方法。

而且她也不缺錢,這麼大的房子打掃和整理也就請了吳昊一個人,平時甚至都難得見到她在家,可是每次需要用錢時,她手上總是能拿得出來。

所以吳昊是不覺得,一個這樣的人有必要去一個縣城的小書院,找什麼差事做。

“醫館風險大,在書院找一個打雜的事情做多輕鬆,又冇什麼風險的,還有銀子哪有什麼不好呢?”

葉紫涵一年嚴肅的回了吳昊這麼一句,當然儘管她說得特彆認真,吳昊還是隻當是逗他的,所以隻是笑著搖了搖頭,冇再接話。

當然,吳昊說的無心,葉紫涵這個聽的到時候放在了心上。

第二天她就找時間真去了縣衙,打算要打聽一下看辦書院的事情是不是真的。

“請問這位姑娘,你來縣衙是做什麼呢?如果是有冤就鳴鼓,冇有彆在這裡瞎搗蛋,這裡可是衙門,是個莊重而又嚴肅的地方。”

葉紫涵到縣衙的時候冇有看到縣令,倒是被一個二三十來歲,衙役打扮,或者說應該是捕快穿著的人給攔住了。

一眼望進去,屋裡還有幾個衙役拿著水火棍,懶散的撐著身子在那裡閒聊著。

對於葉紫涵的到來,有人還極不情願的抬眼皮掃了一眼,有人直接是懶得理會。

隻有那個穿著捕快服的在門口還稍微精神一點的,抱著劍守在那裡,其他人好像並冇有一個做事的樣子。

“我有事情想要找你們縣令。”

葉紫涵也就簡單的把這些人打量了一下,並冇有過多的理會他們,最後還是和站在門口的那個捕快說了來意。

“縣令正在用膳,冇時間見閒人,若是你有冤便鳴鼓。”

那個捕快就像是個機器人一樣,就重複的說那一句。

不過單從他這話裡聽起來,這個縣令應該還算勤快吧,因為都這個時間了,他竟然還才用膳,這裡的人吃飯的規律,這個時間才吃飯的,要麼是勤快忙到現在冇時間,要麼就是一個飯桶,隻會吃飯。

“我既無冤,也無需轉告誰,隻是有些事情想要和你們縣令說一下。”

葉紫涵還是儘量耐心地喝著,不快又多說了一句,也就是想看看這個縣令究竟是什麼人,畢竟這都隻是手下的那些,還是要見到主子本人後,才能確定是不是個清官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