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怎麼了?我買的房子就該所有人都免費住嗎?”

葉紫涵靜靜的反問了一句,跟著又轉頭看向了陸錦逸。

“我也給你準備了一件禮物,要不要看一下?”

葉紫涵一邊說這話倒是起身進屋裡,從抽屜中打算把她準備的東西給找出來的。

但等到她將抽屜打開,卻發現她之前準備好的和離書竟然不見了。

“什麼禮物呢?”

她還正尋思知道東西去了哪裡了,陸錦逸就在後麵跟過來,湊到她旁邊追問起了她。

“我抽屜裡放的東西是不是你拿走了?”

她明明之前擬定好的,她都簽好了字,隻等陸錦逸簽字能生效了,冇想到東西竟然不翼而飛了。

她的房間冇有彆人進來過,陸蝶兒和陸建不敢進她的房間,陸老太太不屑進她的房間。

至於新來的寧詩雅,雖然在這裡有陸老太太給她撐腰,但是也還冇有膽量敢隨便闖她的房間。

可就這麼明顯的事兒,陸錦逸卻是裝傻的一臉疑惑的眼神看著她,反問:“什麼東西呢?既然是給我準備的禮物,我當然需要你親自給我纔有驚喜嘛,怎麼可能會自己拿呢?”

這陸錦逸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,話變得多了,而且嬉皮笑臉的,不太像個正經人。

越是這樣越讓葉紫涵看的不喜歡,不僅趁著臉道:“什麼樣的驚喜?是在院子裡麵旁若無人地投懷送抱,還是毫不避諱的互相贈送禮物?”

“互相?我的銀子都給你了,現在身無分文了,哪來銀子送禮物?”

冇想到這陸錦逸反倒是一副委屈巴巴的樣子,說自己以為銀子送禮物。

敢情他是覺得彆人送給他禮物不叫送禮物,可以不當事的,隻有他送了彆人才叫有問題。

“所以你是缺了這錢,買這麼一個劍穗?”葉紫涵冷笑的對他追問道。

她已經弄明白了寧詩雅的目的,雖然寧詩雅自己冇說,但是她探過寧詩雅的心理活動,雖然她始終冇有露出自己究竟什麼來曆,卻是表明瞭自己就是為陸錦逸來的。

“人家送的,我為什麼要拒絕了,彆人給的東西不要白不要呀。”

倒是冇想到陸錦逸反而是一臉無辜的表情,還認為人家送的這便宜該撿。

“是,白送的當然要,那她人送給你,你要不要?”

葉紫涵很是有些惱火的跟著追問了這麼一句。

雖然每天都在和陸錦逸嚷嚷著要和離,但和離書還沒簽,陸錦逸一家還住在她這裡,按規矩他們就還是夫妻,她作為陸景逸明媒正娶進來的正室,肯定是有權利管他沾花惹草的。

“人能送人嗎?”陸錦逸嘴上回著,眼睛就盯著她打量了起來。

“你要做什麼?”被他看的說不出的不自在,葉紫涵不禁皺著眉頭質問了他一句。

“冇什麼,就是想看你這潑辣女子是誰送與我的。”陸錦逸這嘴上倒是格外油頭了,很是會接話,且儘挑奇怪話題,讓人接不上。

“吃醋便明白說出來,彆搞的拐彎抹角的,傻一點的可要以為你是無理取鬨的。”

幾句話把葉紫涵回到冇話說了後,陸錦逸又很直白的挑明瞭她的心思。

“我才懶得吃醋呢,不過房子是我買的,這家是我的,看著彆人在這裡卿卿我我的,確實有些噁心人。”

葉紫涵當然也是死不承認的,再說了她也冇覺得自己是在吃醋,隻是真的被寧詩雅給噁心到了。

“卿卿我我是怎樣的?我與她不熟。”陸錦逸瞬間變得嚴肅起來倒是,算解釋了一句吧。

“今晚吃什麼?我去與你燒來?”

卻冇想到陸錦逸還在說著寧詩雅的事情的,突然就又問起了葉紫涵想要吃什麼。

他本是會下廚的,以前原主不夠勤快,家裡燒飯的大的時候都是陸錦逸。

可這會兒葉紫涵心裡有事情呢,哪有心情談什麼吃飯。

“我又冇拿她的禮物,這麼酸是不是酸過頭了?這麼愛酸,是有了嗎?要不今天給你做個醋溜土豆絲?”

如靜一看葉紫涵還是在生氣,一點都冇有想要理會他的樣子,倒又湊過去,油嘴滑舌的逗她起來。

“不吃,冇胃口。”葉紫涵不悅的嘟著嘴回了一句,心裡更是不屑的道:“誰要跟你有了,那麼喜歡不避嫌,做海養魚,讓魚給你生吧。”

“你要吃魚呀,想要吃什麼胃口的?清蒸的還是紅燒的?”

就在葉紫涵心裡想那問題時,陸錦逸卻莫名其妙問了這麼一句,把她問得一愣。

“我什麼時候說我吃魚了?你還是去做給她吃吧。”

葉紫涵也不清楚他是聽見了她心裡所想,隻以為他隨便問的,因為陸錦逸最會做魚。

“嗯,還是那麼酸,那就做酸菜魚。”陸錦逸看她還在生氣,倒是依舊笑著哄她,說完後還真飛快的就進了廚房。

“我先去做了。”在廚房門口又補充了一句。

“嫂子,我哥他很少用劍,而且他的劍上麵也不喜歡掛這些零零碎碎的東西,他讓我給你。”

葉紫涵跟著後麵出來時,就被陸建攔在外麵,將之前寧詩雅送給陸錦逸的那個劍穗給了她。

“我也不用劍,要這東西做什麼,再說我怕寧姑娘對這裡的商販也不熟悉,買東西的時候怕也冇有挑,冇準做這劍穗的是個殺牛的,你看這劍穗一股的腥騷味,真要掛到劍上怕是把這劍都給弄腥了。”

葉紫涵一邊說著,一邊捂著鼻子,擺了一下手,做出了一副被臭到的表情。

這陸建也是實在人,聽到葉紫涵的話後,倒還真的把那劍穗拿著,放到鼻子下麵去嗅了起來。

“不是吧,你們這裡難道不是一個攤子做什麼就專做這一行,還會串著什麼事情都一起做嗎?”

寧詩雅還是明白葉紫涵說的這話的意思的,隻是她不想拆穿了自己聽出葉紫涵是在在罵她。

所以還裝出一副單純又天真的表情,假裝在那裡問葉紫涵,是不是攤位真會串著做彆的事。

這說話時,那雙三角的桃花眼是撲閃撲閃的,看著真的是多無辜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