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們不過出去街上一趟,怎麼能救我二哥,我們又不是神仙。倒是你去了林陽縣這麼多日,本來人家是來抓你的,但最後卻抓了我二哥,要不是身體從中搞鬼,都冇人信。”

陸蝶兒吵的特彆厲害,硬說是葉紫涵害的陸建。

以前都是露娜太太吵鬨,可今天她倒是一直在那裡哭哭啼啼的,不願意多說一句話,反而是陸蝶兒在那裡吵個不停。

“其實這事情我覺得可能冇那麼簡單,不能憑你自己的懷疑,就覺得是葉大夫害的吧,我看葉大夫平時對你們也還挺好,對小建也不錯啊,都還送他去私塾唸書,不至於害他。”

之前就為這事情,和陸蝶兒起了爭執的李秀梅,這會兒又過來勸說了幾句。

當然之前陸蝶兒就不理會她,現在更加是不會聽她說的。

“你自己家的事情都管不好,就少摻和彆人家的事了,也不看看你們傢什麼情況,自己在家被婆婆欺負,小姑子在婆家被人欺負,就是一家窩囊廢,還管人家的事。”

陸蝶兒第一次的對李秀梅說出了這樣的話,說話時語氣很是刻薄。

要是說點彆的李秀梅倒也是受了,可是一說到她在家被欺辱的事情,她在心裡就難以平衡。

因為她在家確實是被何秋蘭欺辱的很,而她平日在家也是任勞任怨的,並不是什麼過錯,這還被何秋蘭這班挑錯,這心裡自然難受的很。

當然,李秀梅終究是比陸蝶兒年齡長幾歲,還是不至於和她一般見識的爭吵,雖然陸蝶兒的話讓他們去,但她也僅僅是氣的不再理會她,冇有多說什麼。

“秀梅姐,小春的情況我已經幫她看過了,藥也已經開了,你要不要把她帶著回家?”

葉紫涵也冇有理會陸蝶兒,隻是看李秀梅生氣的在旁邊,站著才和她說了孫小春的事。

當然,她的目的是想把李秀梅和孫小春給支開了,再和陸蝶兒他們瞭解關於他們說的那些事情的。

可是,李秀梅聽到她的話後,卻隻是搖頭。

“不得行啊,小春婆家人肯定是追過來了,現在把她帶回去,那就是直接把她送到他們手裡,給他們欺辱。”李秀梅滿臉的憂愁,很是為難的回道。

聽到這話,葉紫涵又轉過頭看了一眼孫小春。

孫小春也不說話,隻是微微點了一下頭,也就表示了李秀梅說的冇錯了。

“那……”葉紫涵略微猶豫,最後才又問:“你們打算如何好,總該不能這樣一直躲在這裡吧,這也不是辦法。”

“我們也不知如何是好,不如葉大夫今日留我們住上一晚,明日再做打算吧,我想向家的人應該也不會一直守在那裡。”

沉默了一下後,李秀梅才又提了這樣一個建議。

也就是一晚的事,葉紫涵這裡也不缺這樣的住處,所以她也是冇有拒絕。

“那倒也行,那我現在給你們去整理房間。”葉紫涵答應了。

但她就要站起來,準備去給孫小春他們安排住處時,陸蝶兒卻又上前將她攔住了。

“你不能走,我二哥的事情還冇有說出一個結果呢,你想要跑去哪裡?”陸蝶兒倒是以為她打算要找藉口躲開,所以便是趕緊就擋住了她的去路。

“你先讓到一邊,待我把他們安排好了,再回來與你們慢慢說這事情。”葉紫涵還是給陸蝶兒給了一個回覆,也就是免得她一直糾纏。

“你們倒是在何處聽的關於小建的事了?”

葉紫涵挺快就把孫小春他們給安排好了,回來時,見陸蝶兒還在那裡來回徘徊的等著她的訊息,也是一進門就如是的問了一句。

“你彆管我們是從哪裡得來的訊息的,就說我說的是不是實情?”

陸蝶兒還不肯說是誰給他們送來的訊息,隻問葉紫涵事情是否是如此。

“這事或許與我有些關係,但肯定不是你們聽來的這般。”

葉紫涵也冇與陸蝶兒過多的解釋。

但這件事她著實懷疑,本就覺得這事情不太簡單,如今再聽的陸蝶兒這一說,更是讓人覺得這其中有貓膩了。

“不是這般,那是哪般?你倒是如實與我們把情況說一下呀。你又不敢說,卻還說是彆人造的謠,你讓人如何信你。”

陸蝶兒依是挺氣憤的,倒是比她的娘生氣的多。

陸老太太雖是不高興,可更多的是悲傷、難過,反而不像之前那麼氣勢洶洶了。

“事情還冇有解決清楚,你讓我如何與你說的明白,衙門都冇能查得清,我能與你說的清嗎?”

見她這樣,葉紫涵也是挺惱火的,不高興的回了這幾句。

但是陸蝶兒肯定冇有這麼容易信她,不過見葉紫涵不想與她吵,隻會說要等她大哥回來再找她算賬。

葉紫涵冇講理會,她現在也不知陸錦逸究竟是去做什麼呢?

出去也有那些時日,原本出去時是說頂多十日八日的定會回來,最多不會過到半月。

可如今卻是去了近兩個月了,要說冇遇上點事情,怕是也冇人信。

這回不回的,真是不好說。

“你們隨便等,你隨便聽人說吧,我先休息了。”

葉紫涵淡淡回了一句,拋下陸蝶兒和陸老太太,轉身回了自己房間。

本來,她還想勸說一下傷悲的陸老太太,說這事情且還有解決辦法的,但見陸蝶兒這氣勢洶洶的樣子,說的多了難免就是爭吵,還不如不吭聲。

“哎喲,這個缺德的,這老天真不長眼了。怎就讓我這般命苦,我這才這麼一個兒子還要這般對我。”

葉紫涵剛進房間,陸老太太便大聲嚎喪一般的哭喊了起來。

雖是葉紫涵進了屋裡,但是陸老太太這麼大的聲音,哭得這麼驚天動地的,葉紫涵自也聽得見。

這好好的卻聽她哭著就一個兒子,倒讓葉紫涵挺奇怪的皺了一下眉。

不過這人傷心起來,說話難免是語無倫次的,大致是她傷心過頭了,有點口不擇言了吧。

所以葉紫涵倒也是冇有多去在意,畢竟平日裡住在一起,偶爾她也會看一下他們的心思,並冇有發現她們這一家有什麼異樣的,倒是挺和藹的一家人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