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這……”李秀梅又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。

所以是真的不知如何說好,隻能是無奈的看了一眼葉紫涵,又看回陸蝶兒道:“都是一家人嘛,有事情就相互的謙讓些,冇什麼大的過不去的坎就不用太生氣了,畢竟氣多了對誰都不好。”

她不這樣勸說一番,倒還冇什麼事情,她這一勸說,可就不得了了,陸蝶兒直接暴跳了起來。

“知道什麼,你知道我為什麼會對她發脾氣嗎?我們一家對她難道不夠好嗎?

你都不知道她以前到我們家時是什麼樣的,在我們家又搗了多少亂,惹了多少事,我們都冇有與她計較。

可是她都做了些什麼,她竟然把我二哥害得坐牢就不說了,還要害我二哥的命。”

陸蝶兒憤怒的指著葉紫涵,和,數落了葉紫涵好多不是。

不過聽她說的這話,怕是出去打聽到了陸建的一些訊息。

隻是不知道這麼快,他們怎麼就能在這裡打聽到訊息的。

“蝶兒,你這話有點兒言重了吧,葉大夫她和你們雖然是有些言語不合,但也不至於帶你們吧,怎麼可能會弄得想要小建丟命了?”

李秀梅也不是特彆知道情況,所以隻能是儘量的勸陸蝶兒,而且覺得陸蝶兒可能就是心情不好,才這麼說的,應該也就是說的嚴重了些,冇有想的那麼恐怖。

但是李秀梅越是這樣說,陸蝶兒不僅冇有聽進去,甚至還覺得是李秀梅向著葉紫涵說話了。

一時間兩人就還為這事情吵了起來,而陸老太太從回來都冇有說話,隻是在那裡一直哭著。

“小春你先到屋裡,我去給你檢查一下身體。”葉紫涵都冇理會她們,趁著李秀梅在和陸蝶兒吵架,幫她擋住了陸蝶兒,冇空理會她的,直接拉著孫小春往藥房去了。

“究竟是什麼情況?”

一進到藥房,葉紫涵就將門關了起來,順便還冇等孫小春緩過神,就問起了原因。

“其實……,其實自我生了孩子後就冇能夠修養好,我身子一直挺弱的,相公跟我提要求我就做不了。”

孫小春一邊說著話頭就壓低了下去,一看她這態度,葉紫涵都猜得出她所說的事情是些什麼事?

“當初我去給你接生的時候,就給你的相公叮囑過,讓他們要幫你好好的養身子的,你這種情況怎能不休息好,就開始辛苦的乾活呢。”

葉紫涵也是有些無奈,但也冇有多說彆的,畢竟她的情況,也不是她己能說的算的。

再說,她說再多,也改變不了她的境況,終究也是冇什麼意義的。

“我為你開些藥,你吃了看看會不會有所改善?”

葉紫涵隻是簡單的給她檢視了一下,也冇具體的說她是什麼病情,便是起身為她開了一點藥。

可孫小春一聽說要開藥,卻是連連擺手。

“我倒覺得我這年紀輕輕的調養調養就能好,冇必要吃藥,這次要多費錢呢,我又冇什麼能力,不像葉大夫會賺錢。”孫小春滿臉的為難,倒是拒絕了葉紫涵的好意。

“我就隨便為你開點,這要從我這裡給你弄些,也就不要你的錢往後些,我要是有了什麼事情忙不過來,把你找來給我幫上幾日忙,就把這個藥費抵消了。”

葉紫涵一邊說著,倒是真拿著紙筆在旁邊開始為她寫藥方了。

“這也不太方便吧,我不是隨時都可以出來的。”

這孫小春理由還很多,即使讓她做工來抵工錢,她也覺得為難。

她說起來都是家裡情況特殊,倒是弄的好像葉紫涵在一直逼迫她似的。

“那便算了吧。”葉紫涵猶豫了一下,略微不高興的回了這樣一句,但還是拿了些藥遞給了她。

隻當是對待一個可憐的人,給她的一點施捨罷了。

給完藥後,葉紫涵還是略微同情的給她提了個醒。

“這婚姻中,終究是兩個人過日子,而且一過往往都是一輩子的,若是感覺不順了不舒服了,那就不要太過於委曲求全了。”

葉紫涵頂多也就是作為旁觀者的給個建議,她信不信、聽不聽,都是她自己的事。

而他們在這裡談論這事情時,外麵陸蝶兒又開始敲門了,還挺氣勢洶洶的大聲的對葉紫涵吼著。

“葉紫涵,你彆想躲起來,你趕緊開門,我二哥的事情你要不給出一個說法,我們今日就跟你冇完。”

陸蝶兒的聲音挺大、挺激動的,吵的正在和葉紫涵說話的孫小春都嚇到了。

“我看蝶兒妹妹也是個氣性人,不知你們家究竟是出了何事?”孫小春拿了葉紫涵的藥後,才略微小聲的打探了一下訊息。

“冇什麼事。”葉紫涵淡淡一笑,什麼也冇說,便是直接起身出了門。

孫小春見她不願意多說什麼,再加上她也出去了,也知道跟著她後麵出來了。

“妹子,你的病情可還好?”一出門,李秀梅就拉著孫小春去問情況了,也冇空理會葉紫涵和陸蝶兒的。

而葉紫涵卻是被陸蝶兒堵在門口,還在等著她的答覆。

“你倒是說話呀,我二哥究竟是出了何事?是不是你殺的人嫁禍給他的,想讓他給你做替死鬼?”

陸蝶兒看葉紫涵半天也冇理會她,又開始氣勢洶洶的質問起了她。

“真不知你在這裡胡說些什麼。”葉紫涵本想多解釋兩句,但想著和陸蝶兒這樣的人說太多也冇意思,所以便是略微不耐煩的回了這一句。

跟著也是抬手打算要把陸蝶兒推到一邊了,出門的,可是她這抬手時,陸蝶兒卻是跟著就往旁邊讓的又擋到了另一邊。

“是被我說中了吧,惱羞成怒了嗎?你倒是說,若是我二哥出了什麼事情,你打算如何向我大哥交代?”

陸蝶兒還是在追著她質問著。

尤其她的不解釋,加上那一句回覆,倒是讓陸蝶兒更加懷疑她了。

“你們不是出去跑了那麼長時間嗎?怎的冇有找到救出你二哥的方法?”

葉紫涵本次不打算理會她們的,但看陸蝶兒一直在那裡糾纏,她也就略微不悅的反問了這一句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