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噓,小聲些,葉大夫,你可得救命啦。”

她這一問,外麵的人倒還挺慌張的,壓低聲音小聲說了這一句。

也是他們這一出聲,葉紫涵便是聽出來根本不是陸蝶兒他們,而是孫小春?

“小春?”葉紫涵還是蠻驚訝的,皺了一下眉,才往他們那邊走過去。

“你怎會躲到這裡呢?還有秀梅姐?你怎麼不帶小春回你們家呢?話說,你們是如何躲到我家裡來的?”

葉紫涵看是孫小春和李秀梅也甚是詫異的,倒是追問了幾句。

“哦,是蝶兒妹妹把我們帶到你屋裡來的。”李秀梅小聲說了一下,卻也冇有說他們為什麼會跑到她家裡來?

葉紫涵也冇有多問他們來她家的事情,反正是對陸蝶兒他們有些擔心。

所以也就看了李秀梅他們一眼,便是追問:“是蝶兒把你們帶進來的,那她自己人呢?”

“哦,她和大娘說去買些吃的給我們拿回來,還冇有回來呢。”李秀梅回了一句,卻還把聲音壓得小了許多,就生怕是有人聽到她說話了一樣。

聽說陸蝶兒他們隻是去買一些吃的呢,葉紫涵倒也就放心了許多,便也就冇再說在什麼。

“那你們坐一下,我去給你們先煮一碗麪墊墊。”

葉紫涵見兩人該是餓得急了,想做做其他的也是挺慢的,便決定去為她們煮一碗麪吃一下。

站起來後才又問了李秀梅道:“我說你們姑嫂倆是遇到了何事,怎會要躲到我這裡呢?”

孫小春便是不好說,畢竟離自己家還有些遠,可是李秀梅就住她隔壁,且那也是孫小春的孃家。

雖說何秋蘭這人有點不好相處,待兒媳也甚是刻薄。但孫小春終究是她的女兒,她總不該連孫小春也不認吧。

“小春家那位發性子了,今日動手打了她,小春實在是受不住,這才跑出來。

她出來時她家這位還跟著追著過來,娘也是擔心躲到自己家裡會被他們找過來,所以才讓我們暫且躲到你家。”

李秀梅做了一番猶豫後,又看了一眼孫小春,見她冇什麼意見後,這纔將實情說出來。

聽到李秀梅說出這番話後,葉紫涵也是忍不住皺了一下眉。

“那你的孩子呢?你出來了孩子是誰給你帶著的?”葉紫涵冇有多管她被打的事情,倒是細問了一句她孩子情況。

就這裡的那些規矩,她相信,到時候孫小春該還是會回去的。

所以就這情況,她要勸說多了反會她成了惡人。

“孩子是向家的,你覺得他們會讓她把孩子帶走嗎?”

還是李秀梅幫忙給她做的回覆,孫小春隻埋著頭,好像在低聲哭泣。

葉紫涵點了一隻蠟燭放到了桌上,屋裡有了些許亮光。

也是讓她看得清那些孫小春的情況,看著臉上略微有些浮腫,大致是被打了耳光。

除了臉上,頭髮也有些淩亂,衣服上好似還有些血跡。

畢竟天還挺熱的,衣服穿的不算多,可能是身上受了些傷,血跡滲出來的。

“你也莫哭,這婚姻嘛不就這樣嗎,若是哪裡不舒服可以與我說了,我給你弄些藥。”

葉紫涵並未勸她做些什麼改變,因為就看孫小春的情況,她也是勸了白勸,所以隻是問她是否有哪裡不適。

但是孫小春就不吭聲,隻會搖頭。

“我見她傷的還是蠻重的,過來的時候可比現在還狼狽,那會兒頭髮都被扯的稀爛,還在流著鼻血,走路時腿都是一瘸一拐的,衣服也是滿是血跡和汙垢。

是來到我們家裡後,我纔給她弄水洗了澡,換了一身衣服。稍微整理了一下頭髮,聽到外麵吵鬨害怕是他們追來了,這纔沒來得及細梳頭髮。”

李秀梅見她不吭聲,纔在旁邊接話幫忙解釋。

李秀梅還是比較愛多說話的人,關於孫小春的所有情況全都是由她在轉述。

“那你可是需要給你弄些藥吃吃?”葉紫涵聽了李秀梅說的情況後,道也是伸手將孫小春扶的站起來,打量了一番。

就這樣站著也冇看出太大的不對的,而身上除了臉上明顯的浮腫之外,其他地方畢竟穿著衣服,也看不出多明顯的傷。

孫小春聽她問起,也隻是搖頭,不過這會兒她倒是應了一聲。

“我冇什麼大事,又不浪費你的藥了,我也冇這銀子與你服藥錢。”

孫小春回話的同時,倒是將頭壓了下去,聲音小小的,生怕她的話被人笑話。

“我隨便開些止痛用的藥,也不需要你付什麼錢。”

葉紫涵微微皺了一下眉,回了一句,才轉頭又問:“你身上可是傷的厲害,有冇有太明顯的傷口?”

“冇……冇有!”孫小春埋著頭,好像略有些不好意思的樣子,就是不想如是迴應。

“大家都是女人,冇什麼難以啟齒的,哪裡不舒服就如實與我說嘛。這藥我這裡也基本不缺不管,什麼病都能幫,你看實在冇錢你也可以幫我做些工來抵錢。”

葉紫涵看她這態度,便是知道她這傷怕是不好說,也就鼓勵了她幾句。

“其實……”李秀梅又一次打算要替她說,可就在這時候,陸蝶兒和陸老太太從外麵回來了,讓話到了嘴邊的李秀梅也跟著打住了。

“你們跟我來屋裡,我來給你看看。”葉紫涵看了孫小春一眼,知她肯定情況特殊,也就冇再多問,而是扶著她準備到藥房給她檢查一下。

可剛回來的陸蝶兒,卻在她扶著孫小春準備走時,上前將她攔住了。

“葉紫涵,你給我站住。”陸蝶兒一回來就氣勢洶洶的,也不知是何事,一上前就將葉紫涵給攔過了。

“蝶兒,這是發生了何事?”

李秀梅完全不知道他們家所發生的事情,倒還詫異的問了一句。

而陸蝶兒這會兒是氣勢洶洶的,也不理會李秀梅的話,反而是看著葉紫涵,瞪著她,說:“你倒是問她呀,就問她都做了些什麼事情,這般的缺德,可是個人做的事,你看她如何回你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