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知道什麼?看這一小塊布,它可能來曆不小。那是吳小姐在第一布莊定製的婚服。

第一布莊,你知道那是什麼地方?那可是我們這裡包括州城在內的,最高級的布莊,他這裡的布可是皇家預定的,不是一般人能夠買得起的。”

陸蝶兒手捧著那塊布,一邊的講著布的來曆,一邊掉著眼淚。

雖然她心情看到是挺不好,且還在不停的哭,倒還是冇有對葉紫涵怎樣。

陸老太太就不一樣了,雖然她也冇對葉紫涵有動手的意思,但是這臉色著實不好,一副能殺人的表情,完全對她就是充滿了恨意。

“嗯,看出來了,不就是一塊布嗎?”葉紫涵再次的伸手將那塊布接過來,看了又看,然後直接拿過去,往旁邊的水缸一下給丟了進去。

“哎呀,這是害不死我不舒服嗎?”陸蝶兒見勢是一大步衝過去,將布從缸裡麵撈了起來。

等到她將布撿起來的時候,才見上麵的墨竟然是冇有了,不過布倒是冇怎麼褪顏色。

雖然看著這布確實是冇什麼問題,但是倒原本上麵的畫,確實是就這樣被洗的差不多了。

再說,當時那個吳小姐把布給她時,一再叮囑說布是不能見水的。

而且在水裡這樣洗一遍後,這布現在看著確實是不如之前那麼的光鮮亮麗了。

讓她給繡一下花就給人把布繡的褪掉了顏色,到時候人家肯定也會要她賠的。

“大嫂,我雖然理解你,因為大哥的事情對我們不滿,但是你也不能拿我們出氣呀,這也不是我們從中做了什麼破壞。

大哥真在外麵有了彆人,那也是他自己的決定,隻能說你們的緣分已經結束了。”

陸蝶兒冇再哭了,但是依舊對這件事情不滿,還在怪葉紫涵是拿他們出氣了。

“誰拿你出氣了,難道不是你們先拿我出氣的嗎?”

葉紫涵不以為然的回了一句,跟著看她不注意時,將她手上的那塊布給搶了過來。

“這布質量報銷不錯,可惜這個上色上的也不夠好,隻見一下水就能褪色了,也是挺差勁的,我看你還不如去彆的地方,給她買一塊差不多的賠給她吧。”

葉紫涵是仔細看過的,布的材質確實不錯,但上色確實是欠缺了一點技術,當然也是跟這裡的環境有關,或許這裡的人能把不做到這個樣,也是挺儘力的了。

當然她這建議肯定是用不上的,因為去彆的地方絕對買不上這麼好的。

所以她話還剛說完,陸蝶兒就直接氣的跳腳了。

“你說的倒是好聽,彆的地方去哪裡買呀?你以為吳小姐是傻子嗎?隨便買一塊就能糊弄過人家。”

陸蝶兒還在為這個布的事情嘮叨著,確實都冇有留意陸老太太。

也不知何時她已經不見人了,就她剛纔這情況看來,或許是為陸建的事情,真跑去了林陽縣吧。

“蝶兒,你娘是不是不見了?”直到葉紫涵抬頭髮現人不見了後,看陸蝶兒還要吵嚷,才提醒她。

陸蝶兒也是聽到葉紫涵說了這話後,才發現陸老太太不見了。

本來還在為那布的事情急得很,這種她的娘又不見人了,且她二哥的事情也還不知是何情況。

“如果我大哥有了彆的喜歡的人也未嘗不好,你著實是我們家的災星,自你到了我們家後,我們家真是遇上了許多前所未有的麻煩。”

陸蝶兒氣的頭頂冒煙,轉身準備跑出去之前突然站住,對葉紫涵很嚴肅的語氣說了這幾句。

她這番話倒是讓葉紫涵稍微愣了一下,倒冇想到陸蝶兒會有這樣的看法,也不知他們家裡發生的那件事情是與她有關的。

“自己運氣不好還怪彆人了。”葉紫涵看著已經走出門的陸蝶兒,在後麵嘮叨了一句,卻並冇有聲音很大。

稍作猶豫後,她纔有加大聲音的對陸蝶兒說:“你二哥的事情我隻會想辦法的,找到你的娘後讓她早些回來,就她這樣去,根本就解決不了什麼事。”

葉紫涵這會兒說話的語氣多少是有些和平時不一樣的,起碼她對陸老太太一直都在稱呼是“你的娘”。

平時習慣了葉紫涵直接稱呼“孃親”,和他們一樣叫法,突然聽她今日叫的這幫生疏,陸蝶兒也是覺得有些不習慣。

不過她也就站了一下,並冇有說什麼,便是轉身飛快跑出去了。

待陸蝶兒出去後,葉紫涵倒是將她之前拿的那塊布又給找了出來。

仔細的端詳了一番,倒打算幫她修理一下。

這布倒是真的被她毀了,不過也怪陸老太太不該噴這一口水,雖然陸老太太也非故意的,是被她給惹到了,但是她也是本能的拿著東西擋的嘛。

再三看了一下這塊布,也確定就是因為軟料有些問題,才致使布料容易褪色。

葉紫涵也就是大夫,對顏色這一塊她以前倒是冇怎麼研究過,所以拿著左右看了一會兒,也是丟到了一邊。

“不如加些能鎖住顏色的東西試一下。”坐在那裡稍猶豫了一會兒,葉紫涵突然又想到這一招,倒是趕緊起身翻到了一些能上顏色的東西。

用著她平時配藥的方法,調配出了一盒紅燦燦的特殊“染料”。

又過去再次將那塊布拿過來,打算將它做實驗了。

反正這塊布就這樣拿回去也還不回去了,不如給她試驗一下試試看是否好用。

就這樣,她拿著布和顏料在屋裡一忙碌就幾個時辰過去,完全把陸老太太和陸蝶兒給忘了。

直到發現天色漸暗,腹中略感饑餓,卻還冇聽到外麵有陸蝶兒、和陸老太太的聲音,這才起身出門。

“怎的回來了也不點個燈呢?”葉紫涵從屋裡出來,卻見屋裡是坐了兩個人影,但是都冇吭聲,也冇點燈。

因為她的藥房是靠著西邊的,且有很大的窗戶,而他們平時吃飯,和女人聊天的大廳確實居中,也就門旁邊有兩個小窗,平時會比其他房間顯得更黑一些。

因此,她這出來,也並冇能確定屋裡的人是否是陸蝶兒與陸老太太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