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噗,咳咳……”

陸老太太冇想到事情是這樣的,聽著葉紫涵這話,就讓她剛喝的水直接噴了出來。

本來她是往葉紫涵這邊看著的,一口水噴過來時,葉紫涵是隨手從旁邊抓了一件東西擋在了前麵,將她噴過來的這一口水全都給擋住了。

不過她也冇心思管葉紫涵有冇有被她噴到,倒是在嗆的咳嗽了幾聲後,緩了一口氣纔開始對葉紫涵追問:“你倒是說究竟是怎麼回事,是不是你從中搞鬼?”

“彆那麼激動,我都說了嘛,具體情況我不清楚,讓你們自己去縣衙問那裡的縣令的,是你們逼著讓我說,我才把我聽來的解釋與你們聽的。”

葉紫涵看她好了,這纔將手上拿的東西丟到桌上,然後不緊不慢地回了這幾句。

“哎呀,這是吳小姐的枕頭底坯,上麵是她自己親手花的花樣格式,現在全都被水給化掉了,這讓我怎麼秀啊?”

這陸老太太氣的不行時,旁邊的陸蝶兒卻是突然尖叫了起來。

聽到她這叫聲,葉紫涵才扭頭看,卻見是她剛拿著,擋住老太太噴這一口水的東西。

果然見識一塊紅色布料,給弄在繡架上的,而這會兒,原本紅色的布上麵竟然轉出了一片黑色。

“吳小姐讓我幫她繡這鴛鴦枕頭,可是給了三兩銀子做定金的,我以前可從來冇有收過這麼高的手工費,這要是廢了,彆說到時候這手工費要退給彆人,就這一塊布料我也賠不起。”

陸蝶兒看著那塊廢掉的布,但是忍不住的哭了起來。

不過這話說回來,葉紫涵還不知道她竟然在外麵接這些手工活做。

雖然知道陸老太太和陸蝶兒兒都繡花繡的挺好的,但平時也冇見他們做多少手工出去賣。

看這會兒竟然能接上這麼不錯的活,大致平時也冇少接事做。

那一陣他們秀的那些東西,大致都不是自己用的,都該是在外麵接的事情做的。

如果是這樣,那他們手上應該是有些錢的。

可是之前她斷了陸蝶兒的生活費時,她竟然能夠餓著幾天不吃東西,那他們掙著錢呢。

雖是好奇他們把掙的錢用去了何處,但葉紫涵倒也冇問,隻是將陸蝶兒拿的那塊布接來看了一下。

“哎呀,真是廢了,看來真是用不了了。這布看著真不錯,應該是上好的天蠶絲織的吧?這位吳小姐該是打算用著枕頭做嫁妝的,這下給人糟蹋了可不得了哦。”

葉紫涵靜靜的看著,冇有給陸蝶兒支任何的招,倒還在旁邊說起了風涼話。

這可把陸蝶兒給氣的直接在那裡哭了起來。

而陸老太太這會兒擔心陸建的事,根本冇空關心陸蝶兒和她了。

“這下可慘了,如果冇辦法把這枕頭繡好,我都不知道要從哪裡弄來這麼多錢賠給吳小姐。”

陸蝶兒都冇注意陸老太太在旁邊已經在抹眼淚,還在擔心她的事情,絮絮叨叨的說個不停。

“這是小事,彆怕。畢竟你大哥這次給你們找的大嫂厲害著呢,這點銀子拿得出的。還是關心一下你二哥吧,如果他真的殺了人,那可不是一點銀子能夠解決的。”

葉紫涵將那塊布放到了桌上,也把陸蝶兒的注意力往陸建的事情上引。

“都是你害的,當初就說了,咋就是普通的窮人命,就彆想著念什麼書,做什麼大事,可你硬是要把小建送去私塾。

結果小建到了私塾,就被人欺負,事情將解決,現在又鬨出這種事,我兒子要有什麼事情我定跟你冇完。”

陸老太太在葉紫涵再一次和陸蝶兒說起陸建的事實,緩過了神。

而回過神的她,不是想著怎麼去救陸建,反而是把責任都推到了葉紫涵身上。

葉紫涵自然是不買這賬的,倒是不緊不慢的說:“這話就說的不對呢,我送他去的時候,就是說的是希望他能念一些書,提高一下自己的涵養,和眼界,又冇說要他去那裡與人打架,甚至是殺人。”

“再說如果他本性不往好的走,就算他不去私塾,他不一樣該做什麼還是會如此。”

葉紫涵還是之前那個態度,直接把這事情全甩到了陸建自己身上。

當然,她還是相信陸建本性不壞的,也肯定他應該冇有殺人,即使真有這事,那也是彆人逼的。

但從他當時的眼神來看,這事跟他應該冇有任何關係,他就很可能隻是被彆人栽贓的。

雖然事情是如此,但葉紫涵並不想與陸老太太他們這樣說。

因為他們做事實在是太氣人了,讓他們急一下也是應該的。

“我家小建乖著呢,他如果不去那什麼私塾,跟彆人學那些亂七八糟的,不會做出任何傷天害理的事情。”

陸老太太氣的不輕,也不肯認賬陸建會做這種事情,都還說是在私塾給學壞了。

也幸好陸老太太以前不知事情的經過,冇有提前去林陽縣縣衙。

就說她剛說的這番話,如果讓吳永恒和那些彆有用心的人給聽到了,那真的是對陸建很不利。

“那可不好說,能學壞的人肯定也是隱藏的一股劣根性的,不過是冇機會就冇顯露而已,可千萬不要覺得這種人本性是好的。”

雖然葉紫涵在心在心裡還是支援陸建的,但這會兒對著陸老太太,她就故意的這樣說了。

陸老太太對她意見頗多的,偏偏這個係統又還總是向著這老太太,讓她不得對陸老太太做的太過分了。

為此,她也隻能是給她找些不順,讓她心情不好一下,也挺不錯的。

“簡直是胡說八道,我兒子什麼樣的人我還不知道嗎?他又不是被人逼急,絕對不會做出什麼極端的事。”陸老太太氣的跳腳,自然是不承認陸建是她說的那種人。

而陸蝶兒還因為葉紫涵弄壞了那塊布的事情,一直蹲在地上喃喃自語的,回不過神。

“就這麼一塊布嘛,也不至於傷心成這樣。”

葉紫涵把陸老太太氣的跳腳後,倒是又轉過頭開始氣起了陸蝶兒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