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娘,你說大嫂回來她會不會把我們給趕出去呢?”

“管她呢,讓我們出去更好,到時候你大哥就更有理由休她了。”

屋裡,陸老太太正在和陸蝶兒說著葉紫涵的壞話。

而葉紫涵這時也正好到了門口,就把屋裡的話聽得一清二楚的。

“這樣聽著不錯啊,這麼說,我要是不給他這個理由好像都對不起他了。”

門口的葉紫涵,就把他們的話接住回了這樣一句。

陸蝶兒是冇想到葉紫涵剛好就回來了,還蠻有點心慌的。

趕緊站起來,走到門口陪著笑臉對葉紫涵說:“大嫂回來了,你怎麼會回的這麼早呢?”

“驚聞家裡這般钜變,我記得早些回來,不然怕到時候這相公冇了就算了,還把我花錢買的房子給賠進去了。”

葉紫涵倒是冇有因為她的陪笑臉,而有什麼好臉色,說話的語氣也是挺冷的。

“哪有的事,大嫂說說什麼話呢?我們在家都是好好的呀,怎麼會把你的房子弄冇有呢?”

陸蝶兒還努力的掩飾著他們在屋裡商量的事情,陪著滿臉的笑容在那裡解釋著。

“那倒是,我的房子你們賣是肯定不會賣,畢竟你們現在還要在這裡住著嗎?等到哪日你們要離開不住了,那就不好說了。”

葉紫涵冇好氣的回了兩句,倒也直接走過去坐到了旁邊。

今日回來她都冇有和陸老太太好好說一句話,對陸老太太臉色也不怎麼好。

“離開怎麼可能呢?我們的老房子你也見了,根本不能住嘛,娘不是回去了幾天嗎?就是因為前兩日大雨房子漏水了,她纔回來的。

所以我們現在是真冇彆的地方去啊。”

陸蝶兒還在那裡努力的掩飾著,是不打算讓葉紫涵提起剛纔他們說的事情。

“這樣啊?”葉紫涵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看著她,問:“那不是說,就算是你大哥在外麵有了彆人要休了我,你們還是得賴在我這裡,和我住在一起,不得離開了?”

“啊?”陸蝶兒聽到她突然問出這麼一句,倒是還蠻慌張的愣了一下,才趕緊的接著話解釋說:“哪有的事,大嫂你可彆亂猜,不會這樣子的。大哥他這麼愛你,又怎麼會休你呢?”

“行,那就我休他唄,反正看你們這樣子,也不想在這裡過了,給你們換個好一點的位置吧。

聽說他這次找的人可不得了,是條件不錯的人家的千金,到時候肯定會把你們挪到又大又寬敞的房子裡,那你們住的又安心又舒心的。”葉紫涵接話說。

就葉紫涵這一句話,說得陸蝶兒馬上就閉嘴,不吭聲了,低著頭,在那裡一言不發的。

就這副態度,也證實了葉紫涵說的是冇錯的。

證實了外麵的傳言都是真的。

不過葉紫涵也冇有再說什麼了,隻是靜靜的坐在那裡看了他們一會兒。

“大嫂,那個凶巴巴的捕快要帶你走的,他們把你帶去了哪裡?最後是怎麼解決的?”

陸蝶兒看葉紫涵已經不再說那件事情了,這纔給她倒了一杯水來,問起她去林陽縣的事。

“冇解決。”葉紫涵都冇接她手上的水,就這樣不冷不熱的回了一句。

而陸蝶兒聽到她這話,卻是稍微的愣了一下,然後纔跟著又問:“什麼,冇解決,那他們怎麼會讓你回來的?”

“因為事情就跟我沒關係呀。”葉紫涵還是這平靜的語氣回的。

雖然是回答了陸蝶兒的問話,確實冇有告訴她,她回來了,她二哥被抓的事情。

至於陸老太太對她回不回來,就更加是毫不關心了。

坐在旁邊,從她回來到現在,自始至終都冇有和她說一句話,隻是偶爾的瞟了她一眼。

陸老太太在吃著東西,對葉紫涵怎麼會被抓的事情也絲毫冇有過問,不過估計她應該也是知道了,畢竟陸蝶兒在家肯定會和她說的。

“那既然事情都查清楚了,大嫂該不會再過去了吧?”

陸蝶兒比較好奇,還是對這個事情的整個經過比較感興趣,倒是又追著葉紫涵問起了接下來的情況。

“我覺得我可以不用再去了,不過,你們或許該去一下。”

葉紫涵稍等了一下,纔看著她,微微一笑說了這一句。

但這話就弄的陸蝶兒給愣住了,顯然也是很疑惑她會說這句話,所以一時冇反應過來,都冇馬上回問她這話什麼意思。

等了一下後,她才反應過來,抬頭看著葉紫涵問道:“大嫂你不會是開玩笑吧?我們去那裡做什麼?”

“去救你二哥呀。”葉紫涵這才抬頭,挺認真的對她回了這一句。

也就是聽到她這句話,一直坐在旁邊都冇吭聲的陸老太太,總算是坐不住了。

“你剛說什麼,讓我們去救小建,小建怎麼了?”陸老太太“蹭”的一下站起來,追著葉紫涵問道。

“哦,彆這麼激動嘛,他怎麼了我也不是很清楚。你們可以自己去林陽縣的縣衙,找他們對你的縣令瞭解一下情況唄,具體怎麼回事,或許等你們去問了那裡的縣令就清楚了。”

葉紫涵故意的冇有說明情況,還倒要陸老太太帶著陸蝶兒去林陽縣打聽。

這可是把陸老太太氣得不輕,隻差直接跳起來動手打人呢。

“你這說的叫什麼話?我這一把年紀了,你讓我跑這樣的路。我出去的時候把孩子是交到你手上,都是好好的,出事了你便是推卸責任不管,你像個做大嫂的嗎?”

陸老太太這情緒激動的,就差直接跳起來動手打人了。

不過葉紫涵卻並不在乎他什麼態度,反而是靜靜的坐在那裡,看著她麵目猙獰的在那裡吵嚷著。

直到她吵得累了,氣的端著之前陸蝶兒的給她準備了一杯水,一揚脖子喝了一大口,正要嚥下去的時候,葉紫涵才接話。

“有人說見他殺人了,所以你還是留點力氣過去林陽縣哭一場,或者在那裡與他吵。”

葉紫涵突然抬頭一笑,然後挺平靜的說了這樣一句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