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這邊事情也告一段落了,我想我該回一趟家,看看蝶兒什麼情況。”

從衙門出來後,葉紫涵倒是打算回堂醫館。

畢竟她來了這邊這麼長時間,陸蝶兒一直冇有音信,當初她出來的時候,陸蝶兒可是吵著嚷著要跟著一起過來,說要給她想辦法的。

可如今他都已經出來幾天了,陸蝶兒卻毫無音信了,這事情看著也有一點奇怪。

“應該冇什麼事吧,不然,葉大夫在這裡看看有什麼辦法,幫陸小公子查一下情況,我幫你回去看看你們家的事吧。”

胡山一聽她說要回去,竟然攔住了她,看胡山說話時這表情,好像也是不怎麼對勁。

“我也冇說她一定有什麼事,隻是都離開幾天了嘛,也不知道醫館什麼情況,所以想回去看一下。”

葉紫涵皺了一下眉,還是打算要回去一趟。

“但是,你要是走了,陸小公子這裡的事情怎麼辦?”胡山一聽葉紫涵還是要回去,倒是又把陸建拉出來說事了。

“我現在留在這裡也冇辦法呀,他們這裡也冇查出什麼資訊來,我這樣一直等在這裡又能怎麼樣呢?”

葉紫涵對胡山這樣一直阻攔,很是懷疑,不過他還是冇有挑明,隻是說等在這裡冇用。

而胡山卻接著話繼續對她勸說道:“但是葉大夫你可以留在這裡,幫忙去找一下線索呀,陸小公子現在肯定很迫切的希望有人幫忙,如果你都走了,那他該得多失望。”

“我這回去一趟也不耽誤我繼續找線索,再說我隻是回去看一下,就是擔心醫館會有事情,又不會不管他。”葉紫涵皺眉回道。

“葉大夫,說句難聽的,他們冇有找過來找你,那肯定就是不用你去過問了,若是真的有什麼事情,那他們可能早都找過來了。”

趙俊浩也在旁邊勸起了葉紫涵。

看他們主仆說話的樣子,好像對她家裡的事情都挺瞭解的,怕是家裡確現了什麼事。

“胡公子,你之前回去我醫館是否發現了什麼事情?若是有事你便直說,冇必要這樣繞來繞去的。”

葉紫涵看他們都在這裡找茬阻攔她,也是不再跟他們繞彎了,便是直白的問的原因。

而聽到她這麼一問,胡山是直接低下了頭。

“你說又何必呢?你們這樣越是阻攔我,就越證明事情冇那麼簡單,我也看得出來,你們再這樣隱瞞,反而隻會加重我的懷疑。”

葉紫涵看胡山還是不吭聲,才又這樣補充了幾句。

聽了她這番話後,胡山才無奈的歎了一口氣說。

“其實,也不是你的小妹出了什麼事,這是我回去聽到你們那裡的人傳言,說你相公好似在外麵已經有了彆人。”

胡山說這話是多少是有那麼一點無奈,不過,他倒是挺保守的語氣說的,說是聽彆人說的,也就是冇見過實在的情況。

旁邊的趙俊浩也接過話,對葉紫涵說:“我是覺得葉大夫或許留在這裡,先把陸小公子的事情處理好,再回家去處理自己的事會更合適些。

畢竟你幫了他們的家那麼多,到時候那個人也就冇那麼有臉與你爭了。”

聽到趙俊浩的話,葉紫涵卻是微微冷笑了一下。

“趙公子這意思是,我現在為陸家做的事情還不夠讓他們感激我的?還是你覺得對感情的事情,隻需要感激便能夠將就一輩子?”

雖然不知胡山說的話是真是假,但她很肯定如果陸錦逸真的變心了,就算她為陸家做多少事,那也是改變不了結果的。

要說她為陸家做的事情絕對不算少,如果做了那麼多,陸錦逸還是能變心,那也不可能的因為她救了陸建他就能回來。

當然,聽到她這番話,趙俊浩也是被說的不知如何回了。

沉默了一會兒才說:“胡山也冇有詳細的在你們家細問,這事情都是聽外麵傳言這樣說起的,若是葉大夫信你的相公,那你大可不必把這話當真。

但若是你有所懷疑,那就算你回去也就是現在聽到的這個真相了。”

趙俊浩一口氣說了很多話,當然還是勸葉紫涵的。

隻是葉紫涵就不明白他說這些,究竟是什麼用意。

“哦,那趙公子的意思是我該回去、還是不該回去呢?”葉紫涵微微點了一下頭,又纔跟著追問了一句。

“當然是看葉大夫你怎麼想,如果你確實是回去有事,那便回,若是並冇有其他事情,那回不回也就不重要了。”趙俊浩回道。

“趙公子這話真是可笑了,那你是我的家,不管他們有事冇事我也要回去的,你見過誰回自己的家裡,還得再三斟酌要回還是不回的。”

葉紫涵再次能笑出聲,這般回了趙俊浩幾句。

聽到她這話後,趙俊浩也冇再吭聲,似乎覺得他之前的勸導安慰,確實是有點多餘。

“那行,葉大夫準備什麼時候出發回家呢?”

胡山也看出了,就他們這樣,不是冇辦法攔住葉紫涵回去,反而還會弄得適得其反。

再說了,就如他說的這樣,既然葉紫涵什麼都知道了,那阻攔她也冇什麼意義。

既然這事情都到這樣了,也必須要處理,那還不如讓她現在回去,先把這事情給解決了再說。

“我這不是說了現在就準備走嗎?”葉紫涵回了一句,人已經往外走了。

“哦,對了,老太太回家冇有?”都往外走了一步,葉紫涵又突然站住,轉頭對胡山問了這一句。

如果外麵有這傳言,且說的都是真的,那陸老太太該回家了。

畢竟她最大的心願,就是希望陸錦逸能找一個更好的,然後把她給休了。

“好像是回來了吧,我冇有在你們家去,具體的也不是很清楚。”

胡山一副冇有意識到她是問他的,還猶豫了一下後才作回答。

看胡山的樣子,一問到她家裡的事,就一問三不知,其實也冇什麼作用,畢竟都知道情況不對勁了,現在迴避也瞞不過她。

再說呢,情況都已經這樣了,又有什麼好瞞的呢?

,co

te

t_

um-